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耽

伪装学渣 听风来

发表时间:2021-08-15 17:53

农历八月廿二,寒露。

秋分时晚风还是燥热的,人穿着短袖长裤还得流汗。寒露的晚风是凉爽的,吹得人舒服,能把女孩的马尾吹得左右晃,能把大衣的后摆托起。

谢俞把车窗打开了一条缝,风就钻了进去,把谢俞的头发揉乱。

谢俞笑道:“挺好。”

“今年终于入秋了。”贺朝一手把着方向盘,一手乱动着去帮谢俞理头发。

谢俞皱眉:“好好开车,双手握方向盘。”

“好好好。”

现在他们共同看着这一片黑夜,星星点点的路灯和不同车辆的闪光灯。每个人都在这条路上走,每辆车里都搭着各自的故事。有的可能刚才从高铁下车,有的可能一小时前与亲友在车站道别,有的可能工作奔波了一天。

贺朝驶车,去做一件常见的事情,接自己喜欢的人回家。

天边皎洁的月亮亘古不变,谢俞一直抬头看着。

他突然想起一件小时候觉得很神奇的事情,月亮一直“跟着自己跑”。

“欸,贺朝,你看一下。”刚好停在了红灯,谢俞拍拍贺朝,示意他看一下天。

“不——行,我要好好开车。”

“红灯你开什么车。”

“中秋不是看过月亮了吗?”

“中秋的月亮是中秋的,今天的月亮是今天的,大傻x。”

贺朝听两句哄就听话了,抬眼一看就是明亮。

谢俞觉得好看的东西,贺朝都喜欢。

贺朝回忆起自己以前听过的一首歌。

“月亮把思念从南运到北 是使者

月亮把喜欢从东寄给南 是信鸽”

那月亮自身也是否也有一份愁。

贺朝:“我们晚饭吃什么啊?”

谢俞:“我们已经吃过晚饭了。”

贺朝:“那我们明天早上吃什么?”

谢俞:“切片面包。”

贺朝:“我们明天晚上吃什么?”

谢俞:“明天晚上再说。”

“我最近要出差了。”

“什么时候去?”

“下周一吧。”

“什么时候回来?”

“不确定。”

“那你早点回来。”

这段路上最后一个也是要等最长时间的一个红灯了。谢俞靠在椅背上,疲倦地眯着眼睛,然后左手莫名其妙地被贺朝摆弄来摆弄去。

谢俞:“?”

谢俞的手骨节分明,手指比较长,上面红了一道,是被病历的纸页划到的。

贺朝就掰他手指来玩,掰完后又把他的左手食指尖捏来捏去。见谢俞不反应又挠他手掌心,把谢俞挠笑了。

他就轻轻地笑了一声,很短很清脆,还有点取笑意味:“幼稚。”

“哪里幼稚。”

“我以为玩手这种小毛病,是幼儿园小朋友干的事情。”谢俞也没有把手收回来,任其摆在那里。“绿灯亮了。”谢俞还得提醒贺朝这个玩手玩入迷的小朋友。

年龄确实是大了一岁,但贺朝的小朋友行为是多得很。

谢俞还得叨唠:“双手开车不要分心分神……”他实在受不了这么舒服的风了,打了个哈欠。

贺朝马上摆出一副大人的姿态:“小朋友累了那就快点睡觉。”

谢俞右手撑着头,闭上眼睛,嘀咕了一句:“你才是小朋友。”

*

所以每次回家时贺朝都会想,这么温柔的晚风,这么好的人,这么幸福的生活,普通地相爱而已就能这么快乐。



“我想要踏着梦,再追着风,去握紧你手。”

——歌曲《欢》

cr:故江.

分享到:
会员登录
获取验证码
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