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耽

伪装学渣:谁在下面?

发表时间:2021-08-17 17:45

骄阳似火,又是一年夏天。

  几月前,谢俞被贺朝带进了直播行业,而某背影哥给的理由是:

  贺朝勾着谢俞的脖子,脸凑得忒近,他打开手机在谢俞眼前晃晃:“小朋友小朋友,我发现了个好玩的。”

  谢俞用力推开快贴在自己脸上的脸,不耐烦道:“什么?”

  “直播啊直播。小朋友,这可是个打发时间的好东西!嘿,算是给生活添点乐趣吧。”

  后来,谢俞就开始直播了。

  开始嘛,没人气是毋庸置疑的。可谢俞凭着那低沉好听的声音,成了声控博主,迅速吸了一大批声控粉。

  之后,在贺朝的“总要给粉丝些福利嘛~”的“建议”下,谢俞在直播间非常短暂的开了摄像头。

  后来?后来就是又吸引了一大批(女)粉,日积月累便成了百万大v。

  再后来?再后来就是谢俞已经连续6个月没直播了,评论底下全是催他直播的。

  今天,谢俞闲得无事,终于终于想起了自己还有个号,而那个被遗忘的号已经6个月没直播了。

  他泡了杯红茶,便准备开播了,而刚开直播弹幕就飞了出来。
  【啊啊啊啊俞啊你是终于想起这号的密码了吗???】

  【woc楼上什么手速,打字也要时间吧!!】

  【打字也要时间+1】

  【麻麻这个男银他终于直播了!!我终于蹲到他了!!】

  【俞啊俞啊俞啊你不会是忘了自己还是个百万大v了吧……】

  谢俞没看这些弹幕,他道:“今天闲,聊聊天。”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俞的声音还是这么好听!】

  【我死了,我的耳朵怀孕了】

  【有生之年...能再次听到我俞的声音】

  【俞是什么怪物!!为什么他只说了一句话我就死了】

  百万大v重来不缺的是什么?是黑粉。

  【哟,只有闲着的时候才开播?把粉丝当什么了?】

  【别人都是抽时间直播,你是没事也不直播啊?】

  【不就是用了变声器么,有什么可拽的】

  ……

  谢俞看着这些黑粉的言论,微微蹙眉。

  可粉丝们没给他反驳的机会,在黑粉发出第一句话的同时双方便撕了起来。

  谢俞看着这场世纪大战,没有插手的意思。

  人多势众,最后还是粉丝们赢了,原本整得乌烟瘴气的弹幕区现在却刷着“我们会保护你的”类似的。
  谢俞看着这些飞过的弹幕,轻轻地笑了。

  明明连面都没见过,却总有人跨越见面来保护你。

  【我我我我...没听错吧?俞刚是笑了吗??我的耳朵出问题了!】

  【我也听到了...楼上一起去耳科吧】

  【我jio得不是耳朵的问题】

  【不是耳朵的问题+1】

  【我做梦都没想过俞会笑…人生圆满了~】

  ......

  现在的弹幕区是一片温馨。

  谢俞喝了口红茶,道:“有什么问题要我回答么?”

  【有有有有有有有有!!!俞你多少岁了?】

  【俞这六个月你在干什么啊?】

  【有对象吗?俞,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俞在上大学吗?】

  ......一瞬间,弹幕区几乎全是问号。

  谢俞在一众问号中回答了两个:“有对象,在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失恋了麻麻...】

  【wow俞有对象...我没了】

  【你对象一定很幸福吧!】

  【什么时候的事??】

  【俞还在上大学啊?那我岂不是比俞大...】

  【这两句咋有点奇怪...是我不好,我的错:D】

  【我也jio得有点奇怪...】

  弹幕逐渐不正常...而谢俞在它完全不正常的时候插了句话:“高二的时候。”

  现在有说谢俞很痴情的,有说谢俞肯定很爱自己的女友的,有祝他们长长久久的,不过让谢俞一下子笑了的还是 “嫂子肯定很可爱” 这句话。

  他足足憋了半分钟。

  如果摄像头开着,那一定播着谢俞把头埋在手臂里,肩膀微微抖动的情形,和“哭”有点相像,不过谢俞是在笑。

  半晌,谢俞擦了擦笑出来的泪水道:“是很可爱。”

  傻子都听得出来他腔调里的笑意。

  【好恩爱啊,提到女朋友俞都笑了】

  【好羡慕好羡慕好羡慕】

  【如果俞是我男朋友的话...】

  【楼上天亮了】

  【楼上上喝酒都不吃菜吗?】

  【楼上上上的妄想症有点大】

  不知过了多久,待谢俞的红茶已经见底,天边有了火烧云。粉丝们恋恋不舍挽留着,让谢俞再播半小时,苦苦哀求着,最后只是争取到谢俞的一句话:“那个可爱的小女友要回家了,时间要留给他了。”

  下播之余,天黑之际。

  贺朝直接把谢俞按在床头。他的脸凑得很进,谢俞甚至可以数出他有几根睫毛。

  他刚想开口询问,嘴唇刚刚分开便被堵住了,这使他的双眸写下了“疑惑”二字。

  贺朝吻够了,一脸流氓样,他道:“我觉得你才是我那可爱的小女友。”

  谢俞马上明白了:“你看我直播啊。”疑问句却是用的陈述句语气。

  “你...挺,你脸皮...”谢俞话还没说完。

  “嗯?小朋友,你说出那个答案我就放开你,谁在下面?不然我可吻你了。”某位真是骚出了新纪录。

  谢俞冷若冰霜的脸“唰”的一下红了,他还没开口,某骚哥就不要脸地再次吻了上来。

  “谁在下面?小朋友,说吧,不说我又要吻你了哦?”

  这次谢俞吸取了上次的教训,马上道:“我,我。”

  随即贺朝又说:“什么我?小朋友,要说清楚。”

  这次谢俞脸都红得快滴血了,他艰难道:“我在下面...”

  某位骚哥听到这句话很高兴。

  清晨,谢俞因为眼皮打架一直没醒,也没看到他炸了的评论区。

  贺-zy朝:

  小“女友”什么的,从来都是小朋友扮演的。@谢俞y
两家粉丝:这柜出得措不及防。


会员登录
获取验证码
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