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耽

魔道祖师 吃醋

发表时间:2021-08-25 21:11

魏无羡回到莲花坞后自然是潇洒自在,没有了姑苏蓝氏条条框框的规矩,不用再整天约束自己,自然是拉着江澄和一帮师弟们疯玩。

只不过不像小时候那样只局限于莲花坞了。而是向外面野,偷摸着晚上出去耍一耍。

今天晚上,魏无羡则更是大胆,与几个师弟约好了去那花楼里逛逛,美名其曰要带着他们长长见识。

“我可同你们说,鸣凤楼的头牌梓息姐我可是见过的啊,那脸蛋儿别提多可人疼了,上回我还瞧着她偷着看我呢,脸都红了,八成是觉得我风度翩翩!比蓝湛还要好看不少呢!”魏无羡叼着根狗尾巴草,边走边与众人耍宝,情绪比往常还要激动。

被他生拉硬拽来的江澄看着他那模样一脸的嫌弃与不长进,马上就开口挖苦他:“得了吧,就你还和蓝忘机比呀,人家要长相有长相要修为有修为哪像你整日里不干什么正经事,还要跑来花楼这种地方,被娘发现了不知道怎么说教你呢”

“就是就是,师兄老不正经!”众人立马你一声我一声的附和魏无羡倒是不在乎众人的挖苦,继续和他们吹嘘自己的‘光彩事迹’,一路上有说有笑的,好不热闹。

到了花楼,魏无羡第一个猴一样钻了进去,大摇大摆地装出一副老神叨叨的样子向老鸨要了间雅间,一下子点了十个姑娘,还非要拉上花魁与他们作伴。

那老鸨也懂得看眼力见,看着这群公子哥身上穿戴的都是一样的家服,还带着佩剑,一看就是哪个修仙大家,怎么想也是得罪不起的,立马笑盈盈地为他们做了安排。

不一会的功夫肥环燕瘦的姑娘们就齐活了,菜色也是上地差不多了,火辣辣的一桌的红色,花魁也是藏在屏风后头给他们唱着小曲儿。

那些弟子们哪是见识过这场面的,被姑娘们略微逗上几句就闹个大红脸,一个个只管喝了她们递来的酒,低头吃着自己的菜。

魏无羡看了不禁一番好笑,捧着一坛子酒边和边与姑娘说说话,还不免笑话师弟们一阵。

想起了门帘后的花魁,也和她聊上几句:“梓息姐姐,怎么今日不晓得偷看我了?”

他说着便走到那门帘后去,从怀中掏出朵花来,举至唇边碰了碰,伸手就插到了花魁髻边,满意地瞧了瞧,这花是路上采的,也不知是什么花,看着却是好看的,这下正好能派了用场。

那花魁也是阅历多的,被他这般逗弄,只掩嘴笑了笑便大方地回他话:“以前那是觉得你样貌好,这几天我看见一个和你一般大的小公子,可比你俊俏多啦!”她说完众人就哄笑起来,皆笑他太自大,人家花魁看不上他!

魏无羡也是只是嘻嘻哈哈的,倒是挺想知道那人是谁,好说他也是能排上名的美男了!“那姐姐说说那人,哪里比我俊俏啊?”

“他呀,我看着顶比你好,一身白衣,浑身上下只一个抹额做装束,配得他那把剑那通体乌亮的琴,说不出来的风度翩翩,和那仙人一样的好看,就是啊一直冷着一张脸,看着有些怕人的。”

魏无羡一听她话,脑子里浑然想的就是蓝忘机,白衣抹额,佩剑黑琴,还有一张臭脸,可不就是说的蓝湛嘛!只是说起来,蓝湛这小古板真不知道为何会到这种烟花地来。

“那姐姐倒同我说说,那人来这做何事?也是来寻乐子?”

“他呀,都来了好几天了,都是晚上来,只一个人坐着喝一杯茶,一坐就是几个时辰,看那样子倒是像在等人,那一张冷脸,搁在那都没人敢走近些去!这么说来看这时辰,他倒是应该在的。”

魏无羡问到了话,不顾江澄对他疑惑的目光,仔细想了想,蓝湛做事情与旁人真是完全不同,也想不明白他这般所为何事,思前想去,老是好久不曾见他了,倒不如亲自去问问他,趁着这花楼的地方还能好好揶揄他一番。

“我去趟茅厕,去去就来!”说着就风似的跑出了门。

把楼下逛了遍,倒也没有看见蓝忘机的踪影,若是他真来了,那只能是在雅间了,便上了楼,边走边喊“蓝湛蓝湛!你在吗!在就回个话!”就这么喊着逛了一圈,都快到了先前的雅间还是没人答应,待他准备放弃回雅间的时候,隔壁的门开了,自己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拉到了屋内,一看蓝湛就已经坐在桌边了,速度快的令人乍舌。

“蓝湛!你还真在!巧了,不就是在我隔壁呢嘛!”

……

“蓝湛,你来这儿干嘛?莫不是也同我一样找姑娘来了?”一看魏无羡此时,脸上定笑地邪恶

“…夜猎,有恶鬼”

“原来如此啊,我就在想你咋的还会来这了,说起来我们也几个月不曾见了,怎么,想我没?”

蓝忘机不答

“忘机兄?”

“蓝湛?”

“蓝二公子?”

还是不答。

“啧,你说你这人也太无趣了吧。”魏无羡泄气地坐在他对面,把玩着杯子,悄悄不动如山的蓝忘机,刚想继续逗弄他,便听见隔壁江澄叫他回去的声音,起身拍了拍衣服下摆。

“得了,我得回去了,忘机兄一个人夜猎小心着点?下回我再好好陪你玩玩~”说着推门走了出去,见到江澄就扒拉着他肩膀,呼啦着一群师弟回去了。

“你去隔壁那间干嘛?里面谁啊?”

“蓝湛呗,出来夜猎的,还真无趣,逗都逗不起来。”

“都说了让你别惹着他,到时候耽误了他夜猎看他怎么记恨你!”

“行了我的江姐姐,别念叨了,咱们快回家吃师姐做的莲藕排骨汤吧!”

“魏婴你找死!”拨开了劝架的人江澄就直奔着魏无羡打去,一路风风火火地回去了。

————————————————————

另一边。

蓝忘机找到了花魁,一脸煞气地站在她面前,伸手一挥,只把她吓得不轻,等缓过劲来才发现蓝忘机手中拿着一块银子,手指了指她头上的花:“和你换。”

“这个?”

“嗯”还没等她答应就自己拔过花跑了,走前又扔下一块银子,生怕人家追上去一般,一溜烟地没影了。

“这年头……真是什么怪人都有……”她掂了掂两块分量不小的银子,心里差异,但也轮不到她管了。

很多年以后,魏无羡从蓝忘机那里第二次看见这朵花,被蓝忘机做成的书签,只觉得好看,也没必要去问一朵花的事情,以至于魏无羡终其一生也不知道这一件小事,当然,蓝忘机也不会告诉他。

他也不会知道,当年的蓝忘机到底吃了多么重的醋,情窦初开的少年,到底握着这朵芍药花像个痴汉一样来来回回亲了多少遍,又多少次流露出谁也未见过的温柔,又是那一朵花,一些记忆,陪着他度过无论如何也不想再经历过的那十三年。

cr:悠然守恒

分享到:
会员登录
获取验证码
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