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耽

撒野:丞哥可是第一个被我抱过的人

发表时间:2022-02-05 22:06

蒋丞,你胆子够大啊…”顾飞坐在龙案前,手中还拿着一本奏折,眯了眯眼看向蒋丞。站在下边的人穿着一袭湖蓝色是袍子,乌黑柔软的发丝被银色发冠束了一半,另一半则是披着的。那人白皙修长的手里还拿着一把玉扇。

那个人因着一双桃花眼,所以看上去很是好看,他笑道:“嗯?陛下,臣做错什么了吗?惹得陛下如此生气?”顾飞嗤笑道:“你自己做了什么,你心里不清楚?”

蒋丞用玉扇轻轻敲了敲自己的头,装做思考的样子,“啊…让臣想想…”蒋丞微微抬眸看向皇帝,皇帝也蹙着眉看向他。

随后,他低下头,悠闲的踱着步小声嘀咕着:“嘶…陛下为什么生气呢?”顾飞一看他这副懒散样子,便更是气得火冒三丈。

顾飞努力压制着怒火,低吼道:“都退下,朕要单独和国师聊聊。”宫人们看顾飞龙颜大怒都巴不得退下,不过一会儿大殿里只剩下顾飞和蒋丞。

相对无言,遂蒋丞似乎是意识到什么,也停了踱步,默默站好。顾飞眯了眯眼睛,遂问道:“你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吗?”

蒋丞有些小委屈,拱手低头道:“臣不知。”顿时,顾飞更是恨铁不成钢的把手里的奏折直接砸向蒋丞,虽说蒋丞文武双全,但奈何皇帝要砸,不得不站着被砸。

只是顾飞砸得有些准,砸到了国师的额头,刚好是被奏折的角重重砸到,许是因为国师细皮嫩肉,顿时乌青了一大块。蒋丞捂了一下头:“唔…”

“你自己看,你做了什么!”顾飞站起身对蒋丞说道。蒋丞委委屈屈的蹲下身子把奏折捡起来,一只手轻抚着额头,另一只手翻开奏折,不看不知道,一看…蒋丞就懵了。

蒋丞抬头看向顾飞,顿感害怕:“陛下…这不是臣,臣没有贪污赈灾钱粮。”可奏折在这里,蒋丞的辩解显得些许苍白无力。

“呵…不是你?那这些都是怎么回事?”顾飞有些痛心疾首。“朕原以为你是个淡泊名利之人,朕便宠着你,你要做什么,只要不过分,朕都当看不见,可你呢?”顾飞闭了闭眼,“太让朕失望了。”

蒋丞连忙跪下:“陛下,你听臣说,臣跟你这么多年,你也知道臣的性子,臣怎么可能会贪污,更何况是赈灾钱粮。”顾飞(获取更多原耽精彩内容与周边资源,请务必关注微信公众号:原耽家)看蒋丞这副模样,似是有些动摇,蒋丞一看,便乘胜追击:“陛下,虽说不是臣做的,但臣应当是知道谁做的,诬陷了臣。”

“嗯?谁?”皇帝疑惑的看向国师。“可能是臣妻于氏。”她?皇帝一听见她便蹙着眉,想:依她和她母族的作风…的确。

顾飞叹了一口气,看向跪在下面显得有些可怜又委屈的蒋丞,道:“起来吧,这件事,朕自会调查清楚,若不是你做的,朕自然不会冤枉了你。              “陛…陛下?”蒋丞有些慌。顾飞没有理会他,捏起他的下巴,皱着眉左右看了看。

蒋丞不太敢动,任由顾飞摆弄。随后顾飞起身,走了。蒋丞一脸茫然的看向顾飞走掉的方向。

“走…走了?这就…走了?”蒋丞有些失望。“难道不该对我…”蒋丞坐直身子,苦恼的嘀嘀咕咕。蒋丞忽然意识到什么,低头看了看自己,随后摸了摸自己,“莫非…我没有魅力了?”声音稍稍有点大,而顾飞刚刚好取了伤药回来,准备给他上药。

正巧把蒋丞这句话听的清清楚楚,无奈的摇了摇头,走到蒋丞面前,轻敲了一下他的头:“想什么呢?”

蒋丞抬头看向顾飞,委屈的撇了撇嘴:“兔飞飞,若再敲我的脑袋,我怕是就无法为你分忧了。”

顾飞拧开伤药的盖子,轻拈了一些在手指上,随后抹上蒋丞的额头那处乌青,无奈道:“你啊,不给我添乱就不错了,还想为我分忧?啊,猫丞丞?”

“唔…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啊,我也是为你分忧了的呀,嘶…疼~”蒋丞可怜巴巴的看着顾飞。

顾飞放轻了手中的动作,问:“可以吗?”蒋丞舒服的眯起双眼,道:“刚刚好。”顾飞咬着牙戳了一下蒋丞的额头。

“嗷呜!痛…”蒋丞叫了一声,捂着额头,抬眸看着皇帝。“哼,得寸进尺了。”皇帝收好伤药,撇了眼委委屈屈的蒋丞道。

“呜…顾飞~”蒋丞轻轻扯了扯顾飞的衣袖撒娇道。顾飞刚好就吃这一套,因为这个被蒋丞吃的死死的。

“好了,我还不知道你心里想什么。”顾飞顺势抓住蒋丞的手腕,随后俯身在他额间印下一吻,起身道:“嗯哼,还疼吗?”

蒋丞愣了愣,没反应过来就被顾飞亲了一口。顾飞久久未听见蒋丞说话,问:“爱卿?丞哥…”这时国师反应了过来,笑着说道:“疼,要兔飞抱抱才好~”

顾飞见他没办法,无奈的轻轻抱住他:“丞哥可是第一个被我抱过的人,也是第一个被我哄过的人,当然也是我的一生所爱。”

顾飞突如其来的情话,让向来散漫潇洒的蒋丞愣了愣,随后搭在顾飞腰间的手往上移了移,用力了些。

“你也是我的一生所爱。”

顾飞笑了笑,道:“好了,还疼吗?”蒋丞轻轻蹭了蹭顾飞,随后松开了他道:“嗯,不疼了。”

“你啊,真是把我吃的死死的了。”顾飞捏了捏蒋丞的手。蒋丞看时间也不早了,他有些舍不得,拉着顾飞的手,晃了晃:“顾飞,时辰不早了,我再不走就不好了,对了,赈灾钱粮的事,我会调查清楚的。”

顾飞摸了摸蒋丞光滑的脸,忍不住捏了捏道:“好,去吧。”

“嗯。”说完,蒋丞便出了内殿。蒋丞出了内殿后,顾飞顿时收起了那副宠溺模样,捡起地上的奏折,翻开看着。

这奏折是陆侍郎写的。而陆侍郎向来与蒋丞不和,顾飞虽然知道,但证据摆在那里,只好装作大怒的模样,好让陆侍郎放下一些对蒋丞的戒备和敌意。

虽说暗网已经查出一些陆侍郎结党营私,并且有可能对自己不利的蛛丝马迹,但不好打草惊蛇,他也不想蒋丞担心,只好瞒着他。

“陆均此人…野心极大,怕是侍郎之位是满足不了他的。”顾飞暗道。  


会员登录
获取验证码
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