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耽

原耽四大骚攻,谁是其首?

发表时间:2021-06-13 23:35作者:原耽家庭
大家好,我是原耽家庭的五杂,本期文章五杂将带着你们的疑问——四大骚攻,谁是其首 来走进他们的世界。
首先我们来到清华大学。
五杂:“您好,请问是贺朝先生吗?”
贺朝转过身,冲着五杂挑起眉道:“看我这么帅气的背影,天下还有第二个?!”
五杂:“……”
谢俞抓住贺朝的领口,不耐烦道:“哥....”
"啊啊啊!走啦!”贺朝又一个帅气的转身反手牵在了小朋友的手,又给五杂留下一个嚣张的背影。
五杂:(着急)“诶!先别走啊!本期……”
贺朝:“小朋友啊,今晚在哪吃啊?”
谢俞:“家。”
贺朝:“哦?为什么呢?难道晚上吃完……”
谢俞给他来了一下子,“闭嘴,家里的菜要烂了。”
贺朝笑:“那吃完饭……?”
虽然谢俞被贺朝搂着肩膀,但还能看到谢俞耳尖上的一丝粉红,并且——
“嗯。”
这不怪我,他们压根不在乎我……

悲伤的五杂来到了HOG总部,经保安大爷的嘲讽后敲开了训练室的门。
五杂:“请问……”
于炀那耀眼的金毛夺目,还坐在某人腿上。
谁会敢让于炀坐在腿上?于炀会坐在谁腿上?
除了老畜牲还能是谁?
听到五杂卑微的声音,于炀瞪眼扫来,飞速回头撤到离祁醉五米远处。
祁醉还不满意,一下关了电脑望来。
四目相对,一个尴尬,一个仇恨。
“干什么?”祁醉眯眯着眼问。
“我……”五杂一时忘词。
“要是想要签名…”祁醉玩弄着鼠标轻声道:“…可以找youth签我的,他签我名比签自己的要熟练多了。”
“啊!不是的!我!我是原耽家庭的记者五杂!!!”五杂急吼吼道。
“嗯?记者?”祁醉挑起嘴角,踢过来一个凳子,“坐下吧。”
“额…我只问几个小问题……”
“别啊,要采访我很难的,而且他们都不爱采访我…今儿个我就跟你聊聊我和童……不,youth的故事吧。”祁醉努力压抑嘴角却未成功。
这采访……不,这故事得讲了足足五小时。五杂擦着泪骂骂咧咧的去找严峫。

来这之前,我收集到一些资料:严家养了一只隐形的猫咪,把沙发闹得一塌糊涂;人家让你坐哪就坐哪,不然可能会发现“案发现场”;不要问什么太深刻的问题,不然严峫会兴奋过度……
五杂深吸一口气,敲了敲门。
半晌不应,五杂又组织一遍微笑敲敲门。
“诶!来啦来啦!”屋里终于传来严峫和跑来的脚步声。
“我收到通知,是记者五杂对吧?”严峫衣衫不整却笑容可掬,“请进。”
五杂小心翼翼地打量他一下,颤声道:“啊……您好……”
“你也好。随便坐,喝点什么茶?”
我想和老同兴你给我泡吗?五杂礼貌微笑:“都可以的。”
五分钟后,五杂抿了一口白开水,皮笑肉不笑道:“下面我来提问,首先……”
采访十分成功,我都被自己骄傲到了。
“好的,十分感谢您的配合。”五杂忍不住又加上一句:“不过,江停在……?”
“啊,”山牙子挠挠头笑了,“他不舒服,在卧室里趴着呢。”
衣冠不整,对不上的目光,尬笑。
不正常。
离开严家,五杂扫了眼那张完全正常的记录单,将它撕了个粉碎。

只剩下最后一个了啊…!五杂伸了个懒腰打哈欠,虽然已经很晚了,但必须完成任务。
站在丁汉白的大别野外,五杂疑惑。
这里面有人住吗喂!怎么一点亮光都没有?
站了半天,还是决定离开。也许是太晚了,人家已经睡了吧。
好容易打了辆出租车,又忍不住回头看了看。
?卧室里?还有一点点光亮?
这……希望床没事……
不对啊!我在想什么!!!?
五杂扇了自己一巴掌,扳回目光看了看手机。
【编辑大人】:采访还顺利吗?
【小丑五杂】:姐,以后别让我接这种的采访了。
【小丑五杂】:我怕采访一个,就减十年阳寿。

至于这篇报道怎么写的:
据原耽家庭日报记者五杂详细报道,她终于采访完了四大骚攻并给大家做了回应。短短八个字,却能表达她所以的想法。
“……没有最骚,只有更骚!!!”

END.
文:杂杂杂杂杂乱线条
会员登录
获取验证码
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