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耽

二哈 等晚宁醒了,给他们起个名字吧

发表时间:2021-08-22 20:08

今天一睁眼,楚晚宁感觉有点难受,恰巧这时,墨宗师端着馒头和榨菜进来了。楚晚宁闻着榨菜的味道,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吐了。

  墨燃:???

  墨燃满脸问号得闻了闻自己,想着会不会是今天早上砍木柴的时候出了太多汗,一身汗味给晚宁恶心吐了。楚晚宁心里过意不去,正想说点什么,结果又吐了。

  墨燃:难道我给师尊丑吐了?

  墨燃飞速清理了小彩虹,然后不顾劝阻的去洗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甚至特别细心的整理了发型。

  楚晚宁坐着院子里晒太阳,肚子还是不大舒服,但是他也不说,面部也没什么变化。但是墨狗子了解楚晚宁,说什么也要请贪狼长老来瞧一瞧。贪狼赶到之后,给楚晚宁把了脉,脸上露出一种不可言喻的表情,艰难的开口了:

  “玉衡长老。。还是请姜掌门来看看吧。。。”

  姜曦露出来了和贪狼一样的表情。楚晚宁“心领神会”,叹口气轻轻说:

  “还有多少时日?”

  “九个月左右”姜曦掏出纸笔,开始写一些什么,“这段时间记得多补充营养,但是不要吃的太多,甜食少吃,多吃蔬菜瓜果。”

  “还有,这段时间不要剧烈运动。”贪狼补充道,“不然容易动了胎气。”

  “好。。。等等!动了胎气是啥玩意??????”

  楚晚宁和墨燃同款懵逼脸。

  “恭喜墨宗师,楚宗师,怀上了。”贪狼的语气非常难以捉摸,他拍拍墨燃的肩膀,“你师尊体弱,好生照顾他。”

  贪狼和姜曦离开了。墨燃痴呆:师尊怀孕了?怎么怀的?怀哪里了?怀的谁的?不不不。。肯定是我的。

  与此同时,楚晚宁手掌阵阵金光。

  “墨燃!!你看你干的好事!!天问——召来!!”

  于是墨燃在狗头的注视下,被楚晚宁追着饶院长跑了几十圈,直到楚晚宁又一阵恶心才停下来。墨燃一边感叹师尊真可爱,一边抱着他回屋。但是楚晚宁还是生气,不愿意和墨燃说话,于是真的整整一上午没有和墨燃说话,直到楚晚宁肚子抗议,他才气呼呼得说了一句:“滚去做饭。”

...

...

...

是夜,子时。

  “晚宁?”踏仙君出现了,狗爪子开始往楚晚宁身上摸索,楚晚宁毫不留情的打掉她的狗爪子。

  “你休想。”

  哪料,踏仙君一脸多愁善感委屈巴巴哭唧唧的说:“晚宁,你当真是好生无情!”

  楚晚宁懒得解释,一纸诊断书直接丢到踏仙君脸上。

  踏仙君看纸...

  踏仙君痴呆...

  踏仙君恍然大悟...

  “晚宁!这是真哒?!本座爱死你啦!!!!”

  “。。。睡觉,晚安。”

  楚晚宁喜欢蜷起来睡,踏仙君生怕挤到了肚子,反复把楚晚宁展开来,后来索性垫在楚晚宁身下。

  楚晚宁嫌弃他硌人。

  楚晚宁受不了踏仙君的生理反应。

  楚晚宁召来天问。

  没办法,谁让这具身体年轻结实呢。

  第二天天刚刚亮,踏仙君就出门了,这是他头一次觉得自己攒的私房钱无比有用。待他回来,便看见炸毛的楚晚宁站在门口。

  “墨燃,大清早的跑哪里去了!”

  踏仙君柔声说到:“晚宁,本座去给你做饭。”

  难得听到踏仙君这样好好说话,不免让楚晚宁起一身鸡皮疙瘩。踏仙君想让楚晚宁回屋躺着,楚晚宁拒绝并且表示自己没有残废。

  楚晚宁在院子里一边晒太阳一边吃着荷花酥。

  楚晚宁吃了十三块荷花酥。

  “晚宁。。。你怎么。。。吃的那么多了。。。”

  “怎么,有意见?”楚晚宁眯着眼看他。

  “不不不,本座是说,你饭还吃得下吗?”踏仙君说着把菜端出来。

  “当然。”楚晚宁坐下吃饭,看着一桌子饭菜,甚至还有人参,发觉不对,“墨燃,你哪来的钱?”

  完,私房钱被发现了。

  “啊这啊这啊这。。。本座给别人搬砖带孩子挣的。”

  “那这个人参呢?我觉得你打零工买不起。”

  “年糕给的。”

  “行吧,不是你抢的就可以。”

  吃着饭呢,踏仙君若有所思的看着楚晚宁:“晚宁,为什么你可以怀孕啊?”

  “。。。不知道。”

  “孩子会长的想谁呢?”

  “。。。不知道。”

  “本座希望他长得像你,希望他爱笑。”

  晚宁都不爱笑,本座想看晚宁笑。

  “。。。吃饭,闭嘴。”

...

...

...

  过了几天,楚晚宁收到一封信,是薛蒙寄的。信了扭捏的表示他想接楚晚宁赖死生之巅,说了一大堆理由,比如“方便照料”“在这里比较熟悉”“出事了的话好解决”之类的。可怕的是,墨燃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便死缠烂打的让楚晚宁同意回死生之巅。

  楚晚宁妥协。

  北斗仙尊回到死生之巅的消息自然传播得迅速。果不其然,楚晚宁一进红莲水榭,便看见堆成山的礼品。废了老大的劲,楚晚宁和墨燃才进去。出人意料的是,红莲水榭被打扫得一尘不染,好像并没有被空置过,正当两人疑惑之际,薛蒙冒出来。

  “师尊!哥!”尽管已经成为了掌门,还是这样冒冒失失啊,“我刚刚扫完地呢你们就来了。”

  好家伙,堂堂一掌门,搁这扫地。

  楚晚宁正准备行礼,忽然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干呕一阵(早上急着赶路没来得及吃东西)。

  薛蒙:???

  楚晚宁:我这辈子的脸都丢光了。

  “师。。。师尊。。。”薛蒙支支吾吾若有所思道,“那啥,我有个问题。。。你为什么能怀孕啊。。。”

  “。。。”

  楚晚宁:我也想知道为什么,大概因为我是一块木头吧。

  墨燃刚刚安顿好楚晚宁,贪狼便来了。

  “墨宗师啊,鉴于你还年轻,我决定带你去学习一下怎么照料‘孕夫’和孩子”

  于是墨燃屁颠屁颠的去了。

  “第一课,孕期伙食。”贪狼算了算时间,说“姜掌门应该快到了,他帮你写下来了,防止你记不住。”

  墨燃表示自己脑子好,记得住

  果然,没过多久,墨燃看见了两车书。贪狼给他一本一本的讲解。

  墨燃表示好记性不如烂笔头。

  半天下来,墨燃感觉自己的头发只有原来的一半了。下课回到红莲水榭,楚晚宁在和薛蒙聊着这些时间死生之巅的状况。看见墨燃回来,楚晚宁无动于衷,到是薛蒙一下子站起来。

  “哥!你终于来了,师尊说他饿了。”

  墨燃坐都没有坐一会,立马跑去了孟婆堂,白猫的胃不能耽搁。虽然楚晚宁挑食的毛病已经改了不少,但是口味还是刁钻,况且那堆书里面好多食物是楚晚宁不喜欢吃的。

  墨燃头大。

  墨燃做好饭菜,端去红莲水榭。

  墨燃夹一块肉递到楚晚宁嘴边。楚晚宁拒绝。往常来说,墨燃会拿糖当奖励,但是,孕期不宜多吃糖。墨燃苦笑:

  “师尊,张嘴,啊———”

  “。。。”

  踏仙君人格时,他去学习,差点把人家贪狼的屋子炸了。

  “本座为什么要学这些东西!!!”

  其实是脑子不好,学不会。

...

...

...

  日子一天天过去,楚晚宁的肚子渐渐隆起。不管是墨燃还是踏仙君都经常下山逛集市买婴儿用品和孕期的营养品,因为狗子总觉得白毛吃的不好。踏仙君还总要买不少别的乱七八糟的东西。楚晚宁尝试劝阻,但是以失败告终。而且咱油腻的踏仙君还会贴着楚晚宁的肚子,一脸可爱的说:

  “他在叫本座爹爹。”

  这种时候,楚晚宁回毫不犹豫的召来天问。

  但是不管怎么说,楚晚宁被照顾的很好。

  “楚宗师,你的肚子怎么比正常的要大一点啊。。。”姜曦来给楚晚宁产检的时候问道,“好像也不是因为长胖了啊?”

  这个时候踏仙君冰雪聪明:“怀俩!!!”

  “。。。”

  “。。。”

...

...

...

  楚晚宁的肚子越来越大。贪狼推测怀的是双胞胎,因为楚晚宁的肚子出奇的大。

  九个月之后一天,楚晚宁感觉肚子疼,恰巧这时墨燃在上课,不在身边,薛蒙也有事出去了。楚晚宁想着忍忍就过去了,谁知道这疼痛来的一阵一阵的,而且越来越疼,撕心裂肺般。他一个人蜷缩在榻上,鬓角冒着冷汗。想着这已经是戌时了,墨燃快要回来了。过去了一柱香时间,对楚晚宁来说像是一个世纪,他太久没有这么疼过了,不习惯忍疼了。终于这时,墨燃回来了,他一眼就瞧出来情况不对。

  要生了?算算也差不多了。

  没过多久,贪狼赶到,但是给男人接生也是第一次,怎么搞呢?又火急火燎去请来姜曦,姜曦带着他的助手义子来了。

  “剖腹而取之,为唯一之法。”姜曦说。

  墨燃被要求站再外面等,除了焦急只有焦急。

  剖腹会不会有危险?师尊到底有多疼?为什么不能我来替他?为什么我不能早点回来?我怎么可以把师尊一个人丢在家里?

  等了不知道多久,薛蒙回来了。

  “哥?你怎么在外面?”

  墨燃讲了情况,现是两个人焦急了。

  那一天初夏,但是晚间并不太热,轻柔的晚风丝毫不可以带走两个男人都担忧。忽然墨燃颤了两下,捂着脑袋。

  “。。。啊。。。”

  “哥?!你怎么了?!”

  “薛蒙?唔。。。本座为什么在外面?晚宁呢?”

  子时了,踏仙君出来了。

  “师尊在里面,生了。”

  踏仙君呆了几秒,反应过来立马往屋子里面冲,幸好薛蒙机灵,拉住他。

  “进去打扰他们酒不好了啊啊!!”

  “也就你们等得了,本座要去陪着晚宁!!!”

  两个人扭打在一起(当然,不是真的打),这个时候,姜曦和贪狼一人抱一个孩子出来了。

  “平安,一男一女龙凤胎。”

  “孩子给他!”踏仙君指指薛蒙,立马冲进屋子。

  楚晚宁躺在榻上,闭着眼睛,肚子上的伤口即使缝合还是很吓人。姜曦的义子正在给楚晚宁擦血迹,看见墨燃进来,不紧不慢的说:

  “恭喜。”

  “晚宁怎么样?”

  “挺好的,等麻药劲过了就醒了,这两天得注意事项我义父会告知你的。”

  薛蒙一手一个孩子走到床边。

  “行了,看看你儿子和闺女。”

  墨燃这才想起来孩子,伸手去抱孩子。他小心翼翼得接过来女宝宝,努力像上课学的那样抱孩子。

  女宝宝本来在哭,被自己爹抱着,渐渐安静下来,还若有若无的笑了一下。

  男宝宝不哭,眼睛四处看,最后盯着自己父亲(楚晚宁),浅浅的笑了

  女宝宝长得像晚宁,男宝宝长得像墨燃。

  “真可爱,不愧是本座和晚宁的孩子。”踏仙君很是骄傲,“我没文化,等晚宁醒了,给们起个名字吧。”


*后记

  楚晚宁坐月子的时候,吃的特别好,胖了。墨燃也是一天天的乐呵乐呵。

  孩子稍稍懂事会说话,就去找楚晚宁:

  “父亲,爹爹怎么看着傻傻的呀?”

  “他确实不聪明。不要理他,我带你们去找表舅玩。”

  “好!!”

cr:石灰生石灰

会员登录
获取验证码
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