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耽

伪装学渣:​“半个小时,你媳妇没有了。”

发表时间:2021-08-16 17:26

晚上八点大雨倾盆,沙沙的雨声把贺朝从睡梦中唤醒。
刚刚醒来的贺朝随手摸了摸床边,却发现一个人都没有。
“小朋友去哪里了啊?”贺朝喃喃了一句,随手按开了床头灯的开关,却发现灯没有亮。
贺朝现在才注意到下雨了,摸着黑换上衣服摇摇晃晃下了床,打开了家里的备用电源开了灯。
强烈的光源传出,这才使贺朝清醒一点,没记错的话,昨天他好像喝多了,之后就什么都记不起来了,不过还好他家小朋友没有趁人之危揍他一顿,就知道小朋友最心疼哥。
“谁!”贺朝似乎看见门口闪过了一道黑影,吓了一跳。
贺朝第一反应是:鬼啊!
但是仔细想想,还是觉得家里应该是进贼了。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只是呆在那里没有动。(其实是被吓懵了)
贺朝打开手机,给谢俞发了条微信问谢俞去了哪里,什么时候回来,但是迟迟没有回复。
就因为谢俞没有回复,贺朝的大脑瞬间筛选出几十部像这样在月黑风高的夜晚 ,鬼悄悄出来害人的国产恐怖片,甚至连自己的一百种花式死法的考虑好了。

贺朝很害怕,非常害怕,害怕到就连腿都发抖的地步。但是考虑再三,又给谢俞发了条消息,让他别回来了,还编了一条善意的谎言。
这样做贺朝其实是有远虑的,如果家里真的有鬼,呸呸呸,是进贼,小朋友回来肯定会有危险,如果真的有危险,这些危险就让贺朝独自承受就好。
贺朝的神经绷劲,注意着家里的动静,安静的大气不敢出一口。
“叮铃铃~”家里的电话响起,声音在这么安静的环境下刺耳的瘆人,贺朝更是差点尿出来。
接还是不接?贺朝在这两个选项之间犹豫了好久,就当贺朝准备去接的时候,电话声停了。
贺朝自己的心脏在怦怦的跳着,害怕的尖叫声到了嗓子眼却不敢发出来。
窗帘刚刚是不是动了?贺朝似乎看见窗帘下面有一个黑影,黑影差不多一米七高,好似人形。
贺朝的心上千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冷汗浸湿了身上的衣服,脸上更是毫无血色。
在急促的心跳声中拉开了窗帘,却发现窗帘后是垂了有一米七的绿萝。
好不容易松了一口气,又不知何处传来了婴儿的哭泣声,与此同时,手机屏幕亮了。
“半个小时,你媳妇没有了。”这是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信息,可把贺朝吓了一踉跄,他之前处于一个高度紧张的状态,竟然忘了谢俞还在外面。
“艹!”贺朝吼出声来,有给那个号码回了一条短信:你们在哪里?谢俞和你们在一起吗?需要我带多少钱?
“xxx酒店,谢俞和我们一起,二十多个人呢,你看着带钱。”
贺朝看到地址什么都管不了了,衣服都没来得及换,找到自己一张十多万的卡就开车走了,去那个短信中的酒店。
到了酒店进了包厢,却傻了眼。

包厢里的人都是高二三班的同学,万达正在哪里滔滔不绝的说着话,看见贺朝来了连忙招呼贺朝入座。
“朝哥你终于来了,就等你了知不知道?”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贺朝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冷静一点,坐到了谢俞身边。
“同学聚会啊,俞哥没和你说吗?哦,想起来了,睡觉睡了一下午,就算说什么你也没听见。”万达解释了一句,就让服务员上菜。
“我留纸条了,你没看见?”谢俞一边拆开手边的餐具,一边问贺朝。
贺朝还真没看见,心虚的撇开了头。
“我家里那个电话你打的?短信你发的?”贺朝岔开了话题,随口问道。
“嗯是啊,俞哥说你手机静音了,就给你家座机打了个电话。怎么了?短信是之前俞哥看到你给他发的微信知道你醒了,让我催你的。”
贺朝有一种垂死病中惊坐起,小丑竟是我自己的既视感,合着自己之前的经历是自己吓自己啊,一种羞耻感涌上心头。
贺朝最后买了单才把这次事情揭过去,并且一辈子也不想回忆。


会员登录
获取验证码
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