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耽

伪装学渣 小朋友 没有了

发表时间:2021-08-25 21:06

贺朝用一只手托着腮,静静地看着眼前的小朋友,脸上没有一点笑容,更多的是忧愁。他喃喃自语:“小朋友,你什么时候才退烧啊……”

站在门外的护士们议论纷纷:

“谢医生的胃病又犯了?”

“听说一连做了好几场手术,胃病不犯才怪!”

“小点声儿,别让贺总听到了。要不然院长找你喝茶……”

……

谢俞现在还是昏迷状态。他感觉自己的头晕乎乎的,隐隐约约想起了高中时,自己也是这样经常不吃饭,晕了过去,贺朝还急急忙忙地抱着他,跑到医务室里。虽然很疼,但心里却暖呼呼的。也记起来,有一次,贺朝出差了,自己不按时吃饭,做了好几场手术,晕倒了,害得他生意没谈成,就急急忙忙地赶回来看自己,照顾自己……

然后,谢俞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贺朝顿时感觉自己心中的一块大石头落了下来,随后又是一阵心疼:“哎……怎么又不按时吃饭?”

谢俞有点分不清回忆和现实,好一会儿后,才回答:“有几场手术要做。”

他有气无力地了起来,但随后,又倒在贺朝的怀里。贺朝既是心疼又是生气,不知是骂好,还是安慰好。但看着他那一副软绵绵的样子,又轻声说一句:“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贺朝轻轻摸着他的头,说:“嗯,以后要按时吃饭,不能因为我不在家就为非作歹。自己的身体最要紧,整个医院又不是没了你就不行。”表面是在责骂他,但他知道,贺朝是在心疼自己。

过了几天,谢俞的病好了,也许是因为昏迷的时候太疼了,所以脾气格外的暴躁。这不,谢俞又开始莫名地生闷气了:“哥,我想吃草莓味的棒棒糖。”

贺朝东找西找,就是没有找到。他有些无奈地说:“小朋友,没有了。”

谢俞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股闷气冲上心头。头也不回地走出门口,不知去哪里。

贺朝有找了一会儿,还是没有找到,才回到客厅,发现他不知道去哪儿了,而且天色已晚,便跑出去。

谢俞什么东西都没有带,连手机和钱包都没有带,又想到贺朝的行为令他生气,便在广场上漫无目的地走。

周围有许多小姐姐在偷瞄着他,有些还蠢蠢欲动,准备上前要联系方式。

这时,贺朝拿着一束花向他走来。谢俞看见他走来,顿时又不耐烦起来:“傻x,你来干嘛,艹。”

贺朝打了个响指,夜空里出现了烟花。

烟花形成一行字:“小朋友   和我回家好不好”

谢俞这才发现,那束花里全是,原来是自己闹脾气时要的草莓味的棒棒糖。

他笑了笑,随即又说:“哥,我们回家吧。”

贺朝嘴角上扬,脸上洋溢着快乐,说道:“小朋友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们回家”

谢俞悄悄握住了贺朝的手,两条红绳格外明显。有些人很嫌弃,有些人却真心祝福。但他们不用管世俗的眼光,因为他们只要活出自己的精彩就行了。

不知过了几天,谢俞忽然有个想法:领养一个孩子。他便和贺朝说了。贺朝答应了他,兜兜转转,一位可爱又活泼的小女孩来到了这个家庭。

贺朝双手放在膝盖上,半弯着腰,对她说:“从今天开始,你就叫贺俞瑶了。”

贺俞瑶警惕地看着周围,又看了看他们两个,才说:“你们就是领养我的人?”

谢俞露出不大自然的微笑,说:“嗯,欢迎你的到来。”

贺俞瑶瞟了谢俞一眼,又说道:“嗯,谢……妈……”

贺朝咳了两声:“你的房间在那儿。”说罢,指了指一个房间。

随即,他又和谢俞说:“小朋友,俞瑶她一定是被我的玉树临风、 英俊潇洒、 风流倜傥、 一表人才、 高大威猛、 气宇不凡、 温文尔雅、 品貌非凡、 仪表不凡、 仪表堂堂、 清新俊逸……给震惊到了。”

谢俞说道:“艹,gun吧。”

贺朝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阴阳怪气地说:“那个,小朋友,我们……好久没有……”

谢俞立刻黑了脸,走到贺俞瑶的房间前,打开房间门,对他说:“我去你的,滚!”

随后就走了进去,与俞瑶开始处好关系了。

贺朝叹了口气,回到房间里,开始工作起来了。

另一边,谢俞在努力找话题,这可是他第一次对一位小女孩如此,自己也没有想到,居然这么有耐心。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一切都那么融洽。

cr:幻梦雨师

会员登录
获取验证码
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