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耽

当原耽各家受生病时

发表时间:2021-02-17 20:38作者:原耽家庭
小可爱今天打卡了吗?点我打卡
刷刷小视频,领现金红包
原耽题王争霸,我怕你不行!

文:星沉岳

#《伪装学渣》朝俞 晕倒俞
  谢俞最近手术安排的很紧,贺朝也忙着各种应酬,没有那么多时间关心小朋友。因为作息不规律,万年不生病的谢俞病倒了。
  晕眩在撞击着大脑,伴随着的头痛强迫着自己四肢发软,眼前仿佛没有对焦的相机模糊不堪,随即眼前一黑贴在冰冷的医院地板上。
  恍惚间似乎自己被贺朝抱起,然后焦急地对自己喊着。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扎着针管的手被身边的贺朝紧紧握着,无力发酸的身体滚动着安心,贺朝觉察到谢俞在动,眼圈下意识地发红。
  贺朝伸手去撩谢俞微微被汗水漫湿的碎发。谢俞的皮肤发烫,白皙的肤色浸在有些病态的红里,眼睫微垂,很难不让人垂怜。
  贺朝看得出有些生气,疲惫到声音都有些陌生地说:“怎么这么不听话,自己还是学医的都不会爱惜身体。好好休息,哥去给你买粥,你现在要吃清淡的。”
  “等等,哥。”谢俞嘶哑着喉咙,有些不知所措地说。然后吃力地拉着贺朝的手,缓慢又有些困难地把滚烫地唇瓣覆在贺朝的脸颊,“以后我保证好好吃饭。”

#《撒野》飞丞 犯胃病丞
  半夜的时候,蒋丞觉得身体越来越冷,肚子里仿佛住着个不停搅拌的绞肉机,只好努力地把枕边的顾飞搂紧。迷迷糊糊睡了一阵痛感反而更加强烈,颤抖着把自己蜷缩成一团。
  顾飞只觉得自己被搂得有些窒息,透过窗帘缝隙的微光看到蒋丞痛苦的模样,被困意笼罩的自己瞬间变得清醒。
  “丞哥?”顾飞干脆地把蒋丞架在自己的后背,到卫生间再像易碎品似的把蒋丞放下。
  蒋丞后背的汗渗过睡衣浑身湿漉漉的,身体一会冷一会热,此时露出憔悴的煞白。在卫生间捂着肚子上吐下泻,连胃部酸水都呕出来了。一阵呕吐过后身体仿佛都被抽干,连脑子都有些空得发晕。
  蒋丞的呕吐声也撕扯着顾飞的心,让顾飞仿佛和此时痛苦的蒋丞感同身受。
  家里有胃药。顾飞暴力地扯开装胃药的纸盒,倒出两粒端在自己骨节分明的手里:“丞哥,张嘴。”
  蒋丞抬起头,喉结滚动,往日英气拽酷的脸平增出一丝病态柔美。泛着潮红的唇缓缓张开,乖顺地让顾飞投喂胃药。
  吃完胃药果然好了很多,蒋丞终于有力气用沙哑的声腔开口:“操,怕不是晚上吃的外卖不卫生。”
  顾飞手肘抵在蒋丞的背脊后,嘴角浮出淡淡的笑意:“嗯,以后别吃外卖了。我一天三餐都做给丞哥吃。”
 #《AWM绝地求生》祁炀 发烧炀
  正值换季时节,一阵流感悄无声息地席卷魔都,于炀小队长也不幸中招了。
  熹微的光倾泄在于炀的床上,凌乱的被褥里缩着浑身通红的于炀。烧到快三十九度的于炀居然还涌动着起床练习的念头,愣是被祁醉又亲又抱按在了床上。
  发烧的于炀睡眠更浅,祁醉再轻微的开门声也把他惊醒了。
  “醒了?喝点水,虽然不爱喝水也喝点吧,就着药吞了。”祁醉一手端着刚接满热水的水杯,一手肘关节压在床板上。
  眼前的于炀侧脸躺在床上,金发肆意地斜垂在脸颊,平日的眼角泛着微红,湿漉漉的眼睛像一只无辜小鹿。尽情散发着诱人的风情。
  祁醉再怎么不是人也不会对生病的小队长下手,但也不自觉地把于炀半搂半抱地拥在臂弯里,给予生病的于炀足够的安全感。
  “队...队长,别搂着我,会传染给你的。”于炀乖乖地抿了几口水,埋在祁醉肩膀的脑袋不舍地移开,小声嘟囔着。
  祁醉依依不舍地和于炀分离,把整个人塞进被窝里,边边角角也仔细地掖好。反手摸着于炀柔顺的金发:“也怪我,下次睡觉一定要盖好被子知道吗?我们小队长一定要健健康康的。”

#《破云》严江 发烧停
  头重脚轻的别扭感涌上心头。耳垂发出隐隐的滚烫,可体内却是莫名的冷。
  “严峫,我好像发烧了。”江停眼神迷离地凝视着天花板,再不能入眠。
  严峫对“发烧”字眼格外敏感,顺手覆在了江停的额头上,灼热的肌肤让他不自觉地把手缩回去。脸上露出焦虑到不能掩饰的神情:“是那里发炎引起的发烧吗?”
  “应该不是,可能工作累到了吧。”江停侧过头,虚弱的声音伴随着娇喘掠过耳边。
  严峫心疼地抱住自己的媳妇,自言自语道:“什么破警校,把我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媳妇给累发烧了!......媳妇你先松开我,我去看看家里有没有药。”
  江添早就闭上了眼,听到这句话慢吞吞地松开了紧抱着严峫腰的双手。
  家里没有备用的退烧药,严峫急到跳脚。
打电话叫私人医生人家现在又在休息,严峫只好先拧干浸湿水的冷毛巾敷在江停的额头,半夜不舍地和自己生病的媳妇告别驾车买药。
  生病的人都格外脆弱,严峫去买药的这一段时间,孤独感简直要填满江停的心房。好在额头上毛巾的冰气沁入身体,散发着严峫的气息,弥补着内心的孤独不安。
  江停一下一下摸着额头的冷毛巾,仿佛安全感在渗透进自己的身体,再次安稳地睡着了。
  “江停,媳妇,起来一下。”严峫的声音让江停以为是梦萦,是幻听,当睁开眼睛查看声音来源时,江停虽然没有说话,可是心中还是有按耐不住的欣喜。严峫终于回来了。
  瓷勺和盛着中药的瓷碗发生碰撞,清脆的敲击声映入耳底。瓷勺贴近江停的唇瓣,喉结一滑就知道吞了下去。
  碗里的中药不知觉地见了底,药效可能没有那么快,可严峫还是摸了摸江停的额头,比最开始已经降温了很多。
  严峫总算可以再次抱着自家警花睡下。
 【全文共两弹,未完待续】

原耽全网资源1万部,点我了解

你是人间正道,你是世界中心

伪装学渣:贺朝,你X的是不是有病?

点我免费观看全网影视剧,不要VIP!

阅读更多原耽同人文请点击此处,支持留言


非要我哭着求你,你才肯点在看么?


会员登录
获取验证码
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