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耽

伪装学渣:谢俞终究还是一个人

发表时间:2022-01-13 23:17

一抹斜阳洒下余晖,为一切镀上了金边,路中央的事故愈发刺眼,围观的人群在窃窃私语,黑色汽车里缓缓淌出鲜血。




望着倒在自己怀里的贺朝,谢俞第一次感到无边的绝望,在死神面前每个人都是那么渺小。




一次次的急救,一次次的呼唤,最终,还是没能握住,那令人安心的体温,谢俞眼里的星光沉寂了,黯淡在那场车祸中




小朋友,哥先走了,别哭




回到冰冷硕大的房子,明明只是少了个人,却好像失去了整个世界,褪去葬礼时的冷静,谢俞像被抽干了力气,跪坐在地上,泪水不知何时从眼眶中夺出,滴落在地上。




“小朋友,工作累吗?”


小朋友,你又瘦了,以后我哥来负责你的饮食。不能再不好好吃饭了!”


“小朋友,哥要出差了,来,亲一个。”


“小朋友,对不起,我可能要先走了,照顾好自己,别让我心疼了。”




这里充斥着两人的美好回忆,只是现在看来,满是凄凉。无所不能的谢医生救了无数人,却没能留住自己的爱人,他见证了无数次死亡,却依然为了一个人失了心,弃了钾。




跌撞着走进卧室。



窗外,灯火通明,喧嚣热闹;

房里,漆黑如墨,寂静无声。



谢俞抱着贺朝的睡衣,终于闭上了眼睛。梦里,是他们肆意妄为的少年时代。


小朋友,一起去啊,更远的地方



醒来,仍是黑夜,泪水模糊了视野,谢俞终于弯下腰,像个孩童,号啕大哭,只是,再没有人会去搂着他,陪伴左右,谢俞终究还是一个人。



清晨,谢俞交了辞职信,背上行囊,悄无声息的走了。



他带着一封信走了很久很久,历经无数个角落,漂泊东西,他遇见了很多人,却唯独没有碰到那个会嬉笑着叫他小朋友的少年。



一年后,清冷的墓园里,一束白桔梗静静地躺在墓碑边,照片上自信张狂的少年似是感受到了什么,垂下了翘起的眉眼



路边,一辆黑色汽车撞在了桅杆上,红色的鲜血缓缓流淌。



原来,谢俞患了忧郁症,原来,这一年里,他从未有一次好梦,原来,他要去找他的傻逼了



一年后的今天,贺朝的小朋友带着一封信,踏上了征程



贺朝,你的小朋友来找你了,等等他,好吗?

「原耽女孩请注意,获取原耽资源寻找原耽集美阅读更多原耽文章,请微-信-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原耽家」

WechatIMG157.jpeg


会员登录
获取验证码
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