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耽

伪装学渣:你还是……骗了我吗?

发表时间:2021-06-12 23:11作者:原耽家庭
微博@原耽家庭
文字:某某学霸也想撒野
推荐阅读:
点我进入原耽家庭微信群

正文

丢失以及获取更多原耽资讯,请务必关注以下公众号:腐家庭。


  “我该回去了。”
   谢俞放下故事书,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抬眼对床上趴着的软乎乎的团子说到。
   团子朝原本亮晶晶的眼睛因为谢俞的这句话暗淡了下去。
   “那,俞哥哥,你下次还会来给我讲故事吗?”
   面对贺朝委屈兮兮的脸和奶声奶气的声音,谢俞心一软,伸手胡乱摸了摸贺朝软软的头发:“嗯……看情况吧。如果我不忙的话,就给你来讲故事。”
   谢俞没有百分百地向他保证回来给他讲故事。
   意识到这一点的团子朝心情十分低落,小嘴也不自觉地抿了起来,头低的低低的。
   谢俞看到更是心疼。他无奈地叹了口气,说到:“如果你想见我,就快点长大。这样就能早点再见到我了。”
  贺朝看着谢俞,大大的眼睛里满是坚定:“俞哥哥,我会早点长大的!”

  ………………

  太阳穴处的疼痛伴随着回忆一起到来。
  贺朝猛然睁开眼,坐起来,看着窗外的夜色出神。
  窗外扫过一阵风,吹得白桦树一阵“哗哗”地响,像是谁在低语。
  “是你吗……”贺朝低喃着,双手掩面,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
   我已经长大了。
   贺朝茫然地想。
   为什么,还是没有见到你呢?
   你还是……骗了我吗?

   而此时的谢俞并不知道某朝的伤心。
   他正十分暴躁地骂街。
   一旁的几个小团子见状瑟瑟发抖地缩在墙壁一角,惊恐地看着他。
   谢俞冷冷地和他们对视了几秒钟,突然想到了之前碰见的团子贺朝。
  “……啧。”
   虽然贺朝的审美总是让人一度怀疑世界,但是不得不说,他还是挺乖的。
   据说,那个时候是他爸妈吵架吵得正凶那会。
   ……也怪不得。
   谢俞重新将目光投向墙角里几个瑟瑟发抖地孩子,最终还是叹了口气。
   孤儿院的孩子嘛,也挺苦的。
   这么想着,谢俞又捧起了一本故事书,一脸糟心地对几个孩子说:“继续过来听故事。”

   谢俞是一个系统。
   只不过这个系统很是奇怪,只要已死之人还可以理解,但是要求是给每一个缺爱的孩子讲故事,哄好他们。
   谢俞在接任时一度怀疑创造这个系统的人是不是搞错了什么,会让自己来讲故事,哄小孩。
   但上任系统笑眯眯地说:“没有错啊。”你看起来对小朋友应该会很好的。
……应该,吧?
   谢俞的第一个客户(bushi)要哄的小孩,就是贺朝。
   看着仰头叫着“俞哥哥”的小团子,谢俞突然感觉小孩子也不是特别麻烦了。
   ……这种想法持续到他带贺朝去买衣服。
   “马上就要儿童节了,要给小汐买件衣服。”
   小贺朝认真地让谢俞在一旁等他,自己跑进童装店买衣服。
   过了一会,正刷着手机的谢俞眉头一跳。
   ……他看见贺朝抱着一件红配绿的连衣裙和一件黑色蓬蓬纱裙兴冲冲地跑了过来。
   “…………”
   谢俞麻木地看了眼衣服,又看了眼兴奋的贺朝,半天憋出来一句:“你跟你妹有仇?”
   贺朝眨了眨眼,一副天真无邪地问道:“怎么,不好看吗?”
   谢俞在“给他妹妹换件衣服但是可能要伤贺朝的自尊心”和“你高兴就好不过你妹妹可能要哭”默默地选择了后者。
   但是当他们回家时,却听到了一男一女激烈的吵架声和一个小女孩的哭声。
   贺朝抓紧了手里的袋子,悄悄地带着妹妹走进房间,关上房门。
   他轻轻摸了摸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贺汐的头,又拍了拍她的背,温柔地说到:“乖,别哭了啊,在哭就不好看了。诶,别哭了啊贺汐!你看,我给你买了裙子!”
   贺朝连忙把裙子递给在一旁轻轻抽泣的贺汐,后者看了眼裙子,不出意料地又号啕大哭起来。
   看着手足无措的贺朝,谢俞默默地掩住了脸。
   这人是谁,我不认识。

   按照规定,谢俞在待满半个月后就要接下一个任务了。
其实哄好很简单,主要还是陪伴他们。
   贺朝的恋恋不舍让谢俞很是心软,但他知道,自己大概率不可能再见到贺朝了。
……所以他在这里留了三个月。
   他需要哄好350个孩子,就可以回到人的世界里,有一个重新的身份了。
  目前谢俞已经哄好了344个孩子了,他只需要再陪这6个孩子两天,就可以去找当年的贺朝小朋友了。
  也不知道那小孩怎么样了……
“啧。”谢俞感到很烦躁。

  两天的时间一瞬即逝。
  面对着几个奶团子恋恋不舍的“哥哥再见”,谢俞匆匆地点了点头就离开了。
  他办好手续,对同事的问候点头致意。
  其实主要还是谢俞不想干了。
十多年的工作生涯让他面对小孩子的各种淘气哭闹的态度已经近乎麻木。
反正都能收拾好。
因为这个不知道有多少小孩哭过,当然大都是还没哭出声来就吓得噎了回去。

贺朝已经上大学了。
确实,他已经长大了,和从前的那个奶团子虽然长得略有些不同,但还是能看出一些影子。
本来他是住在学校宿舍的,但不知为何,他突然回了家。
打开房门,里面一片漆黑寂静。贺朝扯了扯嘴角,觉得自己真是闲得没事。
……这个环境是真的很适合闹鬼。
他慢慢地吐出了一口气,朝沙发走去。
贺朝刚坐到沙发上,还没来得及拿灯光的遥控器,就感觉到沙发突然下陷了一点。与此同时,身边多了道瘦瘦高高的黑影。
贺朝:“………“
贺朝深吸了一口气,正打算就当自己没看见,准备坐到这人离去时,身边的黑影突然动了。
那黑影突然将手搭上了他的肩,贺朝忍住强烈的害怕,偷偷瞄了眼这只手。
骨节分明,修长白净,搭在身上有点凉。
这时,黑影开了口:“你是贺朝吗?”
其实谢俞本来想说的是“你是那个审美死绝的sb贺朝吗?”
但碍于对方也是个成年人了,他决定还是给他留点面子。
贺朝愣了愣,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让他连害怕都顾不上了。
他小心翼翼地问道:“你……是谢俞?”

两人的重逢给了贺朝很深的印象,每每回想起那一刻,最先冒出头的都是漆黑寂静的房间。
谢俞选择了和贺朝差不多大的年纪,办了转学到了他所读的大学里去了。
这个系统热情的提供一条龙服务,将谢俞的身份等安排的十分妥当,还连带了其他人的记忆。
贺朝和谢俞也开始了“相亲相爱”日常。
从重逢到相恋,他们用了整个大雪的时光。
而两人的身份也置换,贺朝喜欢叫谢俞“小朋友”,如同第一次见面时,谢俞拿着《新员工指导手册》,皱着眉头说的那句“小朋友”。
除了这句“小朋友”不变,其他全发生了完全相反的变化。

毕业当天,贺朝和谢俞做为历史最高分在毕业典礼上讲话。
在完成讲话后,贺朝突然说到:“其实今日选择在这里,也是想请大家给我做个见证。”
他单膝跪地,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戒指,对愣住的谢俞说到:“小朋友,你没有让我白等你,这是我给你的回礼,希望你收下。”
台下顿时就是一阵起哄声,接着,又是不知谁带头喊的“收下它!”。
在喧嚣的环境下,谢俞弯了弯嘴角:“我收下了。”
和风轻抚桃花树,像是在亲吻那花瓣,轻柔而又珍重。

当晚,贺朝将谢俞扑倒在床上。
两人沉重的呼吸声交错在一起,纠缠极致,暧昧不清。
“小朋友……”贺朝顿了顿
福利时间:
推荐下列相关周边给大家,以供在公号内容不够的时候,进行能量补充鸭!
更多原耽同人文阅读
着重推荐:原耽题王争霸等你来争霸
会员登录
获取验证码
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