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耽

杀破狼:你这一生最大的软肋是什么?

发表时间:2021-08-16 17:32

上次正月十六安定侯生辰时,玩了个改良版击鼓传花,今年,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家宴过后,又提起了这一出。


沈易被损友坑了一次,索性干起了击鼓这个活儿。


众人围在一张圆桌前,座位依次是长庚,顾昀,陈轻絮,曹春花,葛晨,奉函公,长庚。


沈易开始击鼓,一边在心里暗暗计算着什么时候球会回到顾昀手里。


这厢,传过一圈,回到了长庚手里,不料,顾昀死活不接,单单伸出一只食指抵住长庚手里的球,笑得好不明媚,眉梢一挑,意思在明显不过:这回,想必是轮到你了吧!醋泡香椿!


长庚笑意温文尔雅,也不使劲推,众目睽睽之下,眉眼传情!


陈轻絮微咳一声,沈易鼓声立停,回头一看,对上两张笑里藏刀的脸,只觉得后脊一凉,讪讪地摸了摸鼻子,“呵,呃,陛下,这如何裁决?”“义父说呢?”“一人一个锦囊,怎样?”罢了,随他玩吧,长庚心里暗想,毕竟是多久才养回来一点无忧无虑的纨绔劲儿。两人上手摸了一个,长庚先行打开——你这一生最大的铠甲是什么?


长庚眼里盛满了顾昀,大大方方地展示了纸条上的内容,“是我义父。”说罢,便不再言语,小曹满脸娇羞,也不知娇羞个什么劲!陈轻絮一向淡然的表情有了崩裂的趋势,心想:本是想帮夫君坑陛下和大帅一次,以报当年看出“是春色”和被陛下一次次折腾小题大做的仇,没想到反被将了一军。奉函公则是一脸欣慰,有多久龙椅上的人和顾家人这么和谐了,没有明争暗斗,鸟尽弓藏……


顾昀也打开锦囊——你这一生最大的软肋是什么?“心急如焚。”顾昀手里握着三大玄铁营,有整个天下站在他身后,可心里真正没底气的,是雁王生死未卜,下落不明之时。


桌上除了长庚,没人知道他打什么哑谜 ,却碍于陛下高深莫测的眼神,不敢问什么,打着哈哈传了过去。


鼓声又响,轮过一圈下来,竟停在了陈轻絮手里。沈易摸摸鼻子,偷偷瞄了瞄自家夫人,收获了对方无奈的一眼。陈轻絮敛袖摸锦囊——你这一生最难忘得一幕是什么?陈轻絮微微低头,似是细细思索,她身为陈家人,世代相传的医术,年纪轻轻已能尊称陈圣手,又是家主,更是临渊阁中流砥柱的力量,敢只身入魏王叛军营,闯北蛮十八部,腥风血雨走过不知几遭!可她脑海里只闪现出一幅画面:神女祭坛里,沈易义无反顾冲进来的身影。陈轻絮薄唇轻启:“神女祭坛。”沈易的脸当场红成了个猴屁股。


众人对一个个打哑谜的已经见怪不怪了,反正谁也不敢细问。


后来,又搞了不少活动,一个一个喝的醉醺醺,摇摇晃晃往外走。沈易抱着陈轻絮死活不撒手,曹春花带着铁傀儡左扭右扭,一不留神摔了个四脚朝天,葛晨指着曹春花,又被台阶一绊,摔倒七荤八素,好歹扶住了耄耋之年的奉函公。这厢顾昀抓紧机会,把自己泡进酒坛子,一口一个“长庚,心肝,宝贝”,两颗朱砂痣红的妖冶,也不知醉了几分。


待到夜深人静,人总算全部送上马车,剩下一个,就要劳烦九五之尊亲自照料了,那也甘之如饴。


未来的未来,故园会见证许多次庆祝活动,见证他们的爱情,亲情,友情。


cr:不羡长江无穷

会员登录
获取验证码
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