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耽

默读 前任

发表时间:2021-08-22 20:07

“师兄,我在楼下。”


骆闻舟看着费渡发的信息傻笑。


拎起衣服就往外冲:“走了孩儿们!”


郎乔紧跟着骆闻舟往外冲。


冲到半路被人截胡了。


男人看起来30岁左右,在市局门口晃悠,看到骆闻舟的那一刻眼睛突然亮了起来。


“闻舟!”


骆闻舟一愣,看着那人的脸,嘶……怎么这么眼熟?


那人看骆闻舟苦苦思索的样子,苦笑一下:“闻舟,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王yi啊。”


骆闻舟这才从犄角旮旯里找出来这人。


哦,完,前男友。


去意大利学中文的那个。


郎乔看着老大仿佛吃了shǐ一样的表情,再结合这个叫王yi的人的样子,好像明白了什么。


“老大,这谁?你前任?”


骆闻舟一脸牙疼的看向郎乔:这小妮子哪壶不开提哪壶的能力怎么一点没下降呢?


“郎大眼,你想吃香菜包子是吧?”


郎乔立马闭嘴。


yi上前拉骆闻舟的手:“闻舟,我错了,我后悔了,我们能重新开始吗?”


骆闻舟一个闪身躲开:“别,有话好说别动手动脚的。我有爱人了,你也别再来找我,我们之间已经没什么了。”


太阳光照在戒指上,反射的光照的王毅眼花。


郎乔看向王yi身后:“费总!”


骆闻舟一激灵:“费渡?”


费渡在门口等了半天不见骆闻舟出来,刚走进市局就听见了“深情告白”。


yi看着骆闻舟自然的牵过这个叫费渡的人的手,笑了一下:“闻舟,不介绍一下吗?”


骆闻舟一脸奇怪,脸上清清楚楚的写着“他是谁关你什么事”。


倒是费渡大大方方的伸出手:“费渡,市局心理顾问,闻舟的爱人。”


yi看着费渡手上的情侣戒指,伸出手握了一下:“王yi,闻舟的前男友。”


郎乔一脸惊奇:“这位先生,你在我们老大另一半面前说你是他前男友,不怕被费总拍死?”


骆闻舟抹了一把脸:“郎乔,你不急着下班了是吧?不急就去跟陶然换班,人家里有人等着呢,你个万年孤寡就替人值班去吧。”


郎乔立刻窜了:“哈哈哈老大我突然想起来我有事先走一步了!”


费渡冲王毅扬起一个职业假笑:“那我们也先告辞了。”








回到家,骆闻舟小心翼翼的问费渡:“宝贝儿,你生气了?”


费渡抱住骆闻舟:“唔,我确实生气了,所以师兄赔我一杯酒如何?”


听这话骆闻舟就知道费渡没当回事,转过他的脸,果然在那一双桃花眼里看到了狡黠。


骆闻舟点点费渡的鼻子:“想都别想,去洗手,我去做饭。”


费渡是真的没生气。


谁还没个前任了?骆闻舟这么好的人,就连他这个自诩情感缺失的人都栽了,更何况是普通人?


但他长的比王yi好看,智商比王yi高,还比王yi有钱,他有什么好害怕的?


所以他压根没把那个王yi放在心上。




但人家把他放心上了。








第二天,费渡照例翘了最后二十分钟的班,准备去接骆闻舟。


走到楼下,被王yi拦住了。


“不知费总有没有时间,我请您喝咖啡。”王yi微微颔首,一副很绅士的样子。


费渡挑眉:这是来找事了?


“当然,不过我得先跟家里人说一声。”费渡比他更绅士,还顺带宣誓了一把主权。


“师兄,我临时有点事,不去接你了,你自己回家小心。”


骆闻舟的声音里满是稀奇:“我说费总,您平常让人不省心的表现有资格说让我小心吗?行了吧,哥比你省事,办完了就快回来,实在弄不完就不弄了,我宝贝休息才是大事。”


费渡笑的美滋滋的:“好,师兄,我想吃油焖大虾。”


“行,我给你做,挂了啊。”


费渡收起手机,冲满脸羡慕嫉妒恨的王毅一笑:“走吧,王先生。”









yi把菜单给费渡:“费总先。”


费渡随意的翻了翻:“一杯低因的香草拿铁,谢谢。”


“所以,”费渡搅了搅拿铁。“王先生找我有什么事呢?”


yi:“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想问问,闻舟,这几年过的好吗?”


费渡的动作没有丝毫停顿:“你不是看到了吗?挺好的。”


“那就好。”王yi欲言又止。


费渡笑笑:“王先生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


yi:“你和闻舟,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费渡:“唔……一年多了吧。”


王毅:“他对你很好吧?”


想起骆闻舟,费渡笑的很甜:“是啊。”


yi似乎也很开心:“以前他就这样,会关心我,会给我做饭,会宠着我。他是真心爱我的。”


费渡喝了一口拿铁:“嗯,师兄就是这样一个温柔的人。”


yi的一拳好像打在了棉花上,噎的半天说不出话。


费渡抬眼看他:“王先生今天来找我就是为了说这个吗?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就先失陪了,家里还有人等。”


yi似是端不住了:“明明是我先来的,凭什么最后和他在一起的是你?”


费渡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yi越说越激动,最后蹦出来一句:“你不过是替我呆在他身边,你只是个替身!”


费渡终于开了口:“王先生,爱情没有什么先来后到,我们适合,互相爱着对方,就在一起。”


“你也不用说以前你和闻舟怎么甜蜜,那是过去式了,是你自己放的手。”


“我也不会因为这些就跟闻舟有了间隙,这证明他对待每一段感情都是认真的。”


“闻舟的温柔是刻在骨子里的,我最清楚,所以在你是他男朋友的时候他对你好,很正常。”


“况且,就算真的要分出个先来后到,我也在八年前就认识闻舟了,你比我晚了六年多。”


yi的脸色越来越白,但费渡根本不理他:“还有,王先生,你我有哪里是相似的?你觉得我可能是你的替身吗?而且以闻舟的性子,他会找替身吗?”


费渡喝下最后一口拿铁,冲他微微笑了笑:“该说的我都说了,我们也没什么其他要谈的,就先失陪了,你的咖啡我请,再见,”


费渡慢慢露出一个很“费总”的表情:“王叔叔。”


yi一口气没上来,卡在胸口卡的他心脏疼。








费渡打开家门,就闻到了油焖大虾的味道,连同味道一起传来的还有骆闻舟的声音:“回来了?去洗手,饭做好了。骆一锅!你给我滚出去!哎哎哎,别动那虾!那是你哥的!松开!”


费渡换上居家服,站在厨房门口看着跟骆一锅吵架的骆闻舟,突然就笑了。


骆闻舟看过去:“怎么了宝贝?”


费渡摇摇头:“没事,就是觉得师兄你真可爱。”


骆闻舟:……


骆闻舟:“小兔崽子哪来那么多话!吃你的虾去!”







我不在意你的前任,是因为我了解你,相信你。


因为我知道你爱我。


我也爱你。

cr:Y_白露未晞

会员登录
获取验证码
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