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耽

awm绝地求生:花落,你怂什么?

发表时间:2021-07-03 18:33作者:原耽家庭
微博@原耽家庭
文字:Evening.
推荐阅读:
点我进入原耽家庭微信群

正文

丢失以及获取更多原耽资讯,请务必关注以下公众号:腐家庭。


花落睡着了,小小的一团,像一只收起利爪的猫。
看得出来,他累坏了,否则他是绝对不会在他面前展现出这样的一副放松的姿态。soso很清醒,但看见如此没有防备的睡颜他还是忍不住沦陷。终是手虚虚地悬在花落的额头上方,无声的抚摸了一下沉默的影子。
心动不知何时,真正发觉的时候已病入膏肓,无法自拔。猝不及防之下,那个青涩懵懂的吻,如同无法熄灭,剧烈燃烧着的导火线一般,飞速,不可逆转地点燃了天边那一场绚丽的烟花,盛大而灿烂,却也无比易逝。
就暂时把你的睡颜藏起来,明年初春再还给你吧。我不知道未来是怎么样的,至少让我觉得在这个短暂的瞬间你只是我的。

那天晚上的月色很美,月亮大,圆,光不是朦胧的,相反还突显出了月亮上的条条清晰纹路,可以说,这样的月亮十分难得一见,美得惊骇,美得动人,美得倾城,却也美得残忍。
鲜血的颜色远比任何红色都更加鲜艳,京城边缘某处偏僻的小院儿里,时,十余具尸体众横交错,血液滴落的声音清脆,散发的味道刺鼻。
花落将剑从一人身上拔出,因剑起而带出的鲜血飞溅到花落脸上,与剑上泛着的森冷白光遥遥呼应。
本是残忍而安静的,小院角落阴暗处却传来一阵不合时的鼓掌声,在这静得可怕的夜,显得尤为突兀,来者丝毫不惧花落,出奇的淡定,声音冷冷,却话语似夸赞:“不愧是重影排名前五的杀手,手法果然了得。”
花落的目光凉到了极点,并没有因为这几句话,动作有丝毫停歇,只见寒光一闪,那把还沾着血的剑便搭上了soso的颈脖,动作迅速,干净利落。
见此soso并没有因为近在迟尺的利刃而感到惊慌,相反在怀里拿出了一份契约书,冷冷抬眸,将其翻转过来,面向花落,依旧冷淡,不急不缓得说着:“花落,对你的新雇主尊重点儿,从现在起,你将听命于我。”
花落瞥了瞥那张契约书,大大的重影印章不可能有假,他眼睛眯了眯,剑非但没有放下,反而还进了几分,再soso的颈脖上留下了一个浅浅的伤痕。两人大眼对小眼,谁也没再说话,最后还是花落的目光垂了垂,刷的一下,把剑收了起来,嗓音干净而清冷:“你想要杀谁?”
soso注视着面前的人,半晌没有说话,用手摸了摸颈脖上的血痕,这才悠悠开口:“镇国大将军。”

要说这镇国大将军想杀他的人还真不少,年少成名,战功赫赫,相貌丰神俊朗,剑眉星目,这么一个集才,貌,功,于一身的男人,也不过二十有七,正因如此这才是真正让那些人想杀了他的原因,小小年纪便有如此成就,那以后了还得了?
不过这也恰恰反映出了另一个事实,并且对花落十分不利:既然有这么多人想他死,可这么多年却没死成,足以看出这人是有两把刷子的,至少那些手段能支撑他活到现在。
花落从soso那里还得到了两个有利的情报,一是镇国大将军将在七日后赴西晋王的宴会,二是西晋王的府邸正在招收婢女。
想来这婢女定是为宴会准备的,西晋王为人暴戾乖张,喜怒无常,手下的婢女但凡做错一点事定逃不过杖毙的命运,正因如此,到了宴会人手不够,不得不开始招收婢女。这对花落来说无疑是个好机会。
花落并没有经过多少检查便顺利地进入了西晋王府,向来是缺人缺的厉害,再加上西晋王的脾气本就不是什么秘密,所以挑婢女时也不敢有太多要求,有人来就不错了。
女装什么的,花落也不是没有穿过,毕竟作为一名优秀的杀手,第一条便是能够快速伪装成各种角色,所以装婢女什么的,他可是没有丝毫的心理负担。
经过几天的训练,终于来到了宴会当日,花落特地在宴会前晚塞了不少好处给西晋王府的行事长姑姑,以什么自己仰慕镇国大将军已久,希望姑姑能将他安排到将军桌前侍奉。
花落头上罩着一层纱,白纱下垂遮盖住了眉眼,因为纱厚,花落看不清面前人的相貌,只能确定此人正是镇国大将军——将军乃此次宴会的主要宾客,座位位置自是很高,这不,能坐在西晋王旁边位置的,不是镇国大将军还有谁?
不过纵使这样想,花落在倒酒的时候,还是将原本打算的毒药换成了迷药,细碎的白色粉末,随着清亮的酒液倒入杯中,遇水即化,一点儿痕迹都看不出来。花落手法娴熟,下药的动作连贯,让人看不出端倪,就连身边的这位也是丝毫没有察觉。
左等右等,终于到了敬酒的时候,西晋王豪爽的举起酒杯,众人也举杯,花落听见他说:“各位到了我府上自是要按照我府上的规矩喝酒,家有悍妻的可以不喝,但是没娶妻的可要卖我刘某人这个面子!”
什么喝酒的规矩?那么奇怪。
正当花落正在思考是什么样的规矩时,只见高台之上西晋王身边的那个美人一脸娇羞,握着酒杯的手半推半拒尽显魅惑之态,嘴上说着:“讨厌!”手上的动作却丝毫不含糊,只见她浅笑轻抿一口杯中的酒,一个侧身,鲜红的唇便迎了上去……
这下傻子都懂这喝酒的方式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身边的婢女纷纷效仿,只有花落迟迟没有动作,他脊背僵直,在内心之中暗骂了一句,心想这次玩儿脱了,理性的想着,还好,刚刚因为自己的一念之差,将毒药换成了迷药,不然到时候可就不好收场了。
虽然这样想着,花落还是接受不了,自己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和一个男人接吻的事时,他花落在世二十多年,初吻没给自己未来的妻子便罢了,竟然还要给一个他要杀的男人,这叫什么话?这牺牲也太大了吧。
正当花落纠结之时,大概是作为宴会的主要宾客却迟迟没有动作,西晋王面色不悦地看过来,镇国大将军既无妻子也无暧昧对象这可是全京城皆知的。花落丝毫不怀疑自己要是再没什么动作的话,以西晋王的脾气,肯定不会估计宴会还在开展,下一秒就下令将自己拖出去杖毙。
算了算了,不就是嘴巴碰一下嘴巴嘛,这有什么花落在心中安慰着自己,拿酒杯的手都有些抖,吃饭的时候嘴巴要碰碗,喝水的时候嘴巴要碰杯子,不就是嘴巴碰一下嘴巴嘛,花落,你怂什么?
花落在心中不断的麻醉自己,正准备眼一闭,腿一蹬为任务牺牲小我之时,身边忽然传来一声轻笑,转瞬即逝,几乎除了花落没人听到。
下一刻,花落只觉得腰被一双手揽住,力气是大的出奇,还没反应过来,脸颊被一只手被迫仰起,白纱被掀开,刺目的烛光让花落的眼睛一下子无法适从,只留下一片苍茫的白,随后那人就这样没有丝毫犹豫的吻上了他的唇,霸道而温柔。
花落的脑袋一下子就炸开了,这人的唇又暖又软。带着些许安抚的意味,一触即分,那人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喝了口茶,心情似乎很好,依旧是那幅冷冷的样子:“刘兄,这酒味道不错。”
不错……不错个鬼呀!花落当场去世,您老喝了吗?啊?全TM让我一个人喝了!您睁着眼说瞎话的本事是哪里来的?人家花儿春天都要红,你脸也不知道红一下!
花落内心之中正在疯狂的吐槽,喝下去的迷药开始渐渐发挥作用,脑袋晕乎乎的,正骂的起劲,这声音却突然像是叫醒了他似的,听着有些许熟悉,在一抬头,这所谓的镇国大将军,不就是那天晚上那一个自己的新雇主soso吗?
这人有毛病吧,自己买啥,自己要是想不开,自己自刎不就完了?何苦这么大费周章?来找我。
花落一边暗骂,一边在袖子里默默找着解药,奈何脑袋本就不清醒,他袖子里的药包,暗器太多,一时间越找越乱,
不行,绝对不能在这里倒下!
花落心烦意乱,当下也顾不得初吻被夺这件事,眼前的景色越来越花花落,摇摇欲坠。soso似乎注意到了花落的状态,不动声色的伸手一揽,将花落揽入怀中,花落已无力推开,他只能恶狠狠的在soso手上一咬,便陷入了昏迷。
说是恶狠狠,其实也没有多大劲,就像撒娇一般。soso挑眉,如果此时花落还醒着,他一定会问问他
福利时间:
推荐下列相关周边给大家,以供在公号内容不够的时候,进行能量补充鸭!
更多原耽同人文阅读
着重推荐:原耽题王争霸等你来争霸
会员登录
获取验证码
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