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耽

「伪装学渣」我等你学业有成后来娶我

发表时间:2021-06-17 19:09作者:原耽家庭
微博@原耽家庭
文字:Evening.
推荐阅读:
点我进入原耽家庭微信群

正文

丢失以及获取更多原耽资讯,请务必关注以下公众号:腐家庭。

下午五点的时候,某医院急诊部突然闹腾了起来,紧张的气氛则空中无声的蔓延,宛如一只扼住颈脖的手,无时无刻不散发着死亡的气息。
“谢主任,这是病人的资料……”谢俞一边大步向前走,一边整理着口罩,试图掩住眼尾的微红——就在十多分钟前,他刚完成一场长时的复杂手术,一直从早上六点站到现在,刚想停下来休息会儿,谁知却得知急诊科伤患太多,人手不够的消息。
“真不好意思谢主任,我知道你现在已经很累了,但是空闲着的主任只有你一个,我们急诊的人又不够……”身边的实习医生显得尤为的惶恐,只是他还没有说完,谢俞就打断了他。“没事,救人要紧。”他捏了捏鼻子,又洗了把冷水脸提神“伤患的主要来源是什么?”
“车祸,肇事者是一个癫痫患者,在开车的时候突然发病,发病的地方是一个幼儿园门口,当时又正值放学的时候,所以伤患多为碾伤,压伤,摔伤,撞伤且年龄偏低,轻伤占大多数,重伤有四五个,生命危险都挺大,人手不够,抢不过来……”
说话间,两人已拐入急诊部的走廊,平时空荡荡的,此时却挤满了人,哭的哭,闹的闹,血腥味儿扑鼻而来,一副鸡飞狗跳的景象。动静是大了点儿,不过好在今上的标签都是绿色的,属于轻伤,问题都不大。所以当谢俞看到病床上显得格格不入的安静万分的小男孩儿时,就知道这伤一定不轻。
也是,四五岁都是闹腾的年纪,不闹才奇怪呢。所以能哭的,能叫的一般问题都不大。
“家属把路让出来!都到一边休息!医生,护士听着,能叫的先放一边!叫不了的优先!”谢俞冲这医护人员喊了句,动手翻看起病床上小男孩的标签。
红的,重伤人员之一。
谢俞检查了一番,在病历本上记录,右手手臂骨折,失血过多。再检查一番,像是确认了某种猜想,继续记录:疑似撞伤型内出血,建议立即手术,诊断人:谢俞。
“给患者右手、胸腔照个片尽快找出出血点。依现在的情况来看,出血面积较大,不容乐观,再晚点人估计就保不住了。”谢俞刚嘱咐完,正准备诊断下一个伤患,这时一双小手似乎拉住了他的衣角,他回头是个小姑娘,轻伤,刚才他诊断的时候,她似乎一直在旁边哭来着,只是他没有在意。
“请救救我哥哥!”小姑娘眼角通红,泪水在眼眶中打转,一副想哭又不敢哭的样子。“他是为了救我和其他同学才会这样的。”小姑娘瑟索着,似乎很怕医生,但手上的力气却惊人的大,谢俞一时间挣不开身。
“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谢俞蹲下来问。
“贺汐。”小姑娘回答。
“好的,贺汐,我会全力救治你哥哥,但是答应我坚强点儿,好好听其他医生的话,懂了吗?”谢俞的声音依旧很冷,但是说话的时候不急不缓,给人一种十分安心的感觉。
当下小姑娘就点点头,一副十分听话的样子:“好,我好好听话,你好好救我哥哥,我们说好了哦,拉钩。”
小姑娘终是松了手,在谢俞的白大褂下留下了一个小小的血手印,像是承诺的印章。两只手一大一小拉在了一起。
谢俞冲小姑娘笑了一下,摸了一下她的头:“真乖。”随后起身又看了一眼床上的人,心里不由想:啧,刚才没注意,这小家伙年纪小是小,不过也的确长了一张嚯嚯小姑娘的脸,死了倒也挺可惜的……
于是冲一旁的医生又喊了一句:“我补充一点,准备手术,我主刀。”
快速诊断的剩下的几人,谢俞收拾了一下,就头也不回的进了手术室。


当谢俞收到他苏醒的消息时已经是几天后的事了,他现在算是贺朝的主治医生(就那床上半死不活的小男孩),还是有必要过去看看,意思一下的。
那天手术很成功,至少从贺朝的表现是可以看出来的——谢俞一进病房门,就听见了那种下午八点的狗血肥皂剧中的经典台词——我爱你啊,可我也爱她啊!我又不是这世上唯一一个对两个女人心动的男人……
谢俞嘴角抽搐,表情有些僵硬:“你在看什么?”文言,贺朝从电视中抬头,小小的眼睛写着大大的疑惑,满脸飘着帅哥,你谁?
“我也不知道,护士姐姐给我调的。”小贺朝用左手摸了摸鼻子,有些结巴的回答到。
护士……算了,她们也忙,肯定靠不住。
“那你的爸爸妈妈呢?他们没来照顾你吗?”谢俞打量了一下病房,这里怎么看都没有第二个人住过的痕迹,孩子这么小,按理说不应该呀。
“爸爸有工作要忙,妈妈走了,带走了妹妹。我是男子汉,我可以照顾好自己的。”小贺朝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颇有些得意,听起来好笑又锥心。谢俞不由愣了一下,眼前这个小孩儿和自己好像……他也是单亲家庭出来的孩子,自然是明白其中的艰辛和痛苦,换一个角度来说,他们是同病相怜的。
小贺张犹豫纠结了好久,才终于把想问的问题问了出来:“那个漂亮哥哥,你谁呀?”
闻言,谢俞的脸肉眼可见的黑了,心生的那点怜悯也灰飞烟灭。
漂亮你妈。
谢瑜在心里一百零一次提醒自己不要和小孩子斗气,不要在小孩面前说不文明的话,反反复复几十次才终于压下了想爆粗的冲动,面无表情地道:“我是你的主治医生,从今天起你的吃喝拉撒一切都得听我的,明白不?”
小贺朝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还有,不许说我漂亮!”小贺朝点又点头,又像是思考了一会儿,抬起头一脸天真:“我知道了,好看哥哥。”
谢俞:“……”艹,还不如叫漂亮呢,至少读起来不别扭。
“也不许叫这个,我叫谢俞,明白了吗?”
“蟹鱼?吃的那个吗?好怪的名字哦……”
谢俞表示不想讲话,他感觉自己再说几句,他会忍不住把这臭小子从楼上扔下去。
尊老爱幼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不能打,打伤了还得治,多麻烦……
谢俞给自己循环洗脑了几次过后,正欲说话,门却突然打开了,进来的是护士和一个男人。
“啊,这位是我爸爸,他来看我了。”小贺朝的语气带着些许高兴,也是,这个年纪的孩子怎么会不渴望家长的关爱?
谢俞打量了一下老贺,旁边的小护士连忙陪着笑介绍道:“喝着爸爸,这位是谢主任,也就是贺朝的主治医生;谢主任,这位是贺朝的爸爸。”
“原来是贺朝的爸爸呀,”谢俞依旧没什么表情,用着公事公办的语气“贺朝现在状态很好,等拆了线再观察几日就可以出院了……”等到把该交代的交代完了,谢俞也不多待,扔下一句“你们聊。”就准备离开。
这对父子的感情一看就很好,开了几个玩笑过后,就听见说:“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带。”小贺朝考也没考虑:“水煮蟹鱼。”
正准备关门的谢俞:“……艹。”想把这小子从楼上扔下去怎么办,在线等,急!
也许正是因为这件事,谢俞对贺朝格外的上心,次数多到连他自己都形成了习惯,不管再忙,每天都一定会去看看他。
而贺朝也像其他四五岁的小孩儿那样粘人,大概是从小缺少陪伴的缘故,对谢俞撒起娇来一点儿也不含糊,比如现在——
“蟹鱼哥哥,可以喂我一下吗?我手痛。”小贺朝像是炫耀似的,舞了舞骨折的右手,晃的谢俞一阵头痛。按照惯例,如果此时他不答应,这小子就会开始泼洒打滚,完全不在意自己身上的伤……所以此时谢俞面临着两个选项——
选项A.不喂,然后再加班几个小时给他的右手重新做处理
选项B.喂,哄好了,好早点回去卷铺盖睡觉
笑话,他谢·冷面杀手·中央空调·无情无义·俞怎么可能像一件小孩儿低头?那是绝对不可能滴!
所以,所以,他选……
谢俞生无可恋的思考自己为什么要给他喂饭……
解:论述为什么要给小孩喂饭?
理由一,患者的身体重要,虽然他年纪太小,不在意并且不怕痛,但是作为一位有良知的主治医生,他不能任由他胡来;
理由二,忙了一天太累,想早点回去睡觉;
理由三,尊老爱幼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无需为了一个小屁孩儿,将自己维持了多年的道德标准打破;
理由四……
福利时间:
推荐下列相关周边给大家,以供在公号内容不够的时候,进行能量补充鸭!
更多原耽同人文阅读
着重推荐:原耽题王争霸等你来争霸
会员登录
获取验证码
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