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耽

伪装学渣:我要找的便是这个姓谢的,他就是我要杀的人

发表时间:2021-03-31 19:59作者:原耽家庭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原耽家庭。
推荐1:关于推出原耽家庭原耽实体书及原耽周边奖励的通知!
推荐2:原耽题王争霸等你来争霸
推荐3:进原耽家庭微信群入口

文:晚来

满天红叶纷飞,秋容如拭。
远处的天空,霞光潋滟,日薄西山,金灿灿的余晖映在雪白的医院楼上,一派安详恬静的气氛。
贺朝走在医院走廊上,远远地,就看到前面一大群人围堵在长廊尽头。
“来啊!开枪啊!”话音未落,人群纷纷往后退开。
贺朝听到这么一声大吼,暗觉不对劲。
他想走近一看究竟,但一旦靠近半分,贺朝总是被拥簇着的人群挤开。
围成圈的一群人当中有很多病患,怕伤到他们,贺朝就没敢用力拨开人群。
人群熙熙攘攘,贺朝没看到人群中央的场景。
走廊靠墙的角落,谢俞正被一中年男子挟持着,他脖子上赫然横着一把手术刀。
刀剑无眼,一不小心,谢俞的脖颈上便多了几道血痕。
“开枪啊!你们不是挺敢的吗?往这里,开啊!”那男子使劲拽着谢俞,刀刃又往里陷了几分,鲜血往外直流。
站在人群前头的人见状,忙声慌道,“你先把刀放下!”
“对,刀,你先把刀放下。”
“谢大夫是无辜的,你也不想伤害无辜之人,对吧。”
“……”
众人皆劝说道。
“无辜?”那名男子冷笑一声,又厉声说:“我要找的便是这个姓谢的,他就是我要杀的人。”
说罢,他直接起手作势要掐谢俞的脖子。
“哎!!住手!”
“你放开谢医生。”
“谢医生什么都没做过,又何来你杀他之由?”
“什么都没做过?笑话!”那男子忽然情绪激化,他伸直拿着刀柄的手,锋利的刀尖指着众人,他威吓般地挥舞了几下刀。
众人吓得纷纷往后直退。
“你别激动,先生,你冷静一下,你想想你的家人,他们肯定都不希望你做出这种事来。”
“家人?哪来的家人,她们都死了。就是你们口中的谢医生,是他,害死了我的妻儿,我要杀了他为我妻儿报仇,对,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那人收回刀刃,刀锋压在谢俞白皙的脖颈上。
他眼神疯狂,死死地着谢俞,他覆首在谢俞耳边,声音低低,笑着说:“谢医生,你就好好享受着这生不如死的过程吧。”
那人边说边拿刀在谢俞手臂上捅了一刀,白大褂很快染血,谢俞紧紧抿着唇,额间细汗密布着,刀捅下去的那一刻他一声不吭。
谢俞全程任由身后的人架着他,从一开始他就没反抗过,只为能够拖延些时间,让身上的麻醉药的药性过去,同时也能让警察及时赶来救援。
现在警察到了,可局面还是僵持不下,谢俞身上的药性也还没过去。
身前口袋里的手机不停地震动着,谢俞不用想也知道,打电话给他的人是贺朝。
如果是平时的话,他现在应该和贺朝在吃饭了吧。

谢俞的唇色眼见地发白,眼前阵阵发黑,就在谢俞痛得近乎晕眩的时候,他听见人群中有人大声喊了他的名字,“谢俞!”
这好像…是他哥的声音。
手臂的痛意不断刺激着神智,谢俞用力地咬了咬下唇,迫使自己清醒过来。
他抬眸一看,贺朝就站在人群之中,他就站在他的不远处。那一刻,谢俞目光之所及,皆是贺朝。
几乎是凭着本能的反应,谢俞盯着自己伤口处看了一会儿,他倏然抬手,朝自己伤口处用力按了下去。
很痛。
不过,剧烈的痛意也缓冲了身上的麻意,身体也恢复了力气。
几乎是一瞬间的事,众人都没反应过来,谢俞一个利落的反身,那持刀者就已经被压制在地,他双手被谢俞擒着反扣在身后,整个人动弹不得。
那人拼命挣扎着,谢俞有些力不从心,一旁持枪侯着的警察连忙上前,三两下将那人带离了现场。
谢俞缓缓起身,他抬眸,看了一眼人群中的贺朝,在他因失血过多而倒下的一瞬间,贺朝冲上前接住了即将落地的他。
“抱歉,我来晚了。”贺朝搂着昏睡过去的谢俞,哑声道,他小心翼翼地抱着谢俞,眼里尽是心疼与懊悔。
懊悔自己应该早点赶来。
自己要是早点来的话,小朋友可能就不用受伤了。
“小朋友,你别睡着,你朝哥来了,你睁开眼看看我。”
“先生,麻烦你将谢医生带回病房,谢医生是因失血过多才昏过去的,得马上输血并包扎伤口才行。”
“好。”贺朝抱起谢俞,进了病房。
凶手已经被警察带走了,人群也渐渐散开。
长廊上,只有几人轻轻的脚步声,医院又恢复了往日的的寂静安详。
谢俞躺在雪白的病床上,整张脸毫无血色,比往常白了几分。
贺朝就坐在床沿,他牵着谢俞的手,指尖轻轻点着小朋友眼尾的泪痣。
“小朋友,你要睡到什么时候啊?”
“小朋友,外面桂花开得很漂亮,花香很浓郁,你闻到了吗?”
“小朋友,该醒了。”
“小朋友,赶紧醒来,哥想带你去外面看花。”
“……”
谢俞的脖颈缠着一圈又一圈的雪白的绷带,裸露在外的手臂也缠着,绷带上有血迹渗出,有些刺目。
我不会再让你受伤了。
贺朝暗暗下定决心。
微光掩映的晨晓,斑斓华曦烂漫整座东山。
天与山交接的地方,粉黛色的光辉模糊了界限,其间掺杂着恍若液体般流动的金黄。
窗口的桂花香暗自涌动,晨早就掺进在洇湿的空气中,悄然渗进了房里。
谢俞醒来后还是躺在病床上,他看见贺朝趴在床边睡着了。贺朝睡得并不安稳,他手掌紧紧包裹着谢俞的手,力道愈来愈大。
“小朋友!”
谢俞手指被他握得发疼,却也没挣开。
“哥,我在这,我没事了。”谢俞伸出另一只手,轻轻地碰了碰贺朝的脸。
掌心覆上去的那一刻,贺朝瞬间惊醒。
他抬头,看到近在咫尺的谢俞,情难自己之际,他猛地起身抱住了谢俞,抱的时候还不忘避过谢俞受伤的手和脖颈。
“小朋友,你终于醒了。”
“嗯,我醒了。”
两人额头相抵着,相望良久,一时无言。
外面有人敲起了房门。
“师兄,是我。”听声音,谢俞认出了门外的人。
原来是谢习辰。
“进来吧。”
谢习辰推门而进,他走到床前,朝着谢俞鞠了个深躬,“师兄,对不起,这次医闹事件,都是因为我,才害得你平白无故受了这无妄之灾,也谢谢你平安无事。”
贺朝这两天都待在医院陪谢俞,他大致地了解了事情的起因。
面前的这个谢习辰,才是那人要杀的对象,只不过,谢俞刚好和谢习辰同姓,那人也不了解清楚,看到哪个姓谢的就认定哪个是害死他妻儿的人。
确实是无妄之灾。
幸好,幸好,他的小朋友福大命大,捡回了一条命。
“也不能怪你,是我自己大意了。”谢俞跟谢习辰说。
当时病房里的情况,谁也没料想到。
小护士正要给那名受伤的男子打麻醉,结果那男子一把夺过麻醉剂,想往护手身上扎去,谢俞当时在一旁,只来得及拉开小护士,自己反倒被扎了个正着。
虽说谢俞有武力傍身,可任凭哪个人被注射了麻醉剂,在全身无力的情况下,都难以逃脱那歹人的毒手。
原本那名男子是要挟持小护士当人质的,可他认错了人,他将谢俞认成了前几天帮他妻子接生的谢习辰,于是便有了后来的种种情况。
见谢习辰欲言又止的,谢俞又说:“我也没什么事,你不用感到内疚。”
说完谢俞拽了拽贺朝的衣角,用眼神示意他,帮他应付一下谢习辰。
贺朝心领神会,三两句便把人说回了办公室。
“谢俞。”贺朝坐在谢俞床边,认真地喊着谢俞的名字。
“嗯。”
“谢俞。”
“在呢。”
“谢俞。”
“贺朝你到底是怎样啊?”
“没什么,只是想确认一下我家小朋友的存在。”
谢俞看了贺朝几秒,忽然,他起身,在贺朝唇上轻轻地碰了一下。
“我在这里,哥,感受到了吗?”
贺朝愣了一会,他舌尖无意识地舔了舔下唇,待到反应过来的时候,他才察觉,他已经将他小朋友按在病床上亲了起来。
两人唇齿相依,耳鬓厮磨着。
“感受到了,我的小朋友。”
“很抱歉,我来晚了,幸好你没事。”
窗外有暗香涌动,繁香馥郁,蔓延在秋日的空气里,悄然无声。
谢俞和贺朝一起躺在床上,一室无声。
霎时间,岁月静好,安之若素。

全网影视免费看,点我观看

原耽全网资源1万部,点我了解

更多原耽同人文阅读
看完文章的你,是不是应该打一下卡呢?坚持每天打卡,养成健康好习惯,得原耽币换精美原耽周边。月榜打卡次数最多者可以免费邀请进入原耽家庭微信群哦!

非要我哭着求你,你才肯点在看么?


新浪微博:原耽家庭。欢迎各位小可爱关注。

会员登录
获取验证码
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