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耽

伪装学渣 关于谢医生痛失真名这件事

发表时间:2021-08-28 11:56

如题,记一次谢俞同学差点社会性死亡的千钧一发


贺朝在门口等谢俞。


谢俞好久才出来,一边出来一边脱他的外套,脚还没有踏到贺朝身边,身后的门咔嚓一响,一个实习生模样的女孩子探出身子来。


“小谢医生——”她对谢俞招了招手,“这里有点事.......”


谢俞应了一声,把本来慢悠悠脱着的外套三两下彻底脱了,塞到贺朝怀里去,钻进房间里去了。


好久才又出来。疲惫的叹了口气,接过贺朝捧着的外套,声腔里带着点委屈,低低叫了声哥,然后什么也不说,和他一起往外走。


出了地方,贺朝张望着大概没人认识谢俞了,转了个身,低头撩起谢俞头发,欠身过去蹭了蹭他额头问:“怎么了?”


“嗯——”谢俞有些困倦的闭着眼睛说,“饿了,想吃东西。”


哗啦啦的亮闪闪袋子声,贺朝从兜里递了一个棒棒糖给他。


谢俞拿到手里捏了捏,有点不满的从后面打了一下贺朝背:“碎都碎了。”


贺朝不动声色的一捏,确实碎了,随即沉默一两秒,大喜道:“我故意捏碎的,方便咱俩一人一半一起吃。”


“吃什么。”谢俞瞪他,“手能故意捏碎棒棒糖,你是想吃外面的包装纸吗?”


话还没说完,就被从身后轻轻的抱住。


“唬小朋友的。”贺朝说,“饭早好了,扣着碟子等你回去呢。”


“不过......”


饭桌上,贺朝心里想着早先白天的事,嘴里刚说了半句,就被谢俞凶巴巴的从桌子底下踹了一脚。


“吃饭别跷二郎腿。”谢医生严厉的说,耸人听闻的威胁道,“你当心腿长歪,走旁边是河的路打滑直接掉水里去。”


贺朝岂是能被这等小事唬住的,笑嘻嘻的应了一声,把腿伸过去蹭蹭谢医生的小腿才放下去。把谢俞蹭的耳根一红,却严肃的不言语,贺朝怕他伤着手,帮他剥螃蟹。把一只剥好了的螃蟹递到了他碗里。戳着自己碗里那只,突然想起了要说什么。


“小朋友。”他似笑非笑的叫他,“他们都叫你小谢医生?”


“怎么了?”谢俞面不改色,把刚刚贺朝给他剥的大蟹腿反客为主,递给贺朝。


“我笑他们聪明伶俐。”贺朝赞叹道,“居然把你的称呼猜对了一个“小”字,命中率堪称百分之三十三!”


谢俞嘴里不为所动的扒着饭,随手把旁边的餐巾纸砸过去了。


贺朝把餐巾纸一把抓住了,啪的放在旁边,激动道:“而且,他们还慧眼识金!”


“我姓谢。”谢俞头也不抬一下,专心啃他的螃蟹,腮帮子鼓囊囊的,又要摆出很凶的样子说话,这让他有点像一只忙于进食的松鼠,“又不姓什么金。”


“就是因为你姓谢啊!”贺朝振振有词,“你姓谢对不对,我恰好姓贺,好家伙,我们名字连起来——”


“贺谢?什么啊,留着给你儿子取名用?”谢俞大发慈悲,吃完了的碗放在一边,自己桌上动着手指轻轻敲桌子,身体前倾着,疑惑的试图给贺朝的单口相声捧哏。


“不!”贺朝一语道破玄机,“我俩,一合起来,河蟹,水里长的动物,说明咱俩,金戈玉露一相逢,长在河里,说明我们情如流水,川流不息!!!!”


谢俞冷漠的望着大喜不已的贺朝,对他拍了一张他们医院的饭卡。


“给你的,哪天来我们医院查脑子,别花冤枉钱买饭。”


贺朝单口相声没单成,只好托着下巴戳谢俞闷闷不乐的小腮帮子:“怎么了,小谢医生,哪不开心?”


谢俞手指头绕圈玩,不和他说话,贺朝就使劲扯他,把毫无防备的小谢医生从凳子上扯了下来,和他一起坐到了地上。躲过了勃然大怒的谢俞的兜头一掌,不由分说往怀里搂,胡乱猜着


“那几个老医生说你了?”


“没。”


“没治好病人?”


“不是。”


“晚饭螃蟹没啃够?”


“你得了吧哥,你那煮的。”谢俞抬头无奈的看着他,“全长江的螃蟹大概都被你用来喂我了。”


贺朝一边使劲揉谢俞头发一边继续想可能让自己宝贵的不得了的小朋友难过的原因,谢俞的头发被揉的炸的五光十色,缩在下面,怒气值逐渐飙升,浑然不觉的贺朝还在得劲的揉,像按着个dingshi炸弹。


“他们叫你小谢医生,被我听见了........你害羞?”


谢俞刹那间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了,能想到害羞这个理由,恐怕对没羞没臊的贺朝来说,可真是一项可歌可泣的成就,简直堪比突破人类极限,搞不好还可以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去了


“不是。”


贺朝的声音突然柔和了很多:“我门外等你那么久,你不好意思了?”


话一出口,就知道自己猜对了。贺朝就不再言语了,伏下身把谢俞搂紧了点,伸出手轻轻转着他手上的戒指玩,一边转一边柔声着问话:“最近很累?”


谢俞在下面闷声应“嗯。”


贺朝捏了捏他脸;“把我小朋友累坏了。”


谢俞躺在贺朝怀里,缩着膝盖,要睡着了,被贺朝再次戳了戳脸颊:“按时吃饭,别累坏身子,嗯?”


谢俞只想睡觉,头往他胳膊肘上顶。


“小谢医生——?”


“闭嘴!”谢俞真是恼羞成怒,搁家里天天被爱人小朋友小朋友的叫,在外面被一口一个小谢医生的唤。要是有个什么年度痛失真名大赛,他怀疑自己一定能摘得桂冠。


想了想,决定不甘示弱的绝地反击。


“别人在外面叫你什么?”他闭着的眼睛睁开一只,挑着眉毛问。


“贺——先——生。”贺朝说的风流倜傥,居然能做到把这个挺正经的称呼说的不三不四,奇怪不已。


“噢。”谢俞的眼睛重新闭上,语调里不含一点波澜,“你这样每天颠来倒去的亲我,不如把你这个先生也倒一下........”


他思索一会儿,得出了答案。


“贺马生鲜。”他冷漠道。


贺朝目瞪口呆。


贺朝在门口等谢俞。


谢俞好久才出来,一边出来一边脱他的外套,脚还没有踏到贺朝身边,身后的门咔嚓一响,一个实习生模样的女孩子探出身子来。


“小........”


谢俞猛的停下脚步,实习女孩子继续在身后蹲下身子说:“小朋友.......”


谢俞脑子闷声一响,人吓的魂飞魄散,咯吱咯吱的转过身,微不可闻的转身惊恐应了一声:“嗯...嗯?”


看到身后的场景,谢俞脑子又是闷声一声巨响,差点把脑浆炸飞,凶狠的转过身,身边还传来实习女孩子笑眯眯的问迷路小孩子父母叫什么名字的声音,他凶神恶煞的把外套狠狠塞给笑的不行的贺朝,好像要把他一拳打穿。


被贺朝捞了过来,捏着耳垂笑着逼问:“你以为刚刚她在叫你?”


“没有!”


“没有?”


“没有!”


“没有?”贺朝笑的贼兮兮的,“耳根子都红了。”


谢俞勃然大怒。


“谁和你有没有的!”他火冒三丈道,“你今晚滚去睡沙发!”


——end

cr:平平无奇酒罐子人


会员登录
获取验证码
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