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耽

杀破狼:挺开心的,美人在侧哪能不开心

发表时间:2021-08-15 17:56

晨光乍起,一缕晨光晒在屋内正熟睡的人的脸上。

  顾昀似感受到了光,不耐地皱了皱眉头,早已经醒了的长庚笑了笑,将还贪睡的爱人往自己怀里带了带,用自己的胸膛当幕布。

  顾昀舒服地揽着长庚,被子从肩头划下去,嘴里还嘟嘟囔囔着什么。

  长庚好奇地仔细侧耳去听,却没想到听到的是,“长庚这个小王八蛋。”

  长庚给睡梦中的人骂丝毫不气还不由地笑了起来,温柔地把顾昀身上的被子拉紧了几分,亲亲地在顾昀的眼角痣下落了个吻。

  谁叫他昨晚把人作狠了呢。现在眼角都还有下不去的晕红。

  等到顾昀彻底醒来的时候,都快到吃午饭的时候了。长庚早已下榻坐在一边的书桌旁拿着本古书在那看着。

  顾昀起身的时候还是有点懵的。迷迷糊糊地想去摸外衣,却一下忘记昨晚给甩哪里去了。长庚见状,便合上了书,走向床榻,替顾昀拢了拢发,披上了外衣。

  “子熹,新年好啊。”长庚笑盈盈地对顾昀说着。

  顾昀回神过来,伸手弹了弹陛下的尊脸。“狼崽子新年好。”声音还带着几分沙哑,“有水吗,陛下,讨口水喝。”

  长庚笑着从桌边拿来了温水替给了顾昀,“你再躺会还是起来吃点东西垫垫肚子?我听人说今日晚些街上或许热闹,我们上街看看去。”

  顾昀偏了偏头,觉得这个提议不错,他已经好久没去溜街了。

  因为在府里,长庚没有束发。顾昀起身说道:“那臣为陛下束发,晚些给臣许些碎银子拿去玩玩,行吗?”

  长庚将顾昀的下巴捏了捏,“今日我出钱养你好不好?”

  “那感情好。啧,陛下坐好,别乱动。要梳歪了。”

  窗外仍有鸟鸣,室内长庚坐在窗前看着春来发生的幼芽,顾昀在他身后仔细替他束发。

  浮云吹作雪,世味煮成茶。人间烟火气,寻常百姓家。

  红灯笼从街头挂至街尾,不见尽头的红海,孩童嬉闹声,商贩叫卖声,情人的密语声,或许有上仙下凡见人间都不愿再回。

  顾昀和长庚并肩走上街,宽大袖口下隐隐约约藏着他们十指相扣的手。

  哪边孩子的嬉闹声多,哪边的游戏便多。顾昀偏头看着长庚,长庚悠闲着,表情十分轻松。今天没有烦人的政事,只有爱人在身边。他惬意得不得了。


  顾昀想了想,长庚小时候,他似乎也没怎么在过年时带他溜街,哦,除了那次这个小王八蛋给他强行扛着出门那一次。啧,顾昀挑了挑眉,他那点微弱不多的父爱上了心,他打算带着长庚好好玩一玩。

  不远处有个丢圈得奖的游戏。顾昀拉着长庚就往那去,站在跟前,问长庚“喜欢哪个?”

  长庚看了看,礼品挺多,但都是小孩子的玩意,倒没有说喜欢,但既然顾昀要给他,就会成他的宝贝玩意。长庚眼珠子转了转,发现这一堆小物件里面竟然有一吊耳坠。“义父,我想要那个。”长庚笑着指着那耳坠说道。

  顾昀不解,“怎么想要哪个?”顾昀以为长庚只是随手一指,也便不当回事就拿起套圈往里丢去。

  “想拿去送我家美人啊。”待圈子落下正套中那耳坠,长庚才缓缓开口说道。顾昀手微微一顿,扭头看向长庚“你说什么?”

  长庚正过脸来,看着顾昀的眼,含着笑一字一顿地说着“送 我 们 家 美 人 子 熹 啊。”

  得,王八蛋永远是个王八蛋,小时候是小王八蛋,长大就是大王八蛋。顾昀没有表情地盯着长庚接过摊主包好的礼物,径直地向前走。

  长庚在原地笑出了声,在一起这么久他怎么可能不知道顾昀的所想。笑了片刻便追了上去。美人是要给哄着的。

  “义父。”

  “子熹。”

  “侯爷。”

  “理理我嘛。”

  撒一手好娇的陛下在外面丝毫不顾脸面地想去拽顾帅的衣袖给顾昀一手拍去,然后顾昀站在街边点了一份吃食最后又拍了拍长庚,“陛下,来付钱了。”

  天色渐渐暗了,红灯笼的颜色在暗天里更是好看,照着每一个行人前进的路。归家的路,寻人的路。

  长庚和顾昀像寻常人家出游的公子哥一般,走着笑着。一路多闲乐。

  花灯渐渐多了起来,还有卖拱灯。湖边早已有人在点起了拱灯对着那冉冉升起的光许下了愿。

  国泰民安,阖家欢乐。是每一位勤于治政的明君都愿看到的。

  长庚也不例外。

  人来人往的欢声笑语都在告诉这位皇帝,“百姓安居乐业。”

  顾昀听着吆喝声,嬉笑声,爆竹声,他不由地也笑了起来。

  如今太平盛世,没人比他安定侯更要欣慰了。

  安定。安定。他号安定。本就是给大梁保平安的。他原以为他自己会葬送于江河,此生无悔。顾家只剩他一个,他面对着在风雨里山河,尽心竭力,大公无私,旁人说他冷血无情,杀人如麻,他自己甚至也这样认为,甚至不觉得自己会对这个世界留念什么,或者去爱上什么人。但后面,来了个长庚,他不再是个冷血无情的将军,而是个温柔而含蓄的爱人。

  他要和他的爱人一起见证这太平盛世,长长久久。

  “陛下,我们也去放一放。去许个愿。”顾昀拉着长庚一边说一边就去了。

  二人接过店家的毛笔,便往上写。长庚写的很简单。“盛世太平安康,我与子熹长久为伴。”

  一如当年。

  顾昀沉思一会,他不打算给长庚看到。便转头和长庚说了一句:“长庚,帮我要点墨来。”趁着这会,便提笔一挥而就。

  等到长庚回来发现顾昀早就写放好了灯站在那的时候,不由挑眉笑道:“怎么,写了什么我不能看的吗?”

  “你没看到就不能说了,否则我的愿望实现不了,陛下你怎么赔啊。”

  长庚好笑地摆了摆手,他正了正灯形,注视着拱灯慢慢升起。

  顾昀看着长庚放着拱灯的长庚,眼里充满了温和,这么多年过去他依旧如同当年,眼里有天下,心里有顾昀。他确确实实做到了,不负天下山河,更不负顾昀一人。

  待长庚回过头来,就发觉顾昀直直地看着自己,夜有风,顾昀的发乱了些,长庚替他将发捋到了耳后,“怎么了?”

  顾昀闻言,伸手搂住了长庚,没有说话,现在只想埋进陛下的怀里。

  将军有心,可惜是铁铸的。可再铁的东西也会在滚烫的岩浆里融掉,露出里面柔软的血肉。

  “回家吧。”顾昀说。

  “好。”

  “今天开心吗?”

  “挺开心的,美人在侧哪能不开心。回家给我的美人带耳坠。”

  “去你的。”

  欢声笑语,灯火阑珊。人间烟火气,最抚凡人心。

  “半生家国,余生归旻。”

  顾此生,惟一心分两半,从此多反复,方知温软,一半赠河山,换万家得长安,余一半,愿君好梦正酣,愿一世,与君老生常谈。


cr:一支者安

会员登录
获取验证码
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