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耽

伪装学渣 只有丧偶没有离婚

发表时间:2021-08-24 20:02

今天贺朝带着那枚女式戒指去了公司,还在白绿茶面前嘲讽她没有男朋友。

白绿茶表示:真T M的想打他

此时白绿茶脖子上挂着一只狐狸,这只狐狸是穿越的。

这是白绿茶穿越前的死敌-------胡丽精。

白绿茶邀请贺朝今天晚上带着谢俞去参加白家的宴会。

你觉得谢俞会答应吗?笑话!当然去了。

某茶房间

白绿茶看着正在穿她衣服用她化妆品的胡丽精,没错!她成精了!(建国后不许成精啊!喂!)

“贺朝又不一定看得上你,何必呢?”

胡丽精给她和翻个又大又白的白眼说:“那不还有谢俞吗!人家谢俞还是钟家二少爷!”

......你必须吊死在一棵大树上是吧?


宴会上,白总带着白绿茶去找贺朝。你不必死抓着贺朝不放的!!!

白总微笑着对贺朝说:“贺总,我觉得我家小白有必要跟着你结婚。”

贺朝苦笑的想拒绝,但周围的客人用优雅的语气起哄。“对不起白总,我已经结婚了。”

白总很急的对贺朝说:“那...那贺总可以和她离婚啊!”

客人们全部说着同意,只有少数人还有些人性。富人就这样,只要不公开想结不想结都可以,包括这离婚。

贺朝说:“前阵子刚离。”

“那就再离!”白总非常愤怒。

“只有丧偶没有离婚。”谢俞从人群中缓缓走向贺朝,进宴会就和贺朝分开了,原因是顾雪岚也在他陪她妈去了。

贺朝搂着谢俞的腰说“和他离的。然后又重结了。”

感情贺总你是怎么和这么彪悍的妻子离一次婚的。

最后贺朝带着谢俞回了家,在路上贺朝问谢俞前两天说离婚的时候为什么没有打他

谢俞回答:“因为打你的是我,主治医生是我,家属签字的是我,要是一不高兴把氧气管的也是我,最后保险受益人还是我。打你?没意思。”

还有一点,你是我的。

cr:夏睛云

会员登录
获取验证码
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