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耽

二哈:墨燃你……嗯……你发什么疯哼…

发表时间:2021-08-15 17:57

踏仙帝君的混账一分落在了人世间,两分推给了薛子明,余下的七分全然砸在了他的授业恩师身上,毫不留情。


墨燃是理应恨他的,当年他走的那么决绝,怀里的……就那样冷在了尸伏遍野的战场上,难道现在要让自己轻而易举地放过他吗?


巫山殿给他已经是待他不薄,那里的物件可是他宫里顶好的,包括帝君兴致起来时,对他动的手脚都是极其用心的。


楚晚宁耳朵上赤红如血的针钉已经长在他的血肉里,宛若一颗血痣,每次在他们动身时都勾引着墨微雨的血性从心底蠢蠢欲动。


红色,能让他更粗暴,更兴奋,更疯狂。


仙君坐在明镜前,看了好久。


怎么会有这么丑的人,他想。


自己当真,是薄待了自己的徒弟们。


薛子明如是,师明净如是,墨微雨……亦如是。


当年他为什么没有死在天裂的时候?用他的死换回一个师明净,就大概不会有如今的墨燃。


儒风门的血流成潺涓,蜿蜒蔓延数十里,污臭熏天。这些业障都是谁人造成的?真的是墨微雨吗?


殿门不知何时被人推开了,楚晚宁并没有发现,直到镜中一个黑影的出现打乱了他的思绪。


墨燃手里拎着一串儿锁链走近楚晚宁。


青天白日难道还要行一些令人不齿的事情吗?他抗拒地退后半步。


昨夜的软绳在他手腕脚腕上勒出来的青痕还未消散,脖颈上被咬伤的口子才刚刚愈合,满身都是不堪。


“你就穿成这样?”墨微雨上前一步抚上楚晚宁的头发放在嘴边,眼睛却没有离开他,“勾引本座?”


轻衣薄衫的羸弱人儿,落在这种满心龌龊的人眼里,不是可怜可爱,净是一些不可言说的腌臜。


楚晚宁要比从前在死生之巅时瘦的多,性子倒比那是恭谦了不少——起码在墨微雨看来是这样的,毕竟如今的楚晚宁,拼死也打不过自己。


“陪本座出去一趟,赶快收拾好。”墨燃一把扯过楚晚宁的前襟,几乎脸贴着脸“别磨蹭,否则本座会生气的。”


温热的气息喷了楚晚宁一脸,些许的酒味和脂粉气告诉他,墨燃是从旁人那边过来的。

一种莫名的却能让他痛苦的情绪涌上心头。


“我不去。”闹别扭一般地,楚晚宁不想同他一处。


墨燃偏头,不知道楚晚宁脑子里在想什么,正想发作就看到了楚妃耳朵上那颗朱砂痣般的针钉。


一股血气悄无声息地开始在墨燃骨血里作祟,踏仙君看着那颗钉,鬼使神差地含了上去。

一声轻哼,楚晚宁颤抖着抓住墨燃的一片衣角,他有心推拒,却也奈何不了兴头上来的墨微雨。


就在梳妆的方寸之地,楚晚宁任由墨微雨胡来一通,等到完结,满地狼藉。


楚晚宁精疲力尽,昏睡在墨微雨的怀里,在失去意识的前一刻,他仿佛感到自己被墨燃抱了起来,然后……


然后等他醒来时,便是在车里。他坐在墨燃身上,双腿叉开被身后的人扣在手中,像极了小娃娃被把屎把尿的样子,尤其隔应人。


而且,他们还交融在一起,难舍难分,轻薄的衣衫根本阻隔不住腰背上滚烫的温度。


马车的每一次颠簸,对楚晚宁来说都是一次刑罚。


“你自己还有些分寸的,晚宁。”墨微雨俯在耳边轻声道,“这么多年伺候本座,还不会自己拿捏力道吗?你再撩拨,本座可不会给你面子了。”


说罢,他伸手把车帘扯了下来,楚晚宁这才发现,他们已经在闹市里了。


又是一个石子作祟,楚晚宁战栗着往后伸手抓住了墨燃的胳膊:“你放开我……”


车只被三面三尺高的雕花红木围着,上面搭着华盖。车门虽被织锦挡着,但风不时撩起,看的楚晚宁惊心动魄。现下盖和“围”之间的帘子被一个混蛋玩意儿扯的稀烂,车里两人对外面一览无余,车外亦然。


“晚宁你看大街上多热闹,旁人都看着呢。”他故意调戏,明知道楚晚宁脸皮薄,还这样玩弄,可见这人有多卑劣。


身前的人脸红如血,只想快点挣脱束缚,可是某些人好像故意在找茬。


“今个儿早上在皇后那里看了一句诗,什么‘南挂皎玉盘,灯火游人间’ ,晚宁你说是不是我们现在这样?”


楚晚宁忍无可忍:“墨微雨!今天是初三!”


“初三?”墨燃歪头,“关初三什么事?”

……

楚晚宁不记得他教的这个徒弟是个文盲。


“所以晚宁这是什么意思?嫌弃本座吗?”墨微雨收起把着双腿的手,反而环臂死扣住了楚晚宁的腰身。


二者的交融又深了些许,楚晚宁吃痛闷哼一声。


墨微雨得逞地笑了,仰着身子开始抖腿,装作不知道自己手上受到的某个力度越来越重。

一个二岁大的娃娃骑在他爹的脖子上,手里还拎着一盏花灯。他转头看到车里的美人,大约是从来还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儿,本着天性,他冲墨微雨甜甜地笑了。


踏仙帝君心口一滞,故意抖动的腿停了下来。


小东西真敢!这是踏仙帝君第一反应。


继而,他突然觉得,宋秋桐的笑,老奴才的笑,还有那些谄媚献上的人的笑……都好恶心。

楚晚宁从来不对他笑。


“晚宁,你笑一个给本座看看。”这句话就像大街上调戏小娘子的话一样随便。


“滚。”


师尊觉得他莫名其妙。


可墨微雨也不知为何如此上头,闹着要楚晚宁给他笑一个。


他抓晚宁的腰,却被人挠了手背,他舔晚宁的颈,却被人打了巴掌。


这巴掌可不轻,一声清脆后,楚晚宁转身都看到了红印子。


他其实不想打这么重的,现下倒是有些心疼,可是这次,墨微雨好像并没有觉得楚晚宁武逆自己,反而像个孩子讨糖一样,就为了楚晚宁能笑一声。


怎么了这是,楚晚宁无奈的蹙眉,眼角微微颤动着,看上去倒像是似笑非笑了。墨微雨终于得愿以偿,心头冒出了一个想法:楚晚宁这副皮囊生的好,以后他的孩子也会像他这般吧?


那他的孩子笑起来应该也很好看吧。


那他们两个的孩子呢……


楚晚宁能生吗?


想到这儿,墨微雨突然一怔,他在想什么?楚晚宁生孩子?他疯了吗?


大男人也能生孩子吗?


“找个地方停下,本座要看不到一个人的。”墨微雨突然发话。


驾车的人惜命,并不想开罪这位,一眨眼的功夫就跑到了一个荒凉开阔的地界儿。


他们很知趣儿地去远处守着,留下车里两人。


踏仙君想努努力,生个会笑的小孩儿。


楚晚宁并不知道这人什么鬼心思,突然被翻了过来压在车板子上,疼得他嘶的一声。


没有花样儿,墨微雨今日及其卖力,还带有一些……温柔?


楚晚宁泪和汗水交叠着滑下去,带着香味儿。墨燃喜欢这股味道,他闻着安心,舒服。

“晚宁,我们要个孩子呗?”


一句话差点让仙尊背过气去。


“墨燃你……嗯……你发什么疯哼……”一句话被打断了不知几回,楚晚宁身心俱疲,“你……停下……墨燃……”


“师尊不喜欢小孩子,本座喜欢。”墨微雨死死搂住楚晚宁,不看他也不听他说话。


他觉得楚晚宁一定是不喜欢小孩子的,不喜欢他,不喜欢师昧,不知道喜不喜欢薛蒙。


从华灯初上到弦月西行,墨微雨兢兢业业后还不忘用自己的腿把楚晚宁的身体垫高。


这样出不来,留着应该也能起点作用?


天上的星星亮的刺眼,此时楚晚宁已经睡着了。墨燃搂着他,闻着那股从他身上散发的味道,异常平和地数着星星。


他们到了这种地步,也只能凑合着过下去了,真的要是他的晚宁能给他生个崽子,或许……

能对他好一些,也说不定吧。


cr:十七袁小白

会员登录
获取验证码
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