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耽

杀破狼:义父你竟然给别人看?

发表时间:2021-04-11 16:37作者:原耽家庭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原耽家庭。
推荐1:关于推出原耽家庭原耽实体书及原耽周边奖励的通知!
推荐2:原耽题王争霸等你来争霸
推荐3:进原耽家庭微信群入口

文:小张同学

自从去侯府蹭饭却看到了事无巨细照顾小义父的雁王殿下之后,沈易大为惊诧,差点儿被惊掉了下巴,以为是西北一枝花十分不要面皮的对他干儿子下嘴了,一边暗自叨叨“天理伦常在上”一边大骂顾昀“你简直禽兽”,浑然不觉有什么不对——顾昀要是真下手了还能这么怕长庚?再加上一句被歪解的“日久见人心”和顾昀欠揍的一句“下流”,气得七窍生烟的沈季平还没来得及骂回去,就被雁王几句黏糊糊的“义父”给吓得几乎魂飞天外,连滚带爬的逃出了侯府,却丝毫没顾上考虑此事的细节,自然也不知道顾昀其实是被压的那一个。这种丢脸的事情,顾帅也不可能自己说出来——沈易知道了肯定要笑上小半年,那他这脸还往哪搁?
顾昀觉得自己还没有脸皮厚到能坦然告诉别人自己被自己儿子上了。
所以这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无辜(并不)的顾大帅顶上了一个沈将军亲自鉴定的“禽兽”名头并且顶了很久,而且当事人之一沈先生一直不知情,顾昀也懒得解释。而且他觉得比起被儿子上了,上了自己儿子好像还没那么丢脸……
当然沈易后来还是知道了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这几天正逢年节,除夕夜新皇毫不拖泥带水的参加完宫宴就马上脱了龙袍赶回侯府,预备陪他的小义父一起过年。
两人披上披风,牵着手出门,看天上灵枢院出品的烟花,看街上举着糖葫芦边跑边笑的儿童。改良过的木鸟上载着回乡的游子,已经开通运行的蒸汽铁轨车送了一批又一批旅人回家。护国寺里了然大师依旧在敲着木鱼,远处曹春花捏着嗓子喊:“大帅~新年快乐~”后面葛晨一路小跑着跟过来,气喘吁吁的站定,气都顺不上来。街边到处欢声笑语,天上星辰和焰火有细碎的光洒下来,又被捞起来盛在顾昀眼角耳畔的两枚朱砂痣里,红的逼人,亮的晃眼。在一片喜庆的焰光中,长庚凑到顾昀耳边:”义父,新年快乐。“
剩下的话湮没在新年的钟声里。

第二天早上,顾昀迷迷糊糊的睁开眼,伸手到枕边摸到琉璃镜架在脸上。其实他的耳目在陈轻絮医治下已好的差不多,但还是习惯带片琉璃镜。方才披上外衫,便见外头一个人进来——正是沈易那碎嘴老妈子。顾昀正欲起身迎接,忽然腰间一酸,整个人一下趴回了床褥里。沈易凑巧看见这一幕,幸灾乐祸道:“哟,您这是晚上闲的去招惹人家,人家不从还给你打下床了?
顾昀尽量调整自己的表情以让它看上去没什么痛感,然后十分高冷的伸手指了指门口。那意思大概是让他大过年的别来嘴欠赶紧滚出去跪安——可惜沈某人十分没有眼力见的不仅没有滚,还非常欠揍的凑到了大帅的床边,妄图把他拉出门去遛弯儿。顾昀内心其实非常想给这欠揍的家伙一下子再把他扔出去,纠结一番后还是决定算了,纡尊降贵的下了床,穿好鞋袜出了门。
顾昀发誓自己绝对不是看在多年战友情的份上才没有把沈季平踢出去——他只是觉得大过年的不好发火罢了。
甫一出门,顾昀才发现这是个十分错误的决定。他刚迈出一条腿,腰间便猝不及防地传来一阵酸麻,酸的他差点儿腿一软蹲地上。而旁边非常烦人的沈老妈子不仅没有识相地伸手把他扶起来,还落井下石:“老了,骨头不中用了?
顾昀非常想打死他。
但是顾昀并没有解释(好吧实际上是他觉得有损自己威望——大帅坚持相信他还是有威望这种东西的!
于是两个人绕着侯府转了两圈,期间顾昀数次腿软,最后良心未泯的沈易看不下去了,把他拽进屋子里坐着,顺便塞了个小手炉在他怀里。顾昀屁股一挨到椅子,登时火烧屁股一样蹦了起来,又飞快的坐了回去。他看看长庚不在,飞快地凑到沈易耳边说了几句什么。沈易一挑眉,转身拎了一壶酒搁在炉子上温着,然后无声的冲着他说了一句话。
顾昀看懂了他的唇语:“挺能耐啊你。
很好。


顾大帅更加想打死他了。
偏偏沈易一点都没感受到顾大帅凌厉的杀气,还在那里自顾自地说:“你说你也真是,年轻时爱干啥干啥都没人管你,现在好不容易甲也卸了,官也辞了,心上人你也找着了,怎么越活越回去,喝点酒都得看你儿子脸色……”
顾昀懒得理他,伸手抄起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作为长臂师的沈易视力超好,一眼就看到顾昀衣袖下一抹嫣红:“你手上怎么了?
顾昀动作一僵,若无其事地伸手把袖子往下一拽:“没事,早上撞床柱上了。
沈易翻了个白眼,刚想吐槽他两句“你堂堂玄铁营将军还能撞床柱上?“就看到了顾昀把袖子拉下去之后领口下滑露出来的锁骨上一大片红痕。
沈易如遭雷劈:“……”
顾昀眼睁睁看着沈易在翻了个白眼又瞅了自己一眼之后直接石化在当场——倒是跟那只姓沈的倒霉鸟被顾昀训完之后一个德行。他觉得好笑,凑过去:“呦,这是怎么了,被我的盛世美颜晃瞎眼了?
整个人还处于惊魂未定状态中的沈易颤颤巍巍地伸出手,指着他的领口:“顾子熹,你……你……”
顾昀低头一看,一大片红痕在雪白的皮肤上红的刺眼。
他面无表情的把领口拉回去:“你什么都没看到,你看错了。
刚反应过来的沈易:“你难道是被……”
顾大帅皮笑肉不笑:“闭嘴。
沈易满脸欲言又止,组织了好几次语言后小心翼翼地开口:“所以,实际上并不是你下嘴了……而是陛下对你下嘴了?
顾昀都快崩溃了:“您别说了行吗……”
沈易继续嘀咕:“顾子熹你怎么回事啊,看着也不像这样的人啊……不是,我是说,看着也不像被人……所以你到底为什么会被自己儿子……上啊?
顾昀忍无可忍,刚想把沈易拎起来打一顿,这倒霉家伙突然崩溃的大吼一声:“顾子熹我对不起你!
顾昀:”?
“我不该说你是禽兽的!我凭空污你清白这么久,我对不起你呜呜呜……”
瞧瞧,顾昀还以为他能说两句人话呢。
果然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就在沈易即将被打死的前一秒,长庚进来了。
沈易眼睁睁地看着顾昀飞快地把手里杯子一放,一秒钟整理好自己的面部表情,一双桃花眼满是风流,笑眯眯地迎上去:“呦,心肝儿,回来了?
长庚凑过去黏黏糊糊的搂了顾昀一下,看到桌上的酒壶皱起眉头:“又喝酒了?
顾昀笑着认错:“大过年的别生气,沈将军来府上拜年,我就是小酌两杯,绝对没醉。
旁边的沈易已经完全呆滞,看着眼前两人,脑内不断循环播放“伤风败俗有伤风化“和”顾子熹你怎么会这个样子“的大型加粗弹幕,一波接着一波轰炸而过,他脑内五光十色仿佛炸开了一片烟花,懵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长庚一回头,看到迷迷糊糊的沈易,不禁疑惑:“沈将军这是怎么了?
沈易一个激灵,猛地回过神来:“没没没事!陛下,新年快乐,那个……子熹我还有事,先走了,你们两个好好……不是,好好过年!再见!
长庚十分迷惑地看着东倒西歪脚步虚浮落荒而逃的沈季平,直到他身影消失在门外,才转过头来:“沈卿这是怎么了,一副丢了魂的样子?
一回头不要紧,只见顾昀又拿起了酒壶。
长庚:“顾子熹!
顾昀一回头,眼角眉梢三分风流,唇角噙着笑意:“心肝儿,义父在这儿。别生气了好不好?
他见长庚脸色还是不怎么好看,索性凑过去:“就两口,真没醉。
“不信……你自己来尝尝?
新的一年,依旧有海晏河清,佳人在侧。
小剧场
长庚:沈易到底怎么了?
顾昀:看见你往我身上留的印子了。
长庚:……
顾昀:哈哈哈哈你没看他那个魂飞天外的样子啊,跟被雷劈了似的。
顾昀:不知道的还以为边境沦陷了或者皇帝驾崩了呢。
长庚:……
顾昀:(发现不对)心肝儿?
长庚:义父你竟然给别人看?
顾昀:不是,心肝儿,你听我解释……
长庚:顾子熹!你……(转身,跑)
顾昀:心肝儿?真是不小心看到的啊!别生气,义父错了!别跑啊!

全网影视免费看,点我观看

原耽全网资源1万部,点我了解

更多原耽同人文阅读
看完文章的你,是不是应该打一下卡呢?坚持每天打卡,养成健康好习惯,得原耽币换精美原耽周边。月榜打卡次数最多者可以免费邀请进入原耽家庭微信群哦!

非要我哭着求你,你才肯点在看么?


新浪微博:原耽家庭。欢迎各位小可爱关注。

会员登录
获取验证码
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