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耽

天官赐福:哪有,哥哥喜欢就好

发表时间:2021-02-16 20:19作者:原耽家庭
小可爱今天打卡了吗?点我打卡
刷刷小视频,领现金红包
原耽题王争霸,我怕你不行!

文:晚灯望屏

清晨一早,谢怜便从床上醒来,身旁仍是那个俊美少年,眉目舒展着,给人一种平静祥和的美,然而,这只是表面现象。

谢怜微微起身,动作轻盈,似怕弄醒那个少年,不过还是被抓住了

“哥哥,起这么早,是要做什么?”少年懒洋洋的问的

“还早?不早了,我要去处理一下祈愿了,三郎也莫要偷懒了。”说吧顺手拉了他一把

“好吧,那哥哥是要去哪?捎上三郎可好?”

“去....沙漠?”

“嗯?”三郎挑起了一边眉,“那就去看看吧”

“等下”

“等什么?”

“等你先把衣服穿好”

“好吧好吧,都听哥哥的。”说罢花城笑眯眯的把衣服随手一披,然后掏出两个骰子,一手放在门边,一手牵着他

“缩地千里开”

两人一出来,便是一阵狂风,卷起一阵沙石,模糊了视线,待到视线清明开阔之后才发现,这是一个沙漠小镇,街上的人行得极快,仿佛十分不耐烦,谢怜扫了一眼,最后在一个茶坊坐下,找老板问了一下当地的情况

“请问这是哪?为什么都没有看到几栋民宅?为什么每个人的脸色都这么匆忙?”

老板沏了一壶茶,悠悠道:“这位客官你有所不知,这里名叫白祁镇,不过来这里的大部分都不是来住宿的,而是来做买卖的,又因为天气不好,所以极少有人住在这,再加上附近劫匪强盗众多,所以不敢多停留”

谢怜若有所思到,“那附近有没有什么妖魔鬼怪之类的?”

“有,听说沙漠里有一只老妖怪,每次都会气风沙将路过的商人卷入一个漩涡之中,没人能逃的出来”

“无人生还?”静默了一阵的花城问到

“是啊,都没听说有人活着出来的”花城一挑眉,不语。

“多谢老板了,那这下先行一步,去会会这沙漠老妖”谢怜笑道

“哦好的,道长小心”

目送玩两人离去后,老板看了看桌上分毫未动的茶,不语

谢怜和花城走在沙漠之中,谢怜说到“当时祈愿应该就在这附近,为何没有人影,我们这一路走来也没见到有商队行过的痕迹”

“别的不知,但那老板肯定有问题”三郎在一旁抱臂悠悠道“不是同伙,就是有内情”
 “嗯,距离我接到祈愿没过多久,应该就在这附近,三郎也无收获?”

“别说人了,鬼影子都没看到”

谢怜哭笑不得,哪只鬼敢在鬼王眼皮子地下买卖,跑都跑不赢,估计继续留在这里也没收获。

“哥哥,前方不远处有人来了,我们不如问问他们”

“也好,不过你得伪装一下,不然我估计那只鬼不会轻易露面”

说罢,一转身便看到一个白衣素素的少年伸这个懒腰,然后漫不经心的把手放在谢怜肩膀上,弯腰,扭头,问到

“此行匆忙,哥哥似乎还没有说我的奖励呢”

谢怜听后,瞬间感觉脸上滚烫滚烫的,清咳一声,用一个比较平静的语气说到“那,就赏你一天不用写字。”

花城听到笑眯眯的答到“好,不过那一天可以干啥呢?”看他半假半认真的若有所思表情,谢怜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过了一会,那个商队就逐渐走了过来,看到烈炎下的两人,停了下来,带头的那个男人看了一眼,试探性问到“两位可是迷路了?”

“是啊,敢问道友可否载我们一程?”

那人看了一下后面的骆驼车队,“你二人若是不嫌弃,可挤在坐在那最后一头骆驼上”

“多谢道友”

待两人都安全坐上之后商队又重新出发,一路上除了骆驼的叫声之外,没有任何声音。

“哥哥,来对了。”花城紧紧搂住谢怜的腰,将头靠在谢怜肩膀上,低声到,那声音低沉动听,一点残留这余热的气随风飘到谢怜脖子上,再在脸上蔓延开一片晕红,不小心分了一会神。

过了一阵,他们就到达了另一个小镇,这个小镇比起之前的白祁镇要热闹的多,人来人往,不少人欢声笑语,不过也并没有许多民宅,多的倒是勾栏之类的娱乐之地,那领头人将他们带到一间客栈,似与老板相识许久,将骆驼安置好后便走向谢怜他们“两位小哥不如和我们一起留宿在这客栈内吧,我与这的老板熟识,说不定可以少你们点钱”花城听了后挑了挑眉,不语

“那就多谢这位道友了”谢怜笑到。

看天色还早,于是二人打算到街上转转

“哥哥,看”谢怜闻声望去,看到一个老人在街头卖着糖画,稳而快的画完一只兔子,旁边蹲着一个小女孩,她的头埋在双臂之间,看不清是什么神色,但是身体在微微颤抖,大概,实在哭吧,旁边是一个落地了的小糖兔,原本金黄的糖色也许是在风中待太久,逐渐变得浑浊

“哥哥想吃?”三郎看了看那糖画摊子

“啊?不是,我在看那个小女孩,给我一种奇怪的感觉。”

“哦,原来如此,原来是我错意哥哥了,三郎可真是愚笨。我还想着把这个摊子买下来呢!”看着他委屈的样子,谢怜哭笑不得,仿佛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又偏生长了张这么令人爱怜的脸,“不。。不是,我想吃,真的!不过你也不用买整个摊子,真的”

“真的吗?那就好”花城笑道“那老板来一份糖画”

“好嘞,小伙子,要写字还是要画画”

“要写字吧”

“那你想写什么,把字写在这纸上,我尽量给你们还原”

“这。。。。。。”花城不语,谢怜转过身去捂嘴偷笑,然而还是有一声笑声漏了出来,花城也转过身去,拍了拍谢怜颤抖的肩膀,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警告道“哥哥。。”谢怜马上止住了,一本正经的说道“三郎莫要反悔,是你要写字的”然而在花城提笔之后又忍不住转身颤抖起来

“小伙子,决定好写什么了吗?是旁边这位小伙子的名字?”

为了以防老人家看不懂,谢怜决定自报家门“在下,谢怜”

“决定了,"花怜"”

“????”看着老人一脸懵逼,谢怜也是,不过细想之后就只觉得脸上一片燥热

“这,是姓谢还是姓花?”

“我开钱,姓花”

随后花城便毫不客气的在那纸上画上那两个字,看得老人目瞪口呆,叹气道“惭愧,我竟未见过如此。。”

“如此?”花城亮出了一张金箔

“如此大义凛然,气吞山河(山河破碎)。(兵荒马乱)。(乱七八糟)。(糟心至极)。(极其邪乎)。的字”老人家扶额,而一旁的谢怜的双手早已挡不住那势如破竹的笑声,一声又一声的漏了出来,脸已经由于气流不通而憋的白里透红了。

老人家最终没能模仿出花城的鬼斧之笔,在得到自己心满意足的作品后花城心情颇佳的多付了一片金箔,然后转身将糖画递给了谢怜,谢怜看了看这笔势铿锵有力的糖画,再一瞥那角落里的“鬼画符”,不禁笑了笑“这。。。三郎可真是用心良苦啊”

“哪有,哥哥喜欢就好”

然后谢怜无奈的笑了笑,准备咬上一小口,哪知道花城突然把糖画拿错开,不让他吃,说到“哥哥,打算先吃哪个啊?”

谢怜一愣,先吃哪个?不就这一个吗?随即反应过来,这里有两个字,笑道“那三郎希望我先吃哪个啊?”

“哥哥高兴就好”花城笑眯眯的看着他

“嗯。。那我先吃"花"字吧”

“好啊”

于是两张嘴同时咬到了糖画上,谢怜目光斜视,心中一惊,连忙咬了一口就缩回来,花城倒是心满意足的舔了舔嘴唇,仿佛是吃到了什么山珍海味,不,不那更甚,他笑着说,“我把"怜"字吃掉了哦”

霎时,谢怜的脸在此不可避免的白里透红了“诶!!!!怎么这样!”

“哪有啊?”见花城还挺委屈的眨了眨眼,谢怜又是一阵哭笑不得“三郎快别闹了”

“哥哥,我没有闹,我是认真的吃掉的,或者我们换过来也行啊”

“这。。。。。。”谢怜认真思索了一阵,扭不过他,道“好吧。。”

不过这次就没刚才那么吃惊了,谢怜专门咬了看起来比较安全的的一块,所以那"怜"字上有了两个“伤口”,相比起来"花"字还比较完好

因为上面只有一个“伤口”

咬完后谢怜又红了,这次可真是大红大紫,熟透了。花城则不然,欢喜的舔了舔嘴

原耽全网资源1万部,点我了解

忘机,你已经不是曾经那个少年~

关于四大骚攻如何过情人节!

点我免费观看全网影视剧,不要VIP!

阅读更多原耽同人文请点击此处,支持留言


非要我哭着求你,你才肯点在看么?
会员登录
获取验证码
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