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耽

原耽:你要回来啊,我还在等你

发表时间:2021-03-10 20:15作者:原耽家庭
推荐1:更多原耽同人文阅读
推荐2:原耽题王争霸等你来争霸

文:齐祁

他们一共见过三次面,一生,就三次。却不可避免地交织在一起,在这战火纷飞的时代,有过那么一段铭记于心的刻骨的记忆,哪怕只是一个人。
.
第一次见面,沈辞是被抬着到白初面前的。
躺着,还睁着眼睛。满身的伤痕血污,却依旧遮不住他的气质,他看到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孩子穿着墨绿色的大衣,愣了一下,原来还是个小孩子。
“小孩子”白初看到又抬进来人,随手指了指帐篷角落里的空位:“放那吧,辛苦了。”声音清洌好听。
抬担架的两个小兵,互相对视一眼,迅速地将担架放到白初身边,一个小兵悄悄凑到白初耳边:“是沈军官。”随即以他们平生最快的速度……溜了。
白初皱了皱眉,转头看自己身后担架上的人,猝不及防撞进那双眸子。
“你怎么睁着眼。”
两人对视了半天,白初尴尬地挪开眼。
“睁着眼不是很正常吗?”沈辞细细打量着白初,他以前没受过太严重的伤,也就没见过他们这个营里的军医,以为是个中年男人,长着胡子带着眼镜穿白大褂的那种,结果是个小……啊不,应该算是少年吧。
白初没再理他,利落地帮面前这个伤员包扎。他嘴里咬着绷带,绷带另一头顺着他的脖子垂下。在白净的绷带衬托下,他的皮肤依旧显得苍白。
沈辞咽了咽口水。
等白初帮面前这个人处理完伤口,才回过头来,认真地看着沈辞:“能睁眼的,不会送到我这里来。”
沈辞还想问会送到哪里,又觉得这个问题有些智障,便也作罢。
白初有些苦恼地看着沈辞,犹豫了半晌,蹲下,抓着担架的两边就往角落的空位拉。边拉还一边嘟囔着麻烦。
这里的地板自然是坑坑洼洼的,担架在这上面抖啊抖,忽而颠簸一下,沈辞的伤口一下子撞到边,疼得他倒吸一口冷气。
“撞到哪了?”白初连忙停下手中的动作,急急忙忙地帮沈辞查看伤口。
男孩子的手指冰冰凉凉的,小心翼翼地帮他解开之前匆匆缠上的绷带,血已经凝固,旧绷带黏在伤口上,白初一点一点把绷带撕开,抬头看到沈辞死死咬着牙,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心疼,也还是轻声安慰:“忍一下,很快就好。”
帮沈辞清洗完伤口,白初突然有些好奇:“沈军官,这次打什么仗怎么连你都受伤了?”
沈辞嗤笑一声:“能打什么仗,跟那堆无耻的日本鬼子打呗。”
“哦……
.
第二次见面,是在营中狂欢宴会。
这是个少有的正式的宴会,至少对于这个在边关不是打仗就是准备打仗的营是。
营里打了胜仗,敌人暂且不敢妄动,经过上头的允许,宴会总算是办起了了。
白初酒量不好,被那些士兵灌了几杯,头已经晕晕乎乎的,早早回了帐篷。
外面人声嘈杂也睡不着,白初索性就搬了个椅子,坐在门口,看着外面狂欢。
今天天气不错,星光点点。常年劳累有了这发泄之地,士兵们都很放肆。
他眼神在众人中游走,他其实不知道自己在找什么,但心中总觉得有个目标,那是他一生的港湾,他的归宿就藏在那人群里。
喧嚣渐渐平静了,今夜过后,又会恢复随时准备打仗的日子。
白初收拾了下,下意识往外面看了一眼,心中莫名有些失望。
就在他准备睡觉时,从外面探进一个脑袋。
“沈军官?”
沈辞听到白初叫他,不再遮遮掩掩,嘿嘿笑着走进来。
“沈军官来我这做什么?”
沈辞没理他,张开双臂,盯着白初的眼睛…要抱抱:“我想抱抱你。”
白初:?
沈辞喝醉了眼睛依旧干净,那双仿佛宝石的眼睛就这样看着白初,白初差点就同意了。
“沈军官你喝醉了,先在这坐一下,我去做醒酒汤。”白初把他摁到床上,起身去熬醒酒汤。
“我想抱抱你。”
白初还没站起来,就被沈辞一把拽进怀里,他立马被淡淡的酒气包围。
白初整个人僵住了,靠在沈辞怀里,轻声道:“乖,先放开我。”
沈辞把头埋进他的胸口,蹭了蹭:“好舒服啊。”
白初顿时被他蹭的没脾气,软在他怀里。
沈辞见白初没再抗议,便当他是默认,得寸进尺地顺势将他压倒在床上,唇覆上他的唇。
一开始小心翼翼的,生怕弄疼了男孩子,到后来酒意上来,吻不再那么收敛,把白初亲的迷迷糊糊,本想就此打住,谁料白初舌尖轻轻碰了碰他的。
……
------纯洁分割线-------
……
外面巡逻的士兵路过军医帐篷时,似乎听到了一些不得了的声音,心中摇头,没想到军医文文静静的,竟然是这样的人。
他转了一圈又回到这个帐篷旁边,忽然反应过来他们军营似乎没有女子,那叫声……是军医的。他好像又听到了沈军官的声音……最终这个士兵选择性失聪,面无表情地从帐篷路过。
第二天早上。
沈辞很早就醒了,也不起来,就静静地看着身旁的人。白初一睁眼就撞进那双眼睛里。
沈辞低低笑了笑,起身在他嘴上啄了啄:“我去帮你请个假,累的腰疼了也不知道请假。”
白初怒瞪了沈辞一眼。
沈辞走到帐篷门口,突然回头,眼中是白初从没见过的认真:“等战争结束,我就回来娶你。”
白初愣了愣,随即眉间泛起点点笑意:“好,我等你。”
.
战争未必会结束,但他是真的回不来了。
盖着白布的尸体搬到白初面前时,他整个人都不好了。抱着心中仅存的一丝侥幸,慢慢掀开白布。
是他。
说来可笑,他们总共见过三次,就这么少的机会,沈辞有两次是被抬着进来的,有一次还是闭着眼的,更过分的是他不睁开了,连心爱之人的最后一眼也没看见。
或许崩溃就在那一瞬间。
白初猛地掀开整条白布,轻轻地抚摸着这张日思夜想的脸庞:“你怎么能失约呢……”
那张脸很冷冽,就如他平常,就像只是睡着了。
但他醒不来了。
外面的光透进来,一个小小的东西反了一下光,这束光照亮了白初。
“他没带戒指的,我记得的,他没带戒指的!”
旁边一个士兵犹豫了半天,开口:“那个……”
“你闭嘴!”
这不是他,他肯定会回来的,肯定会的。
“你怎么那么不小心啊,找替身也要找像一点的啊……”白初又哭又笑吓坏了其他人。
你要回来啊,我还在等你。

原耽全网资源1万部,点我了解

看完文章的你,是不是应该打一下卡呢?坚持每天打卡,养成健康好习惯,得原耽币换精美原耽周边。

非要我哭着求你,你才肯点在看么?


会员登录
获取验证码
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