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耽

天官赐福:我不爱蟹肉煲,我要去做耳膜手术

发表时间:2022-01-29 23:18

谢怜大学毕业后一直很焦虑,因为他投的简历全部被退回了。


师青玄说他不能那么老实,爱好不可以写吃蟹肉煲也不可以写看老电影,要写打高尔夫,写摄影画画弹钢琴,谢怜一边乖乖点头一边想着可是我不喜欢高尔夫也不会摄影画画弹琴,骗人是不对的,万一领导带我去打高尔夫我不会打怎么办。


师青玄走后,谢怜侧身躺在沙发上看着自己的简历,觉得写“爱吃蟹肉煲”确实不太好,于是他干脆不写爱好,重新起了一份稿。


十天后,谢怜刚起床就收到一封来自GS公司的面试通知,他以为是垃圾短信,动动手指正要点删除,然后看到了“面试”二字,差点激动得跳起来仿佛他已经是GS的员工了。


隔天的上午九点,师青玄不情不愿地被他拖来GS公司,谢怜拽着他左看看右看看,摸摸柱子坐坐沙发,眼睛里充满小星星。


不知道怎么的,好像轮到他这一批就有了新通知,说董事长要亲自来面试,谢怜一听就更加紧张了,他赶紧看看自己交上去的简历有没有问题,然后熟悉地和师青玄演练一遍会问的题。


“被问道有什么特长就说打高尔夫知道吗,老总都喜欢会打高尔夫的年轻人,不要说吃蟹肉煲!”


谢怜慌慌忙忙在脑海里植入“不要说吃蟹肉煲”这个想法,然后还没来得及默念三遍就被叫进去了。


谢怜踏进去就感受到氛围异常压抑,他居然认不出来“董事长”是哪位,师青玄说最老的肯定是董事长,可是除了边上坐着的那一位,其他都很老很老啊!


谢怜紧张得手心出汗,被人提醒才发现自己站在门口很久了,他尴尬地笑笑,坐下的时候背上也全是汗,视线不自觉地往最边上那位瞟,心里不断重复十个字“他怎么长得那么好看啊”


过程谢怜已经不想回忆了,他觉得自己是脑子抽筋了才会被问道特长时把“不吃蟹肉煲”说出来。


这回轮到师青玄把看着已经没有知觉的谢怜拖出公司了。


中午,谢怜坐在萨莉亚心如死灰,面也不吃汤也不喝,整个人像被抽了魂一样。


“喂喂喂,别丧气嘛,说不定那个什么董事长也爱吃蟹肉煲,你还有机会。”


师青玄一边啃羊排一边说,语气全是讽刺和笑意,可能有安慰吧,但是谢怜听不出来。


“我这辈子再也不会踏进那家公司了。”谢怜手握叉子和刀悲愤发言:“也不会吃蟹肉煲了。”


“这是个好习惯。”师青玄灌了一口酒,说:“你说只有边上那位最年轻,那他也许是董事长的助理?”


“可是周围的人听完我回答之后总是要看他的脸色,他不是董事长谁是。”


“哪有那么年轻的,也许董事长没来?他代替来嘛。”


“我不想管谁是董事长了。”


谢怜长叹一口气,趴在桌子上懊恼,心想以后开网店估计也不错,至少不用面试。


这天之后,谢怜就像是失了魂似的,无精打采,没热情投简历,也没热情学习编程和做PPT了,师青玄也不知道拿他怎么办。


在“等通知”的一个星期里,谢怜一直赖在家里,发了朋友圈说不允许任何人提起“蟹肉煲”三个字。


周日,谢怜拖到九点才起床,慢慢(获取更多原耽精彩内容与周边资源,求求你关注一下微信公众号:原耽家)悠悠地刷牙,面无表情地坐在沙发上撸猫,然后躺在阳台的躺椅上抱着猫沐浴阳光再次入睡。


等他醒来时,看见手机上方隐约露出几行字,他仔细看了看后差点开心到把猫从阳台丢下去。


他抑制住开心的心情,拨通了师青玄的电话,师青玄刚“喂”了一声,就听到震耳欲聋的声音:“我被应聘了!我爱蟹肉煲!”


师青玄:“我不爱蟹肉煲,我要去做耳膜手术,我觉得我听不到声音了。”


谢怜在阳台上差点跳起了激光舞,他不停暗示自己,自己已经是个成熟的工作人了,要学会高冷,然后慢慢停下来端正坐在吊椅上删朋友圈,嘴角上扬,撸猫的手渐渐加快。


会员登录
获取验证码
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