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耽

杀破狼:侯爷想吃杏花饼?

发表时间:2022-01-28 23:07

“陛下,您这是在厨房做什么呀?”王伯看着陛下在侯爷不在时进了厨房,觉得有些奇怪。


“王伯,子…”当朝陛下自觉失言,立马改口到,“义父,他这两天就要回来了,两个月前听他提过想吃杏花饼,可两月前哪来杏花呀,这不,现下有杏花了,想给他做个杏花饼待他回来第一时间便可以吃了。”


王伯也算看着侯爷和陛下这么些年了,两人暗中关系虽未直白道明,但都是心知肚明,而这情意多年过去竟依旧如初,甚至愈加黏黏糊糊,王伯感到一丝牙酸。但仍好心地暗示某个异地恋苦闷了两个月的皇帝陛下。


“嗯?侯爷想吃杏花饼?侯爷以前都不大爱杏花做的吃食的,怎么换口味了。”王伯一番疑问后,又做出恍然大悟的道:“现下馋嘴,肯定是过年时,听到陛下说那杏花酒好喝,便想试试了。”


王伯的话让长庚愣了愣,回想到,我有说过杏花酒好喝吗。


长庚是个不爱表达喜好的人,因为除去顾昀,他自己也不清楚自己的喜好是什么。美酒佳肴,吃到嘴里似乎也没有太大的区别,服饰更是不讲究麻布粗衣绫罗锦缎都可以穿,香料玉器也不太懂。如果自己说杏花酒好喝,那也一定是因为想起了那封夹着杏花的信,好喝的哪是什么杏花酒,是个写信的某朵“花”罢了。而学武练剑也是为了自保,功名权利也不过是想要护住他的大将军,护住他守卫的山河百姓。


长庚又想起,去年自己排队去给顾昀买小黄鱼,发现旁边店里的杏花饼有许多人排队,闲聊一问,说是特别好吃,自己尝了一下,的确还不错,感觉顾昀会喜欢,便也排了长队买了些回,给顾昀尝鲜。回府后,和顾昀聊着他曾经写信说的那枝枯木逢春,被折下送美人的杏花,一起把杏花饼分食完了,吃得长庚有些撑,但很幸福。


之后,顾昀便会时不时自己去那家店买一些,还总吃不完,剩下的都是自己吃的。他还以为顾昀喜欢吃杏花饼,所以,前几日收到信,便去找那店家学习这做法,想让顾昀吃自己亲手做的。


现在仔细一想,似乎不是这么一回事,不爱杏花做的吃食吗?突然长庚想到一个念头,心脏狂跳起来。难道是因为子熹觉得我喜欢,他在将就我,满足我的喜好?


仅仅这么一个假设,就让长庚像个毛头小子一样,因为爱人的爱意而感到狂喜。


当下的他不似之前,这些年顾昀给足了他安全感,所以这等美事,哪怕只是自己胡乱猜测的,也能够在心里乐呵半天。心想到:管他是不是因为我,我觉得是便是。


这跟几年前,哪怕顾昀给了真实的回应,也总是心生忧怖,不敢确信的心态比起来,现在的长庚总算是像一个陷在蜜罐里的初恋者了。


会员登录
获取验证码
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