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耽

伪装学渣:“照顾爱人不是应该的吗?”

发表时间:2021-05-06 20:05作者:原耽家庭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原耽家庭。
推荐:原耽题王争霸等你来争霸

谢前觉得下雨天一直睡觉没什么不可以的,听着小楼外的雨声“嘀嗒嘀嗒”,冷了就把自己的被子裹紧,热了就开空调,贺朝的总结——小日子过得挺滋润,把哥哥带上就更滋润了,但这也不是不可以。

谢俞做梦梦到了贺朝,然后很不争气地爬起来倒了一杯水然后从冰箱里拿出几个冰块,一颗含在嘴里,几颗放在被子里,吸了吸鼻子,眼皮耷拉着看不出来什么情绪。



突然感觉指尖一冰,水溢出来了。他抽了一张卫生纸,吊儿郎当地把水擦干净,然后撇了眼一直亮地手机。



贺朝:小朋友起来了没?



贺朝:小朋友在做什么?



贺朝:小朋友有没有在想哥哥?哥哥马上回来。



谢俞摸了摸鼻子。



谢俞:没,我在想要不要打你。



然后他把手机摁灭,关掉空调以后踱步走向落地窗前,低头看了眼贺朝死活让自己永远不能摘下来的戒指,然后嘴角微微上扬。



这个傻子果然是爱一辈子都不够的。


还是下着雨,醒来了以后感觉雨其实也没有那么好,以前高中就觉得雨天挺烦躁的,觉得今日雨天不同应该是因为多了个人,谢俞伸手拨了拨眼前挡住实现的碎发,正想着什么时候去剪个头发。



“怎么不多睡会儿?”贺朝放下买的东西走过去从后面抱住他,极其暧昧地伸手搂住他的脖子,在脖子上留下一吻,“哥哥问你话呢。”



谢俞闪了一下:“恶心谁呢。”



“恶心你呢。”贺朝的嘴角勾着,然后才松开谢俞撩起黑色的短袖擦了擦额间的汗,然后眉毛蹩着。



“诶,说真的。”贺朝弯腰提起买的早饭,“昨晚我没做什么啊,咋起来这么晚?”行吧,人就是这么不要脸的。谢俞没理会他,拿起毛巾往卫生间走。前一秒才说不多睡会,这会儿又说怎么起这么晚了。



刷完牙以后就看到贺朝坐在凳子上等他一起吃饭。



贺朝单手撑着下巴,似笑非笑地看着谢俞脸上的绯红,打趣道:“哥哥魅力这么大?”



谢俞不语,贺朝等谢俞坐在凳子上才开口,“小朋友,说真的,哥哥魅力真的这么大吗?”



看着贺朝蛮期待的眼神,他毫不留情地拆开豆浆盒子,眼睛也没抬地开口:“谁能像你啊,多自恋。”



贺朝换了一个姿势继续看谢俞,“不是,哥哥魅力要是不大的话,小朋友为什么一见到哥哥就脸红啊?”“倒是你别一直盯着我看啊,我魅力大吧。”谢俞撑起下巴看着贺朝。


“你好看,我喜欢看。”贺朝眨眨眼睛。这次谢俞倒是没反驳,可能是懒得理会这个人,拿着筷子戳了一个茶叶蛋准备放入嘴中,贺朝指了指自己的嘴巴,“啊——”



谢俞给了他一个白眼,装作没看见,刚咬了一口的茶叶蛋就被贺朝伸手放入嘴中,“嗯,有小朋友的味道,好吃。”



谢俞:“……”真的年龄越大,会越不要脸吗?



他也没深思这个问题,打算吃完饭以后拿出手机搜下对战策略,完全没想到网上的不靠谱性。然后想了想,把手中的机放了下来。



“饭不好吃吗?”谢俞抬头看着贺朝。



贺朝被他看的不自在,一大早的,干嘛色诱别人啊?但他还是很有风度地说道“好吃啊,没哥哥好吃。”



“你一天能不能别开黄腔?”



“不能,小朋友你这态度不行啊,小心哥哥把你睡服了。”贺朝也是理直气壮了。



“少说话,多吃饭。”谢俞夹了一把的咸菜放在贺朝的嘴边,然后张了张嘴巴示意他吃下去。



贺朝眉毛一挑,“怎么这么咸?”他蹩着眉。



谢俞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自然地拿起馒头啃了一口,“你知道就好。”



贺朝无言以对 。



在贺朝洗碗的时候谢俞在厨房洗了一个苹果,刚咬下去一口就被某人抢走,“想吃自己去洗,别抢我的。”贺朝在他咬下去的旁边又咬了一口,“嗯,还是小朋友嘴巴边的比较甜。”



真是越老越风骚啊。谢俞有点堪忧自己以后的日子了。报着“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态度叹了一口气,算了上了贼船下不来了。



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额头上就覆着一只冰凉的



手,“发烧了?”贺朝看着他。



谢俞吸了吸鼻子,“应该吧。”



“为什么不说?”贺朝把苹果放下来看着他。



”不是什么大事吃点退烧药就好了。”谢俞摸了摸鼻子。



贺朝不太赞同地看着他:“不是,小朋友。年龄越大越不会照顾自己啊!”



“又没让你照顾。”谢俞嘟嘟嘴。



“照顾爱人不是应该的吗?”



谢俞有点想打人,装嫩装上瘾了是吧?



他正想着,手腕就被人抓着,“走,看医生走。”“多大点事儿,吃吃药就成,不用太麻烦。”



“得打点滴。”贺朝从沙发上拿起他的外套,往小朋友身上一披,“听话,不然刚刚舍不得碰你。”



谢俞:“……”打完针就舍得了?贺朝老男人了都。



贺朝坐在凳子上,看着小护士准备给谢俞扎针的时候突然冒出一句话:“小姐姐你看你貌美如花,轻点哦,我家小朋友怕疼。”



护士,“…好。”护士姐姐也很无奈。



“你知道吗?我家小朋友他…”贺朝坐在谢俞旁边直喋喋不休地说着,没完没了似的。



直到护士扎完针以后才闭了嘴,“小朋友好好打针哥哥晚上好好疼你哈。”他咬了一口谢俞的耳骨。谢俞推开他表示不想理这个老男人。



“不是,不带这么无情的啊!”贺朝有点难受,摸了摸头发,“不过无情的小朋友我还是喜欢。”



谢俞看着贺朝,“我也喜欢你。”老男人。

文字| 大白兔奶糖

发布| 原耽家庭创作研究室


往  
全网影视免费看,点我观看
原耽全网资源1万部,点我了解
更多原耽同人文阅读

新浪微博:原耽家庭。欢迎各位小可爱关注。

会员登录
获取验证码
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