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耽

伪装学渣 哥哥,那你还喜欢我么

发表时间:2021-08-20 19:39

谢俞仰头喝掉杯底最后一口酒,喉结上下滚了下。抵着杯壁的指节无意识收紧,玻璃杯和桌面碰撞,发出不怎么温柔的一声闷响。


酒不好喝,苦的,带着点涩。


他心情实在算不上美妙,一张送葬脸和浑身上下凉飕飕的气场硬生生劝退了周遭跃跃欲试打算搭讪的大批同学。


于是还在观望的姑娘们就看着这个外貌优越、可惜脑子可能不太好的帅哥一个人、坐在同一个位置、盯着同一个方位、不知疲倦地看了一整个晚上。




实际上今晚能在这儿和贺朝见面实属巧合。


清华大四有举办毕业舞会的传统,然而医学生们连本科也要念足五年而与其余大多数专业格格不入,常常一边刷着朋友的实时动态一边骂骂咧咧地备考。


谢俞照例去忙课题,不巧结束的早了点,被同门师兄硬拽着到舞会现场。


一进门正好看到他男朋友打扮得人模狗样,在暧昧灯光下和一个小姑娘聊得开心,不禁有些吃味,于是无端起了点小性子,找了个偏僻的角落坐下,暗中观察。


本来只打算看看这两个人能聊到什么时候,顺便往记仇的本子记上一笔,方便以后勒suo点好处。


结果看到这人一晚上被要了不下十次微信。


——还全给了。


他想起从前对男朋友情商一百个放心的自己,突然觉得脸有点疼。





想到这儿谢俞脸色更冷了。


他心不在焉地把玩着跟前的酒杯,心思完全散了,连自己都忘了自己究竟喝了多少。


直到恶心和头晕的症状逐渐加深,意识变得模糊,远处人影仿佛都蒙上层带着重影的水雾,这人方才发觉今晚的酒精摄入量好像有点超标。


再回神的时候谢俞发现自己已经走到贺朝身后,指节微曲,轻轻勾上他的衣摆。


谢俞喝醉的时候显得很乖,因为难受不爱吭声,调子拖得又软又长。鼻尖和脸颊都透着粉红,涨潮似的泛起一大片,一直漫到脖颈,再藏进衬衣里。


偶尔抬眼看人时就会发现他往日眸中的冰冷疏离此时已经融得差不多,只剩下湿,乖乖垂下的睫毛上挂着点泪珠,经由眼尾那抹嫣红一衬,倒像是被欺负得狠了,咬着嘴唇憋红了眼的样子。


“贺朝,”谢俞仰头看他,“我喝醉了。”


贺朝有点意外,又莫名有种干坏事被爱人抓包的感觉,心虚地把手机上微商朋友的二维码往怀里藏了藏,“老谢?怎么想起来喝酒了?”


昏暗灯光下,谢俞下意识去抓他的手腕,抓了一会儿又觉得不够,手指展开,用了点力挤进他指缝,回扣,指尖缠上手背。


醉酒的人反应有些迟钝,消化了半晌才皱着眉头瞪他一眼:“不让?”


……让,当然让。


贺朝半边身子都是麻的,心脏狂跳——被撩的。


罪魁祸首状似无意实际非常刻意地瞥了一眼贺朝身边站着的那个小姑娘,偶然想起来很久以前在网上看过的一个梗,没过脑子,脱口而出:“对了,你落在我家的领带什么时候拿?”


这话一说出口两个人都怔住了。


谢俞想锯嘴。


贺朝在憋笑。


……偶尔吃醋耍小性子的小朋友真是意外的可爱——虽然这人在清醒的时候大概绝对不允许自己干出这么傻x的事儿。


一个晚上连舞池都没踏进一步的金融翘楚现在只想按着小朋友干点儿不合时宜的事,约莫着合作谈得差不多了,准备找个由子功成身退。


贺朝遗憾得和真的似的:“不好意思,我朋友……”


“男朋友。”谢俞看起来不太高兴,板着脸硬邦邦道。


卖保险多年、扯淡不打草稿的贺朝少有地愣了一下,随即弯起眉眼笑开了,“……嗯,我对象喝醉了,做男朋友的得去照顾一下。”




天色挺晚,校园内笼罩着一片熟睡的寂静,昏黄灯光懒洋洋射下来,柏油路上除了婆娑树影只有两个人被拉长变形的影子。冷风刀子似的扑面吹过来,谢俞穿得少,没忍住打了个小小的哆嗦。


“故意的?”贺朝脱下西服外套把谢俞整个儿裹在怀里,趁机低头吻他发顶。


这次谢俞没瞪他,心虚地伸手捏了捏耳垂,声音有点闷:“嗯,我故意的。”


“……我撒谎了。”


趁着这人神志不太清醒,贺朝想逗逗他,没等说出什么先等来了谢俞拖着长音、带着点委屈的一句,“哥哥,那你还喜欢我吗?”


贺朝脚步骤然停下,在原地站住。


顶尖学府著名教授的得意门生、无数小姑娘心里的白月光、平日高傲倔强不可一世的意气少年此时裹着明显大了一圈的外套,鼻尖眼角都是红的,浓密的睫毛低垂,乖得像个承认错误的小学生。


“哥,我错了。”


“别不喜欢我。”


……


贺朝心头泛起一阵翻江倒海的酸,又气又觉得好笑,挺严肃地问他:“老谢,你为什么觉得我会不喜欢你?”


“是我……表现得不够喜欢你吗?还是我让你没有安全感了?”


他往前走了两步,把人搂在怀里,微微偏过头、几乎是很虔诚地亲了亲谢俞的耳尖:“谢俞,老谢,男朋友……之前说出来觉得太草率,我不是喜欢你,我爱你。”


“你有什么不高兴,或者我做错了什么可以直接跟我说,你可以随便跟我撒娇,甚至可以对我发脾气,我乐意——”


“宝贝,你可以恃宠而骄,你完全有这个资本。”


像是过了一分钟,又像是过了一个世纪,就在贺朝以为谢俞不准备回应的时候,他听到了轻轻的抽鼻子的声音。


“那……拉勾?”谢俞说。

cr:硫酸氢钠696

会员登录
获取验证码
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