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耽

伪装学渣 晚安

发表时间:2021-08-26 22:56

谢俞死了。

其实对于谢俞的死,大家并不是很惊讶。

毕竟,都是耄耋之年的老人了,他们这一辈的人,已经走得七七八八了。

况且,谢俞当医生,年轻时工作就很忙,常常日夜颠倒,很难照顾好自己身体,积劳成疾也是很正常的。

相较于谢俞,大家更担心那个叫贺朝的人,那个谢俞的恋人。

小区里的人们经常看到贺朝牵着谢俞的手,慢慢地绕着小区散步。

谢俞经常会说,你说,我们都是老年人了,你还称呼我为小朋友,幼不幼稚啊?

贺朝也不恼,只是笑。

而如今,已经没有人能被他称作小朋友了。

他的小朋友,早就死在了一个傍晚,走得悄无声息。

谢俞静静地躺在床上,闭着眼休息。窗外霞光万丈,如一件金色的丝绸轻轻盖在谢俞身上。而他的面容一如既往地平淡,安详地仿佛只是睡了一觉。



今天,是谢俞走的第七天。

贺朝好像并没有因此受影响,依旧如往日一般从床上下来,洗漱,吃饭,和谢俞活着时没什么两样。

只是,这天,他从梦中惊醒。

他梦到了谢俞。

“笑死了,怎么可能那么快就放得下啊...”

贺朝自顾自地念叨着,银白色的发丝在风中轻颤着,像是湿了翅膀的蝴蝶,在雨中飘荡。

“但是,你不会回来了...”

贺朝颤颤巍巍地从床上下来,走到那把藤椅边,轻轻地躺了下来——老了之后,果然会很贪恋正午的阳光啊。又或者,他贪恋的并不是那阳光,而是那光芒让他想起了一个人,一个也如这光芒般温柔耀眼的人。

只是那个人不在了而已,万千光芒都不过是他的复制品。

贺朝自嘲地笑了一声,在这午后的片刻闲暇中沉沉睡去。

再次醒来,已是晚霞满床,世间的一切仿佛都静止了下来,只余一个老人躺在藤椅上,一对仍然如少年般清澈的眼眸平静地望向世界尽头的那抹余辉。

突然,他瞪大了双眼。

“谢,谢俞...?”

贺朝张了张嘴,几乎失声。

没错,那就是谢俞。眼前的谢俞,正穿着年少时的那件蓝白色校服,站在他面前。

“谢俞”并没有出声,而是外貌随着晚霞的变化而飞速改变着。

“傻x。”

“你是我喜欢的样子。”

“哥。”

...

贺朝望着“谢俞”,久违地笑了——那是他自谢俞走后,第一次真正笑。

他对着面前年老的“谢俞”伸出了双手,不带一丝戒备。

“欢迎回家,我的小朋友。”

那双手悬在半空,“谢俞”迟迟没有上前,只是这么望着贺朝,许久,许久。

过了不知多久,“谢俞”走到了贺朝身旁。他一只手背在身后,另一只手则盖住了贺朝的双眼。

贺朝似乎并没有被震惊到,而是依然笑着,笑得很温柔。

“谢俞”俯下身子,在贺朝耳边轻声说到:“晚安,朝哥。”

窗外的世界逐渐没入黑暗。

“晚安,小朋友。”

贺朝回应到,语气和平常一样,没有一丝波澜。

“我来找你啦。”

cr:虚假の澪田唯吹

会员登录
获取验证码
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