原耽

破云:红杏出墙是什么鬼?

发表时间:2021-09-26 11:04作者:原耽家庭

文:草说

1
严峫最近很奇怪。
比如,他一下班就和江雨、烟濛叽叽咕咕。

但看到江停走过来就会停止讨论。
比如,严峫让江停这段时间尽量少去建宁市局。

问他什么原因他又说不出来。
综上所述,江停认为严那有事瞒着他。

而且事不小。
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江停在一个没课的早晨,打电话给韩小梅。

与她进行了一次读作打电话聊天写作审讯的聊天。
“韩小梅,你最近还好吗?”
“还好啊。”
“严峫还像以前那样吼你吗?”
“偶尔。”
“严峫现在在干什么?”
“布置……布置工作!”

韩小梅顶着严哪的瞪视,结结巴巴地说。
“马翔呢?”
“啊?”
“马翔在干什么?”
韩小梅:马翔当然在给严峫做苦力啊!
但她要是这么说了,严峫一定会撕了。
“马翔?他今天病了,没来上班。“

一旁的马翔:“阿嚏!”
韩小梅惊恐地看着马翔。

马翔则无辜地看看她。
江停沉默了一会。

“可我怎么听见了马翔的声音?”
“不不不不是马翔!”
“不不不不是我!”
严峫拍案而起:“马……”
严峫干脆把抢过韩小梅的手机。

“喂媳妇你没课吗?为什么打电活给韩小梅那死头也不打给我?哎马翔那小崽子没请假,请假的是另外一个人!韩小梅记错了而已……”
江停面无表情地盯着手机。

半晌才吐出一句:“严峫,你有事瞒我。”
严峫暗道不好:“没有媳妇媳妇你要相信老公!”
江停:“那你对我说实话。”
严峫:“那个媳妇魏局找我,我先去工作了。再见媳妇!”
2
一星期后。
江停起床了。

他拍拍自己的腰。

正想把严峫拉起来,才发现严峫已经走了。
屋子里静悄悄的。

壮常这个点,严江雨和江烟濛两姐妹一定会来拍他们俩的房门,哀嚎“我们快饿死了”,今天却没来拍门,
突然,江停摸到了张字条:
媳妇,醒了之后来建宁市局!
江停有些疑感。

但联想到今天是什么日子后,默默弯起了嘴角。
“他这几天应该都是在忙过个吧……”
4
建宁市局门口的阶梯上,已经铺上了红毯。
“江教授!”
“江老师。”
……
红毯尽头,严峫正笑盈盈地看着江停。
“妈!”
“妈咪!”
严江雨和江烟濛各捧着一大束娇艳欲滴的鲜花,跑到江停跟前。
花季少女,笑靥如花。
“妈妈,祝你和爸爸结婚纪念日快乐。”
江停抱着两大束花,走到严峫旁边。
严峫清了清嗓子:“十五年前,江教授在A国与我结婚,新婚当夜,他许诺永远爱我。”
江停笑着看着严峫。
“今年是我和他在一起的第十五年了,”严那顿了顿,“不知江教授可否还记得他的诺言?”
由严江雨和江烟濛带头,场下所有人高喊:“记得,记得,记得,……”
严峫专注地看着江停,脸上的神情似笑非笑。

他虽已年近半百,但江停仍从他那依旧英俊,只是越发沉稳的容颜中,找到了当年那个二十哪当岁,血气方刚的小伙子。
“记得。”江停冷淡的声音自话筒传出,听起来,竟还有几分古代待字闺中的小姑娘初见英俊郎君的羞怯。
“那他还会践行他的诺言吗?心里只有我一个人,不见异思迁,不红杏出墙。"
“当然,当然,当然……”
“当然。”
严峫双手捧起江停的脸,重重地、深情地,吻了下去。
“喔……”场下的观众更兴奋了,起哄的声浪能把座顶掀翻。
严峫将头微微别开:“江队。”
“嗯?”
“怎么样,喜欢吗?”
“很喜欢。”

会员登录
获取验证码
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