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耽

默读:骆闻舟摸了摸床的温度,早就冰凉了

发表时间:2021-10-16 13:56作者:原耽家庭

文:阿迪

骆闻舟午睡起来之后,就发现费渡不见了。

骆闻舟一睁眼,看见的就是空空的床铺,骆闻舟摸了摸床的温度,早就冰凉了,看来费渡已经走了很久了。

骆闻舟迅速起身,拖鞋都来不及穿,就开始大叫费渡的名字。结果整个家找了个遍,也没看见费渡。骆闻舟此时更急了,开始给费渡拨电话。电话“嘟——嘟——”响个不停,骆闻舟一边穿衣服一边思考费渡能去哪。电话没人接,自动挂断了。骆闻舟又拨了好几次,还是没人接。

骆闻舟开着车前往费渡的公司。到了公司以后,骆闻舟直接冲进费渡办公室,把费渡的秘书吓了一大跳,问道:“骆……骆队长,您怎么来了?”骆闻舟阴沉着脸问:“费渡呢?”秘书摇摇头,道:“我不知道,费总今天一天没来公司。”骆闻舟点点头,又冲出办公室的门,顺便点了支烟,继续思考费渡能去哪。

骆闻舟坐在车里抽烟。突然,骆闻舟发动汽车,想到:不会是回老宅了吧。骆闻舟赶忙往老宅开去。到了老宅门口,骆闻舟看到大门未关紧,便知道费渡一定在老宅。骆闻舟虽说松了一口气,但心里还是一边骂这个小兔崽子又偷偷跑到老宅,一边担心费渡来老宅干什么,毕竟那件事结束以后,费渡几乎不来老宅了。

骆闻舟推来大门,叫着费渡。“费渡,费事儿,你赶紧出来,哪呢你?”骆闻舟在空荡荡的别墅里喊着费渡的名字,可是迟迟没有人回答。骆闻舟往地下室跑去,输入密码进去以后,地下室早已蒙上一层灰,一点都不像来人的样子。骆闻舟往楼上走,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找。在骆闻舟推开费渡房门的时候,骆闻舟看见费渡正坐在床上,不知道在干什么。骆闻舟又气又急,道:“干什么呢你,一个人偷偷跑来也不说一声,可担心死我了。”费渡还是迟迟不回答骆闻舟,骆闻舟心存疑惑,走过去面对着费渡。费渡低着头,一动也不动。骆闻舟吓出一身冷汗,轻轻摇了摇费渡的肩膀,叫着:“费渡,费渡?”费渡这才抬头,不解的眼神对上骆闻舟的快急冒火眼神。费渡道:“师兄,怎么了?”骆闻舟不知道要用什么语言形容自己的心情,道:“我怎么了?费渡你知不知道我起来看见你不在以后我有多着急,啊?咱俩不是说好了吗,说你以后去哪一定要跟我说一声,千万不可以乱跑,结果你呢?啊?你可真是要吓死我费渡……”费渡回过神来,自觉理亏,小声道:“师兄,我都这么大个人了,丢不了。我就是睡醒以后,有点想回老宅看看,我总觉得,我还有什么东西没找到……”骆闻舟顿了顿,叹了一口气,坐到了费渡身边,拉住了费渡的手,轻轻揉捏着。“费渡,这事儿已经过去很久了,不可能有什么东西没发现了,已经都过去了。”

费渡喃喃道:“是吗……”费渡低头,翻开了身边的一本书,里面夹着的,是一朵干枯了的花。那绝对是有人很早很早就夹进去了,那花仿佛一碰就要碎掉。骆闻舟看到了花,久久不能说话。

骆闻舟想,或许,费渡的妈妈希望小时候的费渡能看到这朵花,希望小小的费渡可以明白世间的美,希望费渡可以早日逃出费承宇的魔爪。

还好,费渡逃出来了,也看到了这朵花,明白了放花之人的一片真心。

会员登录
获取验证码
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