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耽

杀破狼 你跑丢了……

发表时间:2021-08-17 17:51

我叫顾昀,我有个儿子,可是,他跑丢了……

我忘了这孩子走了多久了,他刚走的那几年吧,我就一直不信他走了,身边人都劝我,

“子熹,别伤心了,人都会有这个时候……”

“子熹,殿下不会愿意看见你这样的,你得替他活着啊。”

可是,我真的好想他啊。

他走了的第三年,我一个人在侯府温着酒,等着他来,我等了一会儿,酒温好了,可是这人还没来呢,这人跑哪儿去了?

“儿子,儿子,你又跑哪儿去了?”我撅了撅嘴,这孩子应该还在和我赌气呢,这么多年了,始终长不大。

天真冷啊,不知道他有没有好好穿衣服,我可是好好听他的话,穿了里三层,外三层,包的可严实了。

“子熹,你怎么在这儿啊?”得,沈易这家伙又来了,他不让我找儿子,我得快点跑。

我今年还没吃到长寿面,我跟你说啊,我儿子做的面啊,可好吃了,但是不晓得为什么,他不给我做了。

外面的面又不好吃,那我就自己做呗,结果把厨房烧了,沈易那老妈子又絮絮叨叨的说了我一天,那不是我儿子不见了嘛,又不准我找,我又找不到,真的是,怪我咯。

我笛子断了,我拿去修,工匠说碎的太彻底了,不肯给我修,我赌着气,坐在院子里,我哭了,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哭。

“怎么了?”沈易问我,我抹了抹眼泪,故作坚强道,“我笛子断了。”

“我给你修。”沈易拿走了我的笛子,我连忙追了上去,把碎笛子拿了回来,嘴里嘟囔道,“不了,他就给我留了这么点念想,你再给我整没了,我就什么都没有了。”

我有个儿子。

他叫长庚。

他很久没回家了。

我记得这孩子可粘我了,怎么这段时间没见人影呢?恐是有什么事儿耽搁了吧,不过这也耽搁了太久了吧,不行,我得催催。

我正拿起笔,写着书信,沈易又来了,“子熹,喝药。”

“不喝。”

我专心写着信,沈易问道,“在写什么?”

我用笔蘸了蘸墨,高兴说道,“在给我儿子写信,这孩子好久没回家了,我得催催。想他了。”

沈易好像很惊讶,“你,还没放下?”

我觉得这老妈子莫名其妙的,撇过脸问他,“有什么放不下的?”

沈易没说话,从我抽屉里拿出几十封信,“看吧,这些年你写了多少。”

几十封信上面都写着“长庚亲启”

原来我写了这么多啊,我怎么不记得了?

原来我儿子一直没回家啊。

原来长庚走了好久了。

原来长庚死了。

原来我疯了。

cr:白玉短笛.

会员登录
获取验证码
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