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耽

原耽:那晚,我第一次亲口说出了晚安

发表时间:2021-03-18 19:17作者:原耽家庭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原耽家庭。
推荐1:关于推出原耽家庭原耽实体书及原耽周边奖励的通知!
推荐2:原耽题王争霸等你来争霸
推荐3:进入原耽家庭微信群唯一入口

文:晚来

我和他,认识快有四年了。
四年来我们从未断过联系。
我翻了翻和他的聊天记录。
从加他微信到现在,有将近八百天的时间,所有的聊天记录我一句都没删过。
初三那年我们同班,几乎天天都能见到对方。
中考后我们去了不同的高中。
我去了公办学校一中,他继续读私立学校实验。
之后几乎只有在网上聊天,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
上高中后,他两次来学校找我,刚好都在元旦前后那几天。
高中这三年来,我和他只见过一次面。
18年的十二月末,他来一中找我,那天是雨天。
这是自中考后我们的第一次见面。
细数着日子,都已经189个日夜了。
我记得,当时的我刚回到宿舍,东西还未收拾好。
他发语音跟我说,说外面雨好大,说他现在在一中门口,问我能过去见一见他吗?
其实他那天下午跟我说过,他今天放假,提前放元旦,明天才回学校。
我当时以为他就是想让我知道他们学校提前放元旦假,并未料到他会趁着这对他来说不可多得的假期,跑到学校来找我。
我发了条信息给他,让他进来校园等。
外面的雨淅淅沥沥,我打着伞,匆忙地出了宿舍楼。
离校门口还有一段距离,雨势眼见愈来愈大,我加快了步伐,鞋子踩在雨地上,溅起了一地晶莹透亮的水花。
路上人来人往,他们撑着各色的雨伞,让人眼花缭乱。
我逆着人流,一直往前走。
雨仍在下,前方雾蒙蒙的一片。
他不在门房处的屋檐下,我停在那里,拿起手机拨了个语音电话。
语音接通了。
他的声音通过听筒,传到了耳边。
“世纪,你抬下头。”
我抬眸一看,他就在眼前。
他穿过了浩大的雨势,拨开了熙攘的人群,来到了我身边。
他撑着伞,笑吟吟地挺立在雨中。
不知是难得一见的欢喜,还是雨天的畅快淋漓,那一刻的心,是欣喜的、激动的。
雨声渐大,我和他出了校门。
我们并肩而行,各自撑着把伞,明明离得不远,但他的声音总会被雨声冲淡。
“世纪,你吃了吗?”他停下脚步,偏过头问我。
我本来是吃好的了,但还是摇了摇头,我跟他说,“还没。”
“那我们去吃饭。”
淅沥的雨声被隔绝在外,室内是轻缓柔和的音乐声。
“世纪,你想吃什么?”
“你点就好。”
他点了几个不同风味的披萨,后来又点了两杯水果茶。
我刚坐车回校,这会儿没什么胃口,披萨没吃多少,只喝了几口冰饮。
“世纪,你看。”
他把手机屏幕转过来给我看。
是一张照片,还是个女孩子。
我看了一会,嘴角扯起一丝清浅的弧度,问他:“这女生是谁啊?”
“我女朋友。”他收回了手机,笑着说,“她前几天跟我表白,我答应了,她很可爱,对吧。”
我点了点头,手指不觉握紧了杯身,脸上扬起的笑容大概比哭还要难看得多。
桌面上的菜肴逐渐变冷,我神色淡淡地用叉子戳了戳盘里的披萨。
大抵是觉得我情绪不高,或是彼此的心思都不在这顿饭上,他抽了几张纸巾给我,让我先坐在这里等,他去付款。
“一起去吧。”
我擦完嘴起身,留下满桌只动过几次筷子的餐盘,那杯他帮我点的水果茶,几乎还是满的。
难得见一面,我不想这么快就跟他分别。
我收拾了下低落的情绪,主动邀他到附近玩。
那天的雨就没停过,一直到我们走出地下城,外面还是灰蒙蒙的,雨丝缠缠绵绵。
他的面容,隐在了烟雨朦胧之中。
他陪我回了学校,我本以为他送我到校门口后便会离开。
结果他跟着我走了一路,从校门口到宿舍,再到教室。
回教室的路上,道上有些狭窄,两个人各撑一把伞并排着走,着实有些拥挤。他合起了自己的伞,钻到了我的伞下。
我的伞并不大,平时就我一个人撑,倒是没觉得伞过大还是太小。
这会儿,伞下平白多出了一个人。
伞下的世界虽有些小,却有他。
我愣了愣,还没反应过来,伞柄就落在他手中了。
伞被夺去后,我空出来的手不知如何安放。
他拿着伞的右臂就横在我眼前,我鬼使神差地拽住了他的衣袖。
他察觉到我的动作,没说什么。
我见他如此反应,心里暗自吐了口气。我看了看他的侧脸,拽着他衣袖的五指紧了紧。
性别让我侥幸地靠他更近了些。
就这样,我们共撑着一把伞,一路走到了教学楼大厅。
身着便服的他,站在空旷的大厅,突兀得很。
他收了伞,伞上的水珠有些落在了我头上。他看到后,边帮我抖落发上的水珠边说了声,“抱歉。”
我任凭他继续手上的动作,双眸抬了抬,恰好望进他的眼里。
那天,我在他眼中的世界,看到了小小的一个我。
天色更暗了些,空气中氤氲着雨汽。
明知书搬好了,人也早就走远了。
我却傻傻地站在窗前,看底下人影朦胧。
“纪世,刚在你旁边的那高个子谁啊?”有几个比较要好的同学看到了我和他雨中共撑一把伞,两人离得很近,便都好奇地跑过来问我。
“朋友。”我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回答,“只是朋友。”
很久之前,我心里早对我和他之间的关系有了定义。
我们是朋友,也只会是朋友。
那次见面后,直至现在,我都没再见过他。
19年的年末,他再一次来到一中,仍是在元旦前几天的假期里。
只是,我们没见到面,我错过了他。
当时的他,应该在门房处等了好久吧。
我是在夜自修下课的时候才看到他发来的信息。
搁置了三四个小时,放在铁架上的那温热的奶茶早就冷了。
我小心翼翼地捧着纸袋,于我而言,纸袋里装着的,不仅仅是一杯奶茶,一盒明信片,这里面,还放着他送我礼物的一片心意。
那晚,我第一次拨通了他的电话。
那晚,我第一次跟他聊了这么久。
那晚,我第一次亲口说出了晚安。
真的很庆幸,我们的关系没有因长久未见而疏远。
新一年的元旦,我是回家过的。
元旦那天,他已经回了学校。
高三的学业繁重,他也没带手机。
我原本是想着等他回家后再发微信给他。
只是,他在元旦当晚,给我发了消息。
他说他偷偷带了手机,说想跟我一起跨个年。
我当时又意外又惊喜。
我跟他聊了好会儿,他跟我说晚点叫醒他,他先睡会儿。我答应了他,却没叫醒他。
隔天他还得上课,我也有意地,没去打扰他。
一起跨个年。
有这份心意就足够了。
午夜十二点整,我发了一条语音给他。
同一时间,我那长年空白的朋友圈也难得更新了动态。
我在朋友圈发了一段话——
长久不见,甚是想念。
老朋友,新年快乐。

其实我的名字是纪世,自我们上了高中,他就一直叫我世纪。
我们两的家离得很远,三十多公里。
可是,这并不是我们长久不见的原因。
距离不是问题,阻碍着我们的是时间。
我们拥有的自己的时间并不多,更何况,我们的时间一直错开。
我偶尔会想,如果我哪天跑去他家找他,他会不会刚好在忙,我会不会打扰到他。
我只能在公车经过他们校门口时,暗暗地问自己,他现在回学校了吧,他现在应该在教室里学习了吧。
其实,能经过他的世界,也挺好的了。

【后记】
我十六七岁的青春,很平淡。就像一滩死水,毫无波澜。
我一直喜欢着一个人,可我只会偷偷埋藏,从来都不敢声张。
我喜欢他。
我不会让他知道,我喜欢着他。

全网影视免费看,点我观看

原耽全网资源1万部,点我了解

更多原耽同人文阅读
看完文章的你,是不是应该打一下卡呢?坚持每天打卡,养成健康好习惯,得原耽币换精美原耽周边。月榜打卡次数最多者可以免费邀请进入原耽家庭微信群哦!

非要我哭着求你,你才肯点在看么?

新浪微博:原耽家庭。欢迎各位小可爱关注。

会员登录
获取验证码
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