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耽

当P家的受想反攻时……

发表时间:2021-05-11 20:01


P家的受们有个群,大家时不时在群里分享些信息。

 这天,不知是谁发起一个“凭什么我们只能做受”的话题。一石激起千层浪,大家纷纷从潜水状态中跳出来,表达自己对于反攻的信心,并且相继付诸于行动。


 先打头炮的是来自《默读》剧组的费渡。

 一天,在良辰美景、花好月圆、烛光晚餐之后,费总开始了他的尝试。

 费渡:“师~兄~~~”

 骆闻舟:“啧,有话好说,别动手动脚的。”

 费渡开始解对方衬衫纽扣。

 骆闻舟不为所动:“怎么,你又有了啥歪点子?”

 只见费渡翻身压上,深吻,良久才餍足地舔了舔嘴唇,笑嘻嘻地说:“今天师兄躺着享受就行了……”

 骆闻舟:“就凭你这跟火柴棍似的细胳膊细腿?”

 费渡:“嗯……嗯?不是???”

 转眼火柴棍小人就被人民警察掀翻压住。

 费渡:“师兄,我错了!”

 费渡:“师兄,我爱你!”

 ………………

 费渡:“师兄……慢、慢一点……”


 费总,败。

 事后费总总结,他其实还是有一颗攻心的,无奈肉体太孱弱,不配合。



    第二个上阵的是来自《镇魂》剧组的赵云澜。

 依旧是良辰美景、花好月圆、万事俱备,赵处把沈老师压到了床上。

 赵云澜:“嘿嘿,沈美人,说好了今天你要听我的。”

 赵云澜:“咦,等等,不是说好的么?”

 赵云澜:“我靠媳妇儿你怎么那么大力气!说好了不用神力的?”

 赵云澜:“什么,你这也叫经常锻炼身体?用不用这样欺负凡人啊!”

 赵云澜:“啊……”


 赵处,败。

 事后赵处揉着腰总结,不是他不想反攻,是对手实在不是人。



    接着是《杀破狼》剧组的顾昀。

 顾昀吸取了前面的教训,这次做好了充分心里建设。

 顾昀:“长庚小美人,来来来,让我好好疼疼你。”

 长庚:“义父。”

 顾昀:“哈哈哈哈同一个招数不能对我用两次!这次我不会再被你叫软了!”

 长庚:“子熹来,我帮你揉揉腰。”

 顾昀:“少来,你又想点我的穴位么,我说了同一个招数再用就没用了!你认命吧!”

 长庚:“子熹,你就再让我这么一回嘛。”

 长庚:“子熹,我就这么一点小小的要求了……”

 长庚:“子熹,好不好,好不好?”

 长庚扯着顾昀袖子,可怜兮兮地抬起眼睛望着,又凑上去小心翼翼地碎碎亲着。

 顾昀:“……好吧。”


 顾帅,败。

 顾帅在卧床一天后爬起来总结,不是他准备不到位,主要是对手的招数防不胜防,而且……他总归是长辈,要让着点。



 来自《大哥》剧组的魏谦收到顾帅惨败的消息时正好在家里的电脑前。他扫了一眼信息,抬手就打开一个搜索引擎,输入“攻方技术要点”。

 不知是不是关键词没设好,连着几页都是体育新闻,他一边滚动鼠标一边蹙起眉头。

 这时魏之远端着一盘切好的水果进来,眼睛扫了一眼屏幕,眼角微弯,状似无意地把魏谦从电脑椅上拉起来:“哥,看电脑太久对眼睛不好,过来躺床上我帮你按摩一下后背吧。”

 “那啥,小远,我想……”

 “对了,我最近看了一个新姿势,你想不想了解一下?不过移动硬盘在车里,我可以现场给你演示一下。”

 “…………”

 

 事后,魏董表示,现场教学果然比网络搜索要方便快捷清晰很多。

 ……以及,反攻什么的还是下次吧。



    《过门》剧组的徐西临对着窦寻,有点踌躇地开口:“豆馅儿啊,跟你商量个事。

 窦寻从书本里抬起头,抛过来一个询问的眼神。

 徐西临把话在心里过了三遍,想着他家豆馅儿那过于浓烈偏执的占有欲,话从嘴里出来就变了个方向:“没事儿,就是想问问你周末的安排。明天再说也行,太晚了,睡觉!”

 抬手熄灭台灯,被子一裹。

 徐团座,败。



    轮到《残次品》剧组的林静恒。


 林静恒冷笑,斜睨了一眼失败的受们,心想蠢货,这点小事你们都做不到,脖子上长那个东西是为了显高么。

 林静恒:“必行过来,躺下。今天你在下面。”

 陆必行:“咦,林你今天这么好兴致?好啊没问题。”

 林静恒心想:啧啧,这有何难?

 掏出润滑油,直接上岗。

 林静恒:“可能会有些痛,你忍着点。”

 林静恒:“必行你怎么流这么多冷汗。”

 林静恒:“必行你脸色不太对……”

 林静恒:“等等,你怎么哭了?有这么痛么?”

 林静恒叹一口气:“算了,还是你来吧。”


 林上将,败。

 事后林上将冷静地总结,反攻没什么难的,关键只是在于想不想,以及他才不是因为心软。



    《七爷》剧组的景七出场。


 景七:“小毒物,跟你商量个事儿,那个,要不今晚你在下面一回?”

 乌溪:“不。别把我和黄花馆的男妓相提并论。”

 景七:“啊不是,话别这么说……等等你别撒迷药!”

 ………………


 景七爷,败。

 第二天,景七带着一身不可描述的痕迹无可奈何地总结,打不过,实在是打不过。



    终于,《天涯客》剧组的周子舒实在看不下去了。


 他说,你们这些平时不练武不学习、必要时拿不出手的战五渣。

 像他,论武力值是江湖顶尖高手、四季庄庄主、前任天窗首领,论技术那是在三十里望月河畔的烟柳之地泡出来的。

 搞定个老温,连句废话都用不上。

 更何况,自从上次老温假哭被他拆穿后,他对温客行的泪水已有了防御力了。

 说罢,他就在群里留下了一句“你们这些废柴,等我的好消息”,就下线了。

 ……三个月后,他还没和温客行打出胜负来,两个人都已经憋得快爆炸了。



 来自《六爻》剧组的程潜表示,不知道你们在忙些啥。

 考虑到这是最后一个种子,受群的大家纷纷给予支援,周子舒亲手画了简笔春宫,费渡和赵云澜提供了大量实操经验,甚至共享了自己好几个G的小黄片收藏。

 不惜一切,就是为了弥补上程潜的知识短板。

 程潜:“谢谢大家,可是我不需要。”

 大家:“难道是你已经有了办法?”

 程潜:“不。双修之事太耗时耗力,于修行无益。”

 大家:“……那,严娘娘来缠你时,你怎么办。”

 程潜:“哦,我一般都说……‘霜刃了解一下?’,要么就是闭关,或者下山云游。”

 大家:“…………”


 于是,在本年度P家最惨攻的评选上,严争鸣高票当选。

cr:Crazy


会员登录
获取验证码
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