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耽

魔道祖师:​“阿洋,阿箐都嫁人了,你怎么还不回来……”

发表时间:2021-08-04 21:22作者:原耽家庭
微博@原耽家庭   文字:池苏
推荐阅读:点我进入原耽家庭微信群
推荐阅读:测性取向

正文

如要进各类型原耽群,可点此查看

阿箐怎么也想不到,那个和她一起打打闹闹了三年的坏东西,居然是薛洋。她想过逃,她怕薛洋会杀了她,可当她看到薛洋穿上晓星尘的衣服,背起霜华四处行善的时候,突然就不怕了。
最开始的疯狂过去后,薛洋也就安静了,似是接受了晓星尘自刎的事实。薛洋现在对阿箐很好,就像曾经的晓星尘一般,会给她做饭,会给她买糖,还会给她削兔子苹果。
阿箐曾和薛洋一同出去买过糖,但自那次后,便再没同他一起过,因为她讨厌那个薛洋,讨厌那个活成了明月清风的薛洋。
阿箐经常会趁着薛洋不在的时候,趴在放着晓星尘棺椁旁说着已然疯魔的薛洋。
“道长,坏东西今天又做了许多的好事,王大娘还送了他一袋糖呢。”
“道长,你什么时候可以回来?坏东西都不坏了,他都不跟我抢糖了……”
过了几年,阿箐及笄了,那天,薛洋给阿箐买了一些新衣裳,还给了她一袋糖。没过几天,便有好几户人家上门来提亲了,可都被薛洋系数拒绝了。晚上的时候,薛洋趴早晓星尘的棺椁旁说起这事。
“道长,你知道吗?今天有好几户人家上门向阿箐提亲了,可是阿箐那么漂亮,怎么能那么随便就嫁了……”薛洋顿了顿,又继续说,“道长,阿洋没杀过人了,你怎么还不回来?这么久了,阿箐都及笄了……”躲在墙后的阿箐一下子捂住嘴无声的哭了起来。
第二天,阿箐对薛洋说她还小,还不想就这
么嫁了。薛洋也不强求,背着霜华便出去了。晚上回到义庄时,阿箐已经盛好粥放在了桌上,薛洋尝了尝,皱眉道:“小瞎子,以后别放糖了,一点都不甜。”语气中带着些许的威胁,阿箐应了一声,便只是埋头喝粥。做着粥,她放了半罐糖,怎会不甜?只是因为这做粥的人不是他罢了。
又过了几年,薛洋终于找到了复活晓星尘的办法,此时距晓星尘自刎已经过去了八年之久。那日,薛洋让阿箐出去买菜,自己则在义庄画着血阵。献魂的时候,薛洋被痛晕过去又被痛醒,伤口上如蚂蚁叮噬般的疼痛也在不断刺激着他的神经,好不容易结束了,挖眼的痛苦又让他本已混沌的脑袋一瞬间清醒过来。
阿箐买完菜一回来,便看到薛洋浑身是血的倒在地上,她一下子就慌了,连忙扶着薛洋去寻着医馆。一路上,阿箐不停地哭,薛洋温热的血不断顺着她的脸颊留下,染红了衣裳,染红了双手。
直到天明,薛洋才缓缓的醒来,阿箐抓了一些药,又扶着薛洋走回了义庄。
回到义庄的时候,晓星尘已经醒了。“薛洋!”晓星尘看到这样虚弱的薛洋,心中虽是震惊,语气中却仍满是防备。阿箐看着这样的晓星尘,心中突然为薛洋觉得很不值。
“道长……”
“阿箐?薛洋他……这是怎么了?”
“坏东西他是为了救你,还把眼睛给了你,大夫说他能活下来都是奇迹了。”阿箐的语气很淡,像是在说“我要去买菜了”一样,却是让晓星尘愣在了原地。阿箐说完,将薛洋放在床上,便转身去煎药了。
晓星尘看着床上和自己有着九分相似的薛洋,神情复杂,为何要救他?
“薛洋,你为何要救我?”
“我乐意罢了。”因为这是我欠你的。
阿箐端着药走了过来,看着沉默的两人叹了叹气,说道: “坏东西, 喝药了。”晓星尘接过碗,慢慢的给薛洋喂着药。

可才喂了几口,薛洋就干呕,继而又剧烈的咳嗽,竟是喷出了一口鲜血,便陷入了昏迷。在昏迷的时候,薛洋一直唤着晓星尘的名,抓着他的衣摆不让他离开,晓星尘也是紧紧抱住了怀中的薛洋。
自那日后,薛洋的身体愈渐消瘦,做的饭菜总是吃不了多少又吐出来,连最喜欢的饴糖也吃不下。每天睡眠的时候也是越来越长,晓星尘抱着怀中沉睡的薛洋,总是会担心他这么一睡就醒不过来了。
许是阵法的反噬实在强大,才过了三个月薛洋就坚持不住了。那日薛洋躺在晓星尘的怀中,紧紧的抱着晓星尘。
“道长,阿洋好累啊……道长,阿洋是不是要死了?”晓星尘抱着薛洋,强忍着自己的声音不颤抖:“怎么会?阿洋不会死的,不会的……”薛洋不知哪来的力气一下子推开了晓星尘:“你别在这里假慈悲,你不是在就想让我死了吗?”晓星尘又抱住薛洋,任薛洋怎么打他就是不松手。慢慢的,薛洋安静了下来,抱住了他。“道长,阿洋心悦你..”说着便没了生息,手上的力也松了下来,晓星尘就抱着薛洋的尸体坐在院子里。到了晚上,晓星尘买了几坛酒,坐在院子里灌得酩酊大醉,抱着薛洋的尸体又哭又笑。
又过了一年,阿箐要嫁人了。晓星尘坐在台下。看着两位新人用力地鼓着掌,看着看着眼泪就流下来了。阿箐看到了知晓他又是想起来薛洋,只是摇了摇头便入了洞房。
晓星尘回到义庄,便趴在放着薛洋的棺椁旁看着他,说:
“阿洋,阿箐都嫁人了,你怎么还不回来……”


福利时间:
推荐下列相关周边给大家,以供在公号内容不够的时候,进行能量补充鸭!
更多原耽同人文阅读
着重推荐:原耽题王争霸等你来争霸


会员登录
获取验证码
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