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耽

伪装学渣 你个牲口!

发表时间:2021-08-19 18:34

清华校园贴吧……

“姐妹们,今天是什么日子?大声说出来!”

“篮球赛!啊啊啊啊啊!帅哥!腹肌!全是我的!”

“今天下午好像是金融对建筑,好像没什么看头!”

“放屁!你忘了,贺朝不是金融的吗?”

“男神!我来了!”

“不说了,我去洗头了。”

“你们不要想了,贺朝是你们得不到的男人!”

“对,太骚了。”

……

“教授,我想请个假。”

李教授放下手中的仪器抬头看向谢俞,“嗯?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不是,去陪人看篮球赛。”

旁边的师哥打趣道:“哟,我们小俞谈恋爱了?”

“不是,是……”

“老谢!”谢俞话还没说完就被贺朝打断了。

李教授看见贺朝立马乐了,他笑着说道:“你小子,老刘没让去帮他做专题?”

“他抓不住我。”贺朝跑到谢俞身边一把搂住谢俞的肩膀说道:“教授,我跟你借个人,明天还你,就借一下午。”

师哥看着贺朝,“我还以为小俞谈女朋友了呢。”

“那不可能!我盯着呢!”

女朋友是不可能的,但是男朋友是可以有的。

谢俞及其嫌弃的看了眼贺朝,“谁要你盯。”

李教授摆摆手,对贺朝说:“你带小俞出去玩玩也好,他这半个月都快住到实验室了。”

“好!谢谢教授!”贺朝说完拉着谢俞就朝外走。

师哥目送着两人离开,欣慰的说道:“也就这小子能管管小俞了。”

李教授继续摆弄他的仪器,“那小子可不一般啊!他可是金融系的宝贝疙瘩,老刘的心尖宝、得意弟子,整天恨不得把人揣裤腰带让人知道这小混蛋有多能耐。”

师哥叹了口气,“你别说,这两还真挺配。”

……

“唉唉唉,你看那是谁?我是不是眼瞎了。”

“我去,谢俞?!他怎么来了!”

“今天是什么黄道吉日啊,不行,一会儿要去买张彩piao。”

“唉唉唉,贺朝也上场了!”

“啊啊啊啊!贺朝在冲谢俞笑!妈妈!不会吧!”

“谢俞是来看贺朝的?等等,我闻到一丝丝甜味。”

……

贺朝接过球在手里把玩,他笑道:“朋友,你们现在投降还来的及。”

建筑系的球员冷笑了一声,说:“贺朝,这是球场,不是你的商场,我看你有多大能耐!”

贺朝抬头看向谢俞,谢俞正站在台上目不转睛的看着他,虽然很不耐烦。

“那我们就开始吧!”

贺朝的笑犹如三月的春风,灿烂到对面的球员感觉刚才那二货不是这个人。

贺朝带着球直接冲了过去,还没等观众反应过来,球已经进了筐。

全场寂静了五秒,紧接着传来一阵尖叫 。

谢俞看着台下的贺朝,他永远都像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张扬的不可一世。他就像是一轮太阳,总是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没有他的世界,可能就像是没有暑假的八月,没有糖果的童年,一切都是无滋无味,淡的宛如一碗清水…

贺朝在球场上叱咤风云,所向披靡,打的对面的人心态直接蹦了。

裁判估计也看不下去,叫停休息。

贺朝丢下球喝了两口水,刚转头去看谢俞,就发现有两个女生正红着脸和谢俞说着些什么。

贺朝吓的差点把水都喷出来了,他丢下水立马跑向谢俞的方向。

“那…那学长能给个微信吗?以后要是有什么问题我,我可以问问学长。”

谢俞皱着眉,刚准备说话,却被人猛地来了一个饿虎扑食。

“贺朝,你有病啊!”

贺朝趴在谢俞身上,下巴搭在谢俞肩上,一边笑一边伸手将女生的手机推了回去。

“不好意思啊,学生会出门右拐,你有什么事可以找他们。或者你找保安,色狼小偷全管!”

女生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我也是医学院的,我就是…”

“哦,医学院的,那简单。”贺朝拿过女生的手机熟练的输入一串数字然后还给了女生。

他指着那人的头像说道:“清华医学院李教授,最具权威的一位老教授,人也很热情,你找他,准解决!”

女生急忙收回手机,说道:“不…不用了,谢谢学长。”说完拉着身后的小姐妹就跑。

“再见!”

谢俞挣开贺朝,用一幅看智障的眼神看向他,“贺朝,你这傻x样什么时候能改啊!”

贺朝又扑了上去继续搂着谢俞,“不能,面对我男朋友智障点怎么了。”

谢俞立马乐了。

贺朝趴在谢俞肩上说道:“我刚才应该把老刘的给她,失策了。”

“你怎么知道李教授微信?”

“我要的啊!”贺朝看着谢俞说道:“我随时关注我家男朋友的动向,以防那家小姑娘盯上我家男朋友。”

“集合,下一场开始!”

贺朝抬起头,“集合了。”

“嗯,快去吧!”

贺朝刚准备起身,却又转了回来。

“干……”还没到谢俞反应过来,贺朝已经离开了他的脖子。

“一个小奖励。”贺朝笑着挥手,“小朋友乖乖等我啊!”

谢俞捂着脖子,刚在贺朝是在这儿亲了一下吗?

“这傻x…”谢俞无奈的笑了。

谁自己奖励自己的啊,真是个傻x。

接下来的两场,贺朝跟打了鸡血似的,对面的人已累的直不起腰,贺朝却感觉和一开没两样,而且看上去比一开始更兴奋了。

贺朝的队友简直就是充人数来了,他们甚至已经开始聊开天了。

“六十六比五,稳赢啊!”

“我朝哥简直无敌了。”

“唉唉唉,下次打球记得把谢俞叫来,你看贺朝这劲,我日!”

“对对对!”

贺朝转着球问道,“怎么了?我一开始都说了,早点放弃。”

“你看看,虽然不是商场,但我操作也还算看的过眼,对吗?”

“建筑系,我记得建筑系的人应该打球挺厉害的,你们人今天没来齐吗?”

“哎,不要这么崇拜你朝歌,毕竟你们永远也不是我。”

“裁判,裁判,我觉得可以停了,在打也没什么意义。”

对面的球员:这人真特么贱啊!

然后,三分钟过后……

“六十六比六,金融系胜!”

“朝哥牛逼!”

“低调!低调!”

对面的一个球员终于忍不住了,“贺朝!你个牲口!你tm是来打球的吗?你是来拉磨的吧!你哪来那么多劲啊!”

第二天的贴吧论坛,一个题目为“贺朝是牲口!”的文章沾在了顶部。

然而里面的内容却也真是…

贺朝当天与谢俞的所有动作,眼神交流,都被拍的一清二楚,一个也没漏下!

“贺朝是牲口吗?”

“一晚五次,不带停!”

“哎对!这可不就是牲口嘛!”

“啊,谢俞真是辛苦啊,难怪整天在实验室。”

“同情…同情…”

cr:巴里兔子的袜子

会员登录
获取验证码
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