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耽

营业悖论:“我不会再让我的有理数受委屈,你信吗?” “

发表时间:2021-07-05 14:02作者:原耽家庭
微博@原耽家庭
文字:喵菀
推荐阅读:
点我进入原耽家庭微信群

正文

丢失以及获取更多原耽资讯,请务必关注以下公众号:腐家庭。

“哗啦——哗啦……”不绝于耳的水声随着光一起慢慢淡去,他在沉入更深的水底。
方觉夏睁开眼,又偏过头,避了一下并不刺眼的晨光。然后,他看到了一只手,一只他再熟悉不过的手。就是这只手,在他脱离梦境的时候帮了他一把。“醒了?”裴听颂察觉到了方觉夏转头的动静,看了过来。方觉夏没有回答,眼神有点飘忽,视线透过裴听颂的手,落在了虚空中的某个点上。裴听颂顺着方觉夏视线的方向,只看到了两只交握的手。
顽童心性作祟,裴听颂不禁想要看看方觉夏带点慌乱的神情。他小心地抽出手,竖起了两根手指,向方觉夏的小臂爬去。一步又一步,直到爬到方觉夏的袖口——他穿的是短袖。
两个手指到了方觉夏下的袖口,见无人回应,便作势要往里钻。直到这时,手指爬过手臂的痒麻触感才传入大脑,方觉夏放空的意识立即回笼。他眼角抽了抽,眼神聚焦到裴听颂脸上。
“裴听颂!”裴听颂抬起头。正面对上了那双幽狭的眼眸,方觉夏不禁又恍了神。在梦中…对,在梦中!在梦中他也曾见过这双眸子!熟悉的眸子……
“方觉夏!”一着急,裴听颂的声音不禁拔高了几度。方觉夏平时极少出神,可今天却接连出神两次。见方觉夏的眼神再次聚焦,裴听颂语气又柔和了下来。
“刚才做噩梦了?”“嗯……”方觉夏抬手,展开裴听颂紧锁的双眉。“”要听吗?”“先吃饭。”裴听颂不由分说的把人抱起来,带到楼下,用早饭堵住他的嘴。
等到方觉夏吃的差不多了,裴听颂拿起纸,擦擦手,看似不经意的问道:“所以你梦到了什么?”方觉夏拿筷子的手一顿。半晌,他放下筷子,吐字缓慢。
“我梦到了…我父亲。”

“你父亲?”裴听颂轻皱了一下眉,又很快松开。“嗯,但是这样说也不确切,不妨……”
方觉夏作为数学系毕业生的口癖再次出现,他顿了一下,反正没有人接梗,索性接着往下说。
“不妨我把梦讲给你?”“那就讲吧。”裴听颂趴在桌子上,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桌子。
其实,方觉夏也没想到他会梦到那个变得陌生的人,陌生到只能用父亲这个疏离的,听起来亲情就十分淡薄的称呼。但,不管怎么陌生,那个人在方觉夏心里依旧是恐惧的代表。
方觉夏定了定神,想要尽量平静的讲述这个噩梦。在开口的一瞬间,方觉夏他觉得自己的灵魂被分成了两半,一般在客观冷静地讲述了噩梦,像个冷漠的旁观者;一半在同纠缠不去的恐惧作斗争。“我梦见了一个舞台……”
方觉夏梦见了一个舞台,舞台上,干冰机制造的雾慢慢漾开。湖中央有一个人,一个男人,舞动着。
恍惚间,方觉夏又来到了观众席上。视角一下子转变,他变成了年幼时的自己。他努力闭上嘴,可那个稚嫩的童声,还是落到了身边人的耳中。身边人温柔的摸了摸他的头。“好,我们觉夏以后一定会变成和爸爸一样的人!”
不要……不要变成那样的人!方觉夏还没来得及挣扎,就被身边人轻轻一推,推向了舞台。“去吧。”
方觉夏一个踉跄,再抬头,他已经站在了舞台上,手脚机械般的舞蹈着。追光灯打过来,照在方觉夏长大后的脸庞上。
忽然,观众席前闪过一双明亮的眸子,然后那人转身将走。方觉夏不知道为什么,下意识的抬脚去追。下一秒,刚刚还远在天边的舞台边缘忽然出现在脚下,四周的灯光也同时暗了下来。
方觉夏一脚踩空,没有疼痛,只有一句句的谩骂、嘲讽。足足持续了9秒。
下坠了9秒,方觉夏的背触上了什么东西。他把心里的小时钟拨回原点,然后任由刺骨的冰水将他没顶。


一秒,两秒……小时钟一格一格的走,方觉夏一点一点的下沉。
“哗啦——哗啦——”刚落入水中时掀起的水声随着光线一起淡去,只有他本该早已习惯的沉默的黑暗如影随形。
二十七秒,二十八秒……
突然,“嗒”的一声,小时钟失灵了,因为方觉夏极有限的视线范围内,出现了一只手。那只手伸向他,像绅士在舞会上进行共舞的邀约那样。方觉夏交出了自己的手……
方觉夏感受到他被恐惧缠住的那半灵魂不那么难受了,恐惧似乎淡了些。有些事,一旦说出来,就没什么了。比如这个梦。
方觉夏不再恍惚,对面的裴听颂反而出了神。“裴听颂?”裴听颂回神起身,走到方觉夏的后面,低头吻上他的头顶。
“我不会再让我的有理数受委屈,你信吗?”
“当然信你。”

福利时间:
推荐下列相关周边给大家,以供在公号内容不够的时候,进行能量补充鸭!
更多原耽同人文阅读
着重推荐:原耽题王争霸等你来争霸

PS:经过实地窥群发现,有很多读者小可爱喜欢那种车车?为了满足某些一大批人的愿望。推荐一个公众号,原地开车,每天开车,满足部分读者的愿望。

点击下方微信公众号名片,便可以进行马上关注。

会员登录
获取验证码
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