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耽

伪装学渣 有你的远方

发表时间:2021-08-13 17:53

盛夏蝉鸣聒噪,一辆黑色轿车停在市中心医院门口,热浪吹进车窗,和狭窄空间内的冷气糅杂,但驾驶座上的人并没有要摁动按钮将车窗升起的意思。

       直到一名身形纤瘦、身穿白大褂的青年从门口走出,车上的人这才有了反应,信手一拨,轻微的“噔”一声后,车门解锁,谢俞拉开车门,坐到副驾驶座。

       车窗升起,贺朝踩下油门,驶离医院,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不再有灼热的空气进入,车内的温度和此时的气氛一样冷,谢俞抿了抿唇,先开口道:“朝哥。”

       贺朝在来的路上想了不少话,也忍了很久的火,但在见到又瘦了一圈的谢俞后就消了大半,取而代之的是心疼和自责。

       根本舍不得不搭理他,贺朝叹了口气:“小朋友,我记得我走之前有叮嘱你的,可你还是没吃饭对不对?”

       不开口还好,这一开口,贺朝完全憋不住自己想了一路的话:“三餐不给你送你能有两餐不吃,看新闻说最近出了不少事故,你不会尽在啃面包吧?跟你同一轮班的那个医生昨天接了我电话,告诉我你胃疼疼晕了……”

       谢俞听着贺朝像连珠炮似的丢出一堆话,也知道他担心了很久,静静听着贺朝说完后才回答了自己能记得住的几个问题:“最近是挺忙,从早到晚都没什么时间休息和吃东西,昨晚……没什么的,吃点胃药撑一会就过去了。”

       还是这么要强。贺朝低叹一声:“今天下午先休息,明天开始我给你送饭。”

       谢俞自知理亏,点点头:“好。”

       海滨胜境之前有正在出售的房子,某位姓贺的阔少在研究完房子的位置和朝向后,直接买了下来。

       不止这一个地方,其他几个离景区比较近朝向又好的房子都被贺朝盯上了,甚至连临近的城市也有。

       贺朝的设想很美好,和谢俞每天早上起来能见旭日初升,听林间鸟鸣,观潮涨潮落,什么时候住腻了,就再换一个地方住。

       可惜还是要遵从现实,谢俞现在最常住的不是这其中的任何一个,而是离医院最近的小区。

       但事实证明,有备无患还是好的,像现在这种状况,待在市中心的小区听着汽车鸣笛声入睡明显不是好的选择。

       几天下来的连轴转让谢俞整个人的状态都很不好,刚才出医院门时脚步就有些飘忽,贺朝将车停在停车场时,发现谢俞已经在副驾驶座上睡着了。

       伸手想要将人抱起,但手刚刚触及,谢俞就睁开了眼睛。

       头有些晕,但不至于路都走不稳,谢俞不想搞得自己跟卖惨似的:“我没事,能自己走。”

       回到屋内,贺朝第一时间把谢俞带进房间,看着他好好躺在床上,帮他掖好被角,又把空调温度调到二十六度后才离开,轻轻带上了门。

       这一觉睡得并不算很安稳。

       谢俞在做了个梦后,一直持续在醒了又睡睡了又醒的状态中,直到缕缕微光从被打开的门缝中泻入。

       不用看都知道是谁进来了。

       随之而来的还有阵阵饭香扑鼻,谢俞动了动唇,开口才发现嗓子干哑得难受:“贺朝……”

       “先喝水。”贺朝不由分说,在床头柜放下餐盘,将盘内的水递给谢俞,看着杯内渐空,脸上的表情才放松下来。

       在吃过东西不久后,谢俞去洗了个澡换好睡衣,贺朝拿着吹风筒帮他把头发烘干时,瞟了眼旁边的时钟。

       九点十分。

       回到家的时候是四点半左右,这样算下来,连最基本的八小时睡眠时间都没有。

       真的睡得太少了。

       次日清晨,贺朝比谢俞先睁眼,关了还在慷慨激昂唱着精忠报国的闹钟,又把在耳朵里塞了一夜的耳机拔出来。

       掀开被子穿好拖鞋,每个动作贺朝都尽量放到最轻,但起身时脚踝不小心撞上床沿,还是惊动了谢俞。

       “小朋友,还早呢,你再多睡会。”贺朝轻声安抚着,生怕谢俞休息不好。

       四点多,的确还早,谢俞揉了揉眼:“醒了再睡就很难睡着了,我也起吧。”

       洗漱一番,时间也就过了十分钟不到,贺朝对谢俞说:“小朋友,你去换套衣服,我待会带你去个地方。”

       谢俞进房间后,贺朝拿起手机,“嗒嗒嗒”几声后,哈欠连天坐在副驾驶座往海滨胜境赶的万达收到了一条信息。

       是来自他朝哥的,内容还特别无情。

       贺朝:你不用过来了,收工回家睡觉吧。

       可怜万达同学凌晨时分叫上大学时摄影专业的铁子,就为了给他朝哥拍张照,现在却得了这么一句话。

       白色外套在海风的吹拂下微扬,贺朝伸手,帮谢俞拢了拢衣襟。

       两人携手沿着海滩漫步,远处不知何时透出缕缕红霞,由暗到明,夜的深沉被明净取代,涨溢出光与彩,伴随着澎湃涛声。

       “小朋友,记得我们第一次见的时候吗?”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此时的初升旭日,贺朝的笑比平时更晃眼,“人家都冲上去打群架了,你倒好,一个人站在树底下乘凉。”

       谢俞不假思索地回道:“你不是也差不多?划水技术相当高超啊,朝哥,只可惜还是没能躲过警察。”

       两个人望着霞光万斛,又想起秋游庙会的那个晚上。

       往昔天色渐沉,如今曙光破晓,都映衬着满目的红。

       少年站在未来,回笼往事,迎着扑面而来的风,以及那道海天相接处的光。



       补:朝哥不会让俞哥知道的小秘密


       手机“嘟嘟”几声后,电话被接起,但对面传来的声音却不是自己所熟悉的:“喂?”

       贺朝把手机从耳边拿开,看了眼屏幕,才问:“你是谁?我找谢俞。”

       对面的声音答:“谢俞医生么?他刚刚身体不舒服晕过去了,现在在休息。”

       呼吸骤然一紧,贺朝哑着嗓子说了句“谢谢”后,就挂断了电话。

       “怎么前几天做得好好的,现在突然要回去呢?”同行的同事问,“我一个人处理很难办的啊,朝哥,你是有什么急事吗?”

       贺朝收拾东西的动作顿了顿,应道:“对啊,很急,我还要跟其他人商量商量交接的事,估计以后都不会再出差到这么远的地方了。”

       青年刚进公司没多久,一直都是跟着有经验的人同行,贺朝又因为性格随和而颇受欢迎,闻言叹道:“那好吧。”

       收拾东西时,贺朝看到了自己以前拉着谢俞一起拍的照片。

       表情有点冷,但很可爱,揉着眼睛,像没睡醒的猫。

       是夜闯许愿池后的那天早上拍的。

       那天晚上,谢俞拆开了信,看到了他的话。

       “一起去啊,更远的地方。”

       我要的不单是远方,而是有你的远方。

cr:黎瀛.@lofter

会员登录
获取验证码
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