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耽

原耽众小受受伤了,怎么办?

发表时间:2021-08-12 16:41
文字:草说   推荐阅读:测性取向

正文

推文:《道医》拉棉花糖的兔子+TXT文章免费下载

推文:不要在垃圾桶里捡男朋友+TXT文档免费下载

如要进各类型原耽微信群,可点此查看

韩楚
众所周知,楚工任职于一个研究所,经常和一些瓶瓶罐罐打交道。
即使他对这些东西然熟得不能再熟,也会出现失误。
当然,只是偶尔。
今天,就出现了这偶尔中的偶尔——楚慈进行一项实验时手滑了一下,大半液体洒在了他的手上,他的手被灼伤了。
当然,伤势不重,毕竟楚慈是个小心谨慎的人。
下班的时候,楚慈一直在思索着说辞。
韩越那脾气,肯定会先把任家远找来,再给他把假请到手好的那天。
这样他楚慈的全勤奖金还要不要了?
他还要往魔兽氪金呢!
回到家,不出楚慈所料,韩越在厨房做饭。
“媳妇!洗手吃饭!”
“哦。”
吃饭时,韩越瞥到楚慈的手:“你手怎么了!”
“做实验的时候弄伤了。”楚慈实话实说。

韩越一个电话打给了任家远:“楚慈手灼伤了!任家远你带上东西来我家!”
另一个电话给了楚慈领导:“我韩越。楚慈手伤了,要请假。”
任家远来了。
他震惊地指着楚慈的伤口,转头质问韩越:“你至于吗,这么点伤让我开几个小时车赶过来处理?!”

添望
“啊!”厨房里传出盛望的一声惨叫。
江添正在和教授陈晨他们开视频会议,听到这声惨叫,他毫不犹豫地扔开电脑奔向厨房:“望仔!你怎么了!”
“被割伤了一点点。”江添又庆幸又愤怒:庆幸他但只是割到了手指头,愤怒他这么大还不懂“小心”这个词。
但在可怜兮兮的盛望面前,江添压下了所有情绪,小心翼翼回盛望扶到沙发上,找来医药箱像捧着什么稀世珍宝一样捧着盛望的手指给他涂药。
“嗯?”盛望见江添的电脑像一张对折的扑克牌一样立在沙发上,就把它拿了过来。
然后就和教授陈晨及给另几个同门隔着屏幕大眼瞪小眼。
盛望:“哦呵呵……江添在给我涂药。”
大家不约而同地沉默了。
教授试图打破僵局:“你是……”
“盛望,我男朋友。”
其余人:……


会员登录
获取验证码
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