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耽

伪装学渣 当他们领养了一个小孩

发表时间:2021-08-13 17:56

◎领养了一个小男孩。小男孩会欢欣雀跃,会有烦恼,会一点点长成少年的模样。

而他们会一直陪伴,一直相守。

◎他们也希望这世上可以有这样一个人,见证他们的爱情,日后也可以骄傲地和别人说起他们:“他们是我的亲人,我挚爱的人。

他的性格就像是脱胎自他们,笑起来能有彼此爱人般的灿烂,也让他们得到更多的爱和成长。

了却一桩遗憾,成全一个他们。

——————————————


Ver.伪装学渣

他真的是个学霸,无论是随贺朝还是随谢俞,他都是个学霸。

当他拿着年级倒数第一的成绩单给贺朝看的时候,他眉飞色舞地美名其曰“体验当年你们的演艺心路”。

没敢告诉谢俞,怕被揪起来打。

虽然谢俞也没忍心下过手。

打架很厉害。自诩“不愧是西楼谢俞和东楼贺朝的儿子”。但其实很平和,是糅合了谢俞和贺朝的性格,张扬又不过分外漏,个性突出,但不是个难搞的刺头。

坏事做的确实不少,一般只会告诉贺朝。

因为贺朝会和他一起做坏事,还能帮忙收拾烂摊子,是统一战线的战友。

从幼稚园开始就知道一定要把小红花给谢俞看,因为谢俞送的奖励比贺朝审美正常多了。

还有,被贺朝欺负了要和谢俞告状。

他至今还记得七岁生日的时候谢俞从阁楼拿出一辆落了灰的死亡芭比粉儿童自行车,据说那是贺朝为他准备的三岁生日礼物。

他怎么也没想明白贺朝为什么会觉得三岁的他可以驾驭那么大的自行车,或许是因为他对自己的自信延伸到了自己孩子身上吧。

身子骨特别差,谢俞为他废了不少心思。

从大小感冒到各种需要长期调理的病,谢俞为他咨询了不少医院的同事。

家里的药箱永远满满当当,谢俞会很细心地更换过期的药。

他还记得上幼稚园的时候,谢俞来接他回家,把他冻红的小小的手捂进了他温暖干燥的掌心,额头抵着他的额头问感冒有没有好些。

冷静,克制,温柔。

辅导学习问谢俞和贺朝都一样,当然——除了语文作文不问贺朝。

据说贺朝在高中的时候写了一篇《背影》,在年级里名声大噪,生生让他的高岭之花父亲谢俞把注意力匀多了点在贺朝身上。

这一匀就是一辈子了。

咳,扯远了。

谢俞和贺朝的解题思路大概只能用“跳脱”形容,一步到位的思想可以从一张理科竞赛试卷的第一题贯彻到最后一道难到怀疑人生的综合题的最后一个小问。

谢俞会认认真真为了他把步骤写得详细,再耐心讲解。很少有鼓励,公事公办得像在给你看病。贺朝说这是因为怕他骄傲。

贺朝喜欢加个辅助线之类就开始口头讲解,东跑跑西跑跑最后也把题目给他扯明白了。讲完喜欢揉揉他的头,笑眯眯地问要不要休息会儿。

他有一次勇敢地怼了一句贺朝,“爸,你知道为什么你高考没考过你对象吗?

贺朝用手指弹了弹他的脑门,“乖乖喊爸!什么我对象,我对象是你喊的吗!”

“因为你过程太飘了……爸,我说真的。”

据说贺朝当晚因为“被儿子嫌弃伤心欲绝”在谢俞那里讨了点好处,具体是什么就不知道了,不过第二天春风满面。

他长大些,身材也高大起来。小时候偷偷穿过谢俞的白大褂和贺朝的黑色西服,松松垮垮,现在也穿出了少年风骨。

他的衣柜画风迥异,简单分类一下,就是谢俞买的和贺朝买的。

他常常和谢俞感叹,“爸,说真的,幸好当年你们没领养一个小女孩,不然她估计得对着衣柜哭一宿了。”

谢俞从病例档案中抬头,笑了笑,想着这不知道到底是因为贺朝的自知之明还是他的先见之明。

家长会是谁有空谁就参加,两个人并不避讳自家儿子有两个爸爸的事实,但一般旁人也不会过问,有时只当是别的长辈来了。

他从小就深受“自己的爸爸都太帅了”的困扰,只觉得幸好这两个人是一对内部消化,不然简直“祸国殃民”。

游乐园极限项目别找贺朝。

去鬼屋和看鬼片别找贺朝。

半夜做噩梦别找贺朝。

因为他会和你抢谢俞,甚至反应大到让你怀疑到底谁才是个孩子。

他:“你为什么要和我抢我爸!!”

贺朝:“你为什么要和我抢我对象!!”

谢俞:“……”

他一度怀疑他谢俞爸爸想把这他们俩扔下去。

但后来他仔细回忆,他受怕的时候,那些摇篮曲,是贺朝唱的。


cr:新野

会员登录
获取验证码
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