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耽

伪装学渣:今早儿,贺家那姑娘被陛下踹下了龙榻

发表时间:2021-03-15 13:25作者:原耽家庭
推荐1:关于推出原耽家庭原耽实体书及原耽周边奖励的通知!
推荐2:原耽题王争霸等你来争霸
推荐3:进入原耽家庭微信群唯一入口

文:晚来

“叮!您的小可爱已上线!”脑海中突然响起电子声来。
贺朝觉得自己应该是绑定了那小说里才有的系统,虽然有些难以置信,不过他神色依旧如常,笑得仍旧轻佻,说道:“小统儿,别自作多情,我家小朋友才是我的小可爱。”
“哎呀呀,亲亲,我是蜜月旅行社的员工,编号0314,这边检测到您对您爱人的爱意值已破表,旅行社特地为您和您的爱人提供了一个豪华蜜月套餐。”
“蜜月之旅?”
“对滴,亲,我们旅行社还专门为您配置了系统,也就是我0314,将带着您和您的爱人穿梭三千小世界。
第一个世界,东之王朝,东尧国,传送完毕。
亲,祝您旅途愉快!”
贺朝穿越了,穿到了一个不存在于中国历史的王朝。
京城的街道下着小雨,行人撑着各色的油纸伞走在朦胧烟雨中。
贺府大门紧闭着,门内,贺夫人步履匆匆地往西苑赶去。
“姑娘,小心些。”
贺朝看着眼前古色古香的房间,还有身边人的服饰,愣了愣。
姑娘?谁?
“姑娘,您这是怎么了?是头还晕吗?”有侍女站在贺朝床榻前问道。
贺朝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他看了看自己,长发,长裙,什么鬼?!
还姑娘?!
“没事。”贺朝摆了摆手,又在脑海里用意念说:
“小统子,出来!解释解释下,现在到底是怎样?”
“亲!”
“别叫亲,请叫我贺朝夫斯基,谢谢。”
“额……”系统消音了几秒,才出声道:“好的,宿主。这边先给您输送记忆,还请做好准备。”
“您现在的身份是贺府的独生女,贺昭。您的父亲是一代商贾,贺家富可敌国,且您的母亲是皇亲国戚,身份显赫。”
“等下,独生女?我他妈是个男的,你……”
“还请宿主先接收记忆,关于人物的设定,这些都是世界的安排,您到后期可自行恢复身份。”
“噢。”贺朝又想起自家小朋友,他问系统,“谢俞,知道吧?”
“当然知道,亲,谢大人是您的爱人,这边的资料都有显示。”
“那他现在在哪里?”
“十分抱歉,宿主,系统不能泄露您爱人在这个世界的信息。
叮!发布任务——找到您的爱人。
宿主,您需要靠自己找到您爱人,寻找过程可借助外物。”
“知道了,跪安吧,小统子。”
贺朝半躺在贵妃椅上,他撑着下巴,思索了许久。
“姑娘,夫人来了。”侍女走上前往贺朝身上披了条毛毯,她低眉着跟贺朝说。
“嗯。”贺朝还在神游,压根儿没听清侍女说了什么。
眼前有阴影落下,贺朝抬眸,一个雍容华贵的妇女站在跟前,提着他的手臂,细细打量了一会。
那贵妇伸出手,想去摸贺朝的脸,不过被贺朝避开了,伸出的手缓缓垂下,贺母心疼地喊着:“昭昭,昭昭,幸好你没事,可担心死为娘了。”
根据记忆,眼前的这个贵妇,是贺昭的母亲,按理说,贺朝现在得唤她阿娘。
只是,他开不了这个口。
贺朝沉吟片刻,才抬起眸,说道:“…我没事了,您可以不用再担心了。”
“昭昭,是爹和娘对不住你,害你受了苦,都是阿爹阿娘的错。”
贺朝知道贺母在说什么。
贺朝自幼身体孱弱,又多灾多难。当时空灵寺的沉静大师便提议将贺朝当做女儿娇养,也因此有了后来的贺昭。
只不过,贺朝虽然平安地活到了现在,但是因为变成了女孩子,他也时常会被其他同龄人欺负,会被他们说不男不女,人妖,变态……
这次,便是因为安定侯的小世子失手将贺昭推下了湖中,这才使得原本的贺昭意外溺水,救上来后又受了风寒,昏迷了多日。
直到今日,才得以醒来。
“昭昭,怎么了吗?可是身体又不适了?”贺夫人见贺朝又走神,她抬手碰了碰贺朝的额头,“陛下在上早朝时突然晕倒,你外公进了宫为陛下诊治去了,我方才已派人去跟你外公说一声,让他尽早回贺府来为你查看一番。”
“嗯。”贺朝看了贺夫人一眼,欲言又止的,“那个……我什么时候可以恢复男儿身啊?”
果然还是喊不出口啊。
“大师说是最好等到你弱冠之时。”
“噢。”原主现在才十八岁左右吧,他难不成得穿两年女装,这是什么人间疾苦啊!
md,好想小朋友。
“不准在我头上绑俩丸子,不准插头饰上去,不要这条裙子,也不要那件……”
“姑娘,这是最后一件衣服了。”侍女神色为难地捧着衣服。
“算了,去帮我找套男装来吧。”贺朝拿起梳妆台上一条浅蓝色的发带,随手给自己扎了个高马尾。
“姑娘可是要出门?”
“嗯。”要去找小朋友,想他了,想快点见到他。
“哦,对了,相然姐姐,麻烦你去书房里帮我把书案上那叠纸拿过来,谢谢。”
“姑娘可折煞奴了。”相然欠了欠身,笑着道:“奴这就去拿过来。”
贺朝将衣领整理了下,然后抱着一沓纸张,大摇大摆地准备出门。
“姑娘,且慢。”相然身后跟着俩侍卫,她走到贺朝几步远的地方停下,说道:“夫人吩咐侍卫大人跟着您出府,好一路保护您。”
“不用了。”贺朝果断地拒绝了,他可是要出府去干件大事,而且这事还不能让旁人知晓。
“不让人跟着?那怎么行呢?”
“要不就相然姐姐跟我出府吧?”贺朝笑吟吟地说着。
相然无奈,只能应了一声,“奴知道了。”
贺朝先去当铺换了些碎银子。
街上人来人往,摆摊的吆喝着叫卖,小孩们嬉闹欢笑,好生热闹。
贺朝找了几个不识字的乞丐,雇他们把纸张粘贴在城中各个角落。
待事情都做完,他又在集市里逛了大半天。
“走了,回府。”贺朝慢悠悠地转了转扇柄,他恣意而张扬地笑着,活脱脱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
春日将至,京城的花开得烂漫,一张张寻夫启事传得满城尽是。
“陛下,这人实在是目无王法,胆大妄为,臣已下令全力调查此事,不日定将那贼人缉拿。”
“不必了,找到此人,跟朕通报一声便行,不必将他缉拿。”
谢俞看着桌案上的宣纸,潦草字迹,写得跟鬼符似的,怕是没几个人能看懂纸上的内容。
偏偏纸上“谢俞”两字格外显眼,让人禁不住深入研究这纸上写的内容。
还寻夫启事呢,贺朝这傻逼。
“陛下,太后娘娘在殿外侯着。”
“让人进来吧。”
“是。”
身着明黄色龙袍的谢俞端坐在龙椅上,容貌昳丽,冷峻的面容不怒而威,颇有久居上位者的风范。

“皇上,这纳妃一事,可不能再拖了。哀家觉着贺家那姑娘娴静纯良,倒有几分母仪天下的仪态。”
“儿臣近日国事繁忙,抽不开身来,这纳妃什么的,就暂且搁着吧。”
“既然皇上忙,那就由哀家来操办这些,到时皇上再出面便行。”
“儿臣自有打算,就不劳烦母后了。”谢俞还是拒绝。
开玩笑,纳妃,纳个屁!
“哎哎哎,不劳烦的,絮言,把画幅拿过来。”
“是,太后。”絮言拿了几副画卷,低眸走上前。
“都打开,皇上看看有哪家姑娘合眼缘的?”
几个宫人将画卷一一展开,画中人栩栩如生,一肌一容,尽态极妍。
谢俞垂眸处理着奏折,就没抬过眼。
“第一幅是沈家嫡女沈相宜,第二……这幅是贺家姑娘贺昭。”
“谁?”谢俞以为自己听错了,他抬眸,定睛一看。
有被吓到。
这他妈就是贺朝本骚。
不过姑娘……
谢俞表情有些一言难尽。
太后见谢俞突然应声,她想了想,扬起了一个比的傍晚的夕阳还要更灿烂的笑容,她笑容可掬地说着,“皇上,这是贺家姑娘,贺昭,哀家就知道皇上会喜欢这姑娘……”
“传他进宫吧。”
“哎!李侍德,听到没,快传令下去,”万年铁树终于开花,太后简直欣喜若狂。
皇帝这是对人一见钟情了?!哎呦呦,太后觉得自己的嘴角已经不见了。
贺朝被人带到宫门的时候还是处于懵逼状态的,这皇帝没病吧,这时候宣他入宫,傻逼一个。
贺朝愤懑地想着。
害他连饭都没来得及吃完。
“参见太后。”贺朝弯身行了个礼。
“起来吧,来,走近些,让哀家看看。”
“是。”贺朝依言抬起了脸。
幸好0314有给他弄了个变声的,他也用不着掐着嗓子嗲着声音说话。
这身形倒是高挑。太后暗戳戳地想着。
皇帝可真会挑人啊。
“来,昭昭,坐到哀家身边来,你可用过晚膳了?”
“回太后的话,还没。”
“那不妨留下陪哀家一块用膳?”太后半眯着双眼笑得。
“嗯,多谢太后。”
这太后真懂人情世故。
饭后,贺朝又陪着太后去御花园走了几圈,美曰其名赏月,实则为消食。
“皇帝现在还在处理政务,哀家待会再带你过去。”太后牵起贺朝的手,轻轻拍了拍。
“是,太后。”
要见皇帝啊,讲真,他现在只想见他的小朋友。
嗷,(⋟﹏⋞),好想小朋友。
“统子,能给个提示吗?”
“不能的哦,亲亲。”
“噢,那还请这位同志圆润地下线。”
要你何用,哼。
“太后,贺姑娘,陛下有请。”李侍德半弯着身道。
“看来皇帝是忙完了。”太后笑意满面,“哀家还有点事,不能陪你去了,昭昭可以自己去吧?”
“可以的,太后。”贺朝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
真烦。
“陛下,贺姑娘来了。”
闻言,谢俞抬眸,视线在殿内转了一圈,没见着人,他皱了皱眉,冷声问道:“人呢?”
“回陛下,奴让贺姑娘先在外头侯着。”李侍德见谢俞神色不愉,忙道:“奴这就将姑娘请进来。”
“嗯。”
贺朝被人领进殿内,他低着眸,行了个礼,“参见皇上,皇上吉祥。”
谢俞坐在书案前,嘴角忍不住抽了抽,这声音,简直绝了。
“咳,起来吧。”
哎,这声音,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呢?
“谢陛下。”贺朝抬眸偷偷瞟了一眼座上的人。
没看清。
视线被灯盏挡住了,又不能大大方方地歪下头,好将人看清。
“贺朝。”
“在呢,陛下。”
“噗嗤。”谢俞实在是忍不住了,他从座上起身,走到贺朝跟前。
“贺姑娘,抬头,看看我是谁?”谢俞挑起了贺朝的下巴,笑脸盈盈地望着他。
贺朝看清了来人,惊喜地瞪大了双眼,几乎是瞬间,他张开手臂抱住了谢俞,激动地说道:“老谢!我可算找到你了!”
“得。”谢俞扒开他的手,“殿内还有人呢,下来。”
“都退下吧。”
宫人们面面相觑,惊讶不已。
陛下和贺家姑娘,很早就认识了吧?
“都麻利点,赶紧走。”李侍德很有眼色地将殿门阖上了。
可不能耽误了陛下的好事。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老谢,我好想你啊!”
“知道了。”谢俞将贺朝从自己身上扒下来,“别老挂我身上。”
“叮!任务完成!”系统的提示声在两人的脑海中同时响起来。
“什么任务?”谢俞疑惑地问。
贺朝揽了揽谢俞的肩膀,回道:“找你的任务。”
“统子,现在任务完成了,之后呢?”
“之后两位只需在这个世界度过一次美好烂漫的蜜月之旅便行了。”
“跪安吧。”
贺朝问完便让系统进入休眠状态。
“小朋友,坐下,让哥来跟你说清这些。”
“……”谢俞轻轻挑了下眉,“把声音换回来先。”
“噢,差点忘了。”
“如此这般……懂了吧,小朋友。”
“嗯。”谢俞又问:“那么,在现代,我们还算活着吗?”
“当然还活着,现代的一切都静止了。这次的旅游我们就当做是一场梦,梦醒了,现实依旧会在。”
梦醒了,现实依旧会在。
是吗。
“哥,这是蜜月旅行。”
“我知道啊,怎么了?”
“我现在的身份是皇帝,而你,可是贺府的独生女。”
“怎么?陛下可是要民女今晚侍寝?”
说罢,贺朝便欺身而上,吻上了谢俞。
殿内的烛火轻晃,两人相拥而眠。
翌日,枝头上的鸟儿一展歌喉,打破了清晨的寂静。
“贺朝!”
“嘭”的一下,伴随着一声“哎呦我去”,惊醒了侯在殿外昏昏欲睡的一众宫人。
因为贺朝那一声叫唤,宫里的人都知道了——今早儿,贺家那姑娘被陛下踹下了龙榻。
“陛下!”
“无事,进来吧。”
“陛下,昭昭腰有些痛呢。”贺朝拉过谢俞的手,搭在自己腰子上。
谢俞翻了个白眼,在他腰上拧了一把,“闭嘴!”谢俞瞪了贺朝一眼。
宫人们站在一旁,皆抿唇轻笑着。
谢俞上完早朝便回御书房拟旨,“你确定要当这个贵妃?”
“嗯,我总得先有个名分留在你身边。”再说了,只封妃的话就不用举行大典,他可以直接入宫陪小朋友。
“那好吧。”谢俞将玉玺递给贺朝,“自己盖章。”
“陛下,今日这诏书一下达,臣妾是否今晚就能侍寝了?”
“贺朝你脸呢?”
“在这呢。”贺朝将脸往谢俞的方向凑了凑。
“……”
谢俞觉得没眼看了,只留下个潇洒的背影给贺朝便走人了。
某日春暖花开,风和日丽。
“陛下,关于那贼人,臣查到了些蛛丝马迹,这些宣纸乃贺府所特有的……”
“知道了,不用再查了。”
“臣斗胆,这是为何?”
“人,朕已经抓到了。”
后来的后来啊。
帝后大婚,十里红妆。
贺朝提前恢复了男子身份,谢俞也不当皇帝,他将皇位传给了自己名义上的皇兄。
自己本就不是治国理政的料,如今退位,跟贺朝去浪迹天涯更实在些。
“哥,还去下一个世界吗?”
“小朋友怎么想?你想去吗?”
“其实都无所谓。”
“怎么就无所谓了?在不同的世界,世界背景可大相径庭着呢。”
“因为是跟你一起。”所以去哪个世界,都无所谓。
“小朋友,不管到了哪个世界,不管经历多少个世界,我所爱的,至始至终都只会有你一个,你是最初,也是最后。”
三月十四,终于等到了小朋友的生日。
“老谢,走,哥带你去个地方。”
贺朝带着谢俞到了一家璞玉铺。
前些天定制的白玉指环,今日刚好可以拿货了。
“小朋友,生辰快乐呀!”
世上最好的小朋友,往后的每个世界都会有戒指,每个世界都会有贺朝陪着一起。

全网影视免费看,点我观看

原耽全网资源1万部,点我了解

更多原耽同人文阅读
看完文章的你,是不是应该打一下卡呢?坚持每天打卡,养成健康好习惯,得原耽币换精美原耽周边。月榜打卡次数最多者可以免费邀请进入原耽家庭微信群哦!

非要我哭着求你,你才肯点在看么?
会员登录
获取验证码
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