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耽

伪装学渣 哄人

发表时间:2021-08-14 18:38



本该在年三十搁家包饺子的人此刻却身着高定西装参与一场宴会。


贺朝表情淡淡,身上西装穿得笔挺,走入厅内时引来不少人注目,似乎都被这人的气质折服。


但此刻这人的心思是在咒骂宴会与工作。


本来和自家的约好了过年在家的事项,在他终于盼到过年时,却被临时通知必须参与场商业性的宴会,还推不掉。


先前逢年过节因为要跟爱人过所以推了不少宴会,这次推到头了也无话可说,只好答应出席。


在这件事上唯一让贺朝感到舒适的点只有宴会能够带人,且不限制谁。

但好巧不巧,就在年三十的上午,谢俞所在的医院出了状况,让他过去一趟。


简直将一堆棘手的事务全都堆在了一天。


本意是想让他工作完后立刻回家休息,但谢医生的想法是等他工作完再赶去宴会。

因为除夕想跟他待一块,无论有何阻碍都想。


贺朝犟不过他,也只好顺着人答应下来。



宴会最开始的过程自然不好受,不少人找他谈论商业问题。一心想着爱人的某位突然被这些工作问题打扰了思绪,眼神淡了个度,也就那么敷衍地承应几声。


问到感情生活他闭口不谈,没人能够在他口中探到一丝口风。大家识趣地不再提这件事,但接下来商业的问题纷纷涌来。


他不耐烦地瞥了眼腕上的表,已经是晚上八点,谢俞这会该忙完了。


能够见到人心情稍好了些,装模作样地端杯酒,从未抿过一口。只是无聊时摇动杯子,酒水随着幅度晃动。


贺朝也不往不明显的地方躲去了,无论往哪躲都能够被人给发现,他倒直接找个地方站着,等谢俞来。


说是除夕宴会,这厅内却无一丝跟辞旧岁迎春有关联的元素,不如说仅是为交易合作提供的场所,他一直想着离开。


本来随着年份愈增而愈淡的年味因为这事彻底消散,本来往常他跟谢俞在家过年还能体会到点新年的喜庆快乐,结果一年到头最烦躁的时候都堆在这天了。


他越想越烦。

连带想到谢俞这么苦累一天又更加烦闷。


//

疲劳整日后,谢俞在八点多下班,利索换完衣服,打车赶去宴会。


年三十这天全身泛着疲惫,再加上这天家属临近崩溃的哭喊,头疼更甚。他就这么靠着,企图舒缓一下身上的难受之感。


车窗外的瞬景在他眼前一现,红红火火的颜色交替,这才让谢俞意识到要过年了,今天是除夕。


每年的这个时候,要么是他们回家过年,要么是就留在本市过只有两个人的年。


包饺子,贺朝做满一整桌子菜然后被谢俞吐槽浪费,随后二人吃了几天的剩菜。


年后二人再一同拜访长辈亲戚,在先前觉得枯燥无味,现在二人一起去完成,倒比以往要有意思得多。


他现在精神唯一的就近支撑柱也只有贺朝了,想到那人应该在等他,心情稍好了些,嘴角都不自觉勾起一点弧度。


随后谢俞撑不住困意,靠着车窗闭眼小睡了一会,最后还是被司机师傅喊醒。


“年轻人工作别这么拼啊,除夕快乐。”

“谢谢,您也除夕快乐。”


短暂的对话结束后谢俞下了车,因为刚醒头还有些昏晕,他努力清清神,随后迈步往里走去。


里面人太多了。

个个身着高定礼服,托着杯酒四处交谈。


他向周遭看去,一眼便在混乱的人群中看见那位十分引人注目的哥,微垂着头,发丝微乱,但还是很快被他辨认。


谢俞总算觉得舒坦了些,看见他,就像是抓住了自己所有的安全感。抬步往他那走,却又瞥见贺朝边上站着个高挑的女士,二人凑得很近。


一身酒红色礼服衬得她在亮堂灯光下明丽艳美。


在靠近时听见有人正对着那俩说话。


“这是您先生?很有夫妻相啊。”

那女士的声音也是娇俏:“谢谢您,我也这么觉得。”


贺朝这会还不知道谢俞已经在向他走来了,声音略微嘈杂,没听清边上人到底又在对他嘀咕什么,只是习惯性地应了声:“嗯,是。”


谢俞因这一番话而愣住。


一瞬间那些被爱意消除的疲惫痛乏又重新卷席而来,翻涌得他措不及防,甚至没有去过多考虑。因为头疼模糊了视线,那明晃灯影无比刺眼,他选择避开。

他现在的状态不适合去思考任何事情。


但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转身就走。


贺朝几乎是一抬眼便发现了谢俞,但下一秒看见人转身就走,一瞬好像看见了他不适的神情。


他知道肯定是出什么事了。


贺朝没多想便要追上去,不料被不知何时凑过来的陌生女士扯出来手臂,酒红色礼裙色调明明那样暗稳,但在他看来又如此扎眼,那女士怯怯喊他:“先生。”


女士边上还站着众人,他们看见这幅场景,不禁纷纷心叹这贺朝气性还真大,能把夫人直接丢这。


他似乎能够猜到三三两两,直接冷声道:“我不认识您,请松开。”

那语气低沉至极,满是警告意味。


那女士被吓得立刻缩回手。


他没有多停留一秒,立刻转身追,却发现谢俞早就走没影了,根本没法直接找到人。


贺朝也不顾其他了,直接离开了宴会厅。


夜景繁乱,入目是一片迎接新春的红,他家的小朋友不知道已经走到哪去了。


他心内慌乱,立刻点开第一联系人打电话给谢俞,不料对方一直选择挂断,连续挂了几次后贺朝才没有继续打给他。


他自然清楚谢俞今天工作繁忙累得透顶,闹什么小脾气都可以,但眼下他得先找到人。


一个在年三十晚上穿着高定西装的显目男人在四处奔走寻找,期间他还在不断打电话,但都被对方挂断。


挂断也好,起码表示他在。


但贺朝仍旧心意慌个彻底,正当他打算换方向找时,余光瞥见一个阶梯栏杆那有个人站着。


他不会认错,那绝对是谢俞。

瘦瘦高高,他一辈子都不会看错的人。


贺朝走近他,不料对方先行察觉到动静,转头看见他,沉声道:“别靠近我。”


谢俞就那么扶着栏杆迎面吹风,发丝凌乱,身上穿得衣服也单薄。


“好,都听你的。”


贺朝光注意他状态了,看这模样觉得心一阵阵疼,立刻将自己外套褪了下来:“哥不靠近你,先把外套穿上好吗?”


那个折腾人的小朋友转头看他,眼眶似乎被风吹得泛红:“不穿,你套回去。”


还挺别扭。

贺朝只好先依着他,将外套披了回去。


他这时突然想到“夫妻相”那句话,努力回想完整的句子是什么,接而联到那个拉扯他的女人。


一通事都明了。


这才理清。

小朋友这是误会并且吃醋了。


这不解释清楚估计谢俞要跟他打一架,之前的一次闹别扭谢俞直接缩了袖子让他过去挨揍,虽然打着打着就到卧室了。

就和好了。


贺朝尝试开口先挽回一下人的情绪。

结果他还没组织好语言,听见谢俞冷哼一声:“她也配。”


这声冷哼在贺朝的听力解析里就是撒娇委屈。


“她不配,只有我家小朋友配。”贺朝哄人,“这位最配的小朋友,跟哥哥回家好不好?”


哄小孩似的。


谢俞因为不舒服,意识就跟醉了似的,听见他这话又冷哼:“就听你扯。”


“对你都是真的。”


小朋友估计被哄乐了,表情稍微好看些。不过话语突然严肃了起来。


“贺朝,我现在很想要你,”

“名正言顺地爱我。”


先前没有公开过爱人,口风也紧,甚至还有人以为他们都是单身状态。

婚戒因为工作摘掉了一段时间,导致一切的发生。


“永远都名正言顺。”


小朋友总算被哄好了,松开了扶着的栏杆,转身向贺朝走去。


一开始贺朝站在原地没动,几秒后将身上披着的外套一把扯下来,比谢俞快几步,直接用外套将他拢住,像是蓄谋已久的捕捉。


因为这个动作,谢俞直接落到他的怀中。


月光仿若涨潮的海,声势浩大,将一切拢住,铺天盖地涌上心头。


刚刚被风吹得身体已经麻木,这下被人搂着,一切都回温。


“我的小朋友,除夕快乐。”

“哥,除夕快乐,新年快乐。”


贺朝轻吻他额头:“为什么说新年快乐?”


“想回家睡觉,等不到十二点了。”

“好。”贺朝给他理好外套,“我爱你,永远都爱你。”


END



会员登录
获取验证码
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