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耽

魔道祖师 有道侣的人才不会害怕下雨天

发表时间:2021-08-28 21:27

昏昏欲睡的魏无羡猛地一下坐直。


正在誊写家规的思追被他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笔上的墨迹污了一块,蓝思追心道可惜,这才听见魏无羡问道:“是下雨了吗?”


蓝思追顺着他的目光从雅室镂空雕花窗向外望去,天色果然已经阴下来了,只是还没有滴雨,还未到黄昏,可天空已然郁郁,看起来雨势不会小,蓝思追又听见魏无羡嘟囔了一句:“还来得及。”


蓝思追:“魏前辈要去找含光君吗?”


魏无羡站起身来对他一笑:“是啊,你们姑苏最近不常下雨,他这次出门肯定也没有带伞,我去接他回来,“魏无羡整了整自己有些皱的衣袖,接着又道:”哦对了,思追,麻烦你在这里看着,若是一会儿雨下大了,就提前下课吧。”


蓝思追也站起来,对他微微一礼:“魏前辈放心。”


静室离兰室还有一段距离,魏无羡小步快走,出了兰室四下环顾,发现路上人不多,这才一阵拔足狂奔,以最快的速度回了静室,从蓝忘机那整整齐齐的置物柜里翻出了一把画着青花图案的油纸伞。


蓝忘机是今天晌午出的门,算算时辰也应该正在返程的路上,魏无羡把纸伞抱在怀里,又拿了一件披风,风风火火的往山门赶。


天气阴的可怕,魏无羡远远看见藏书阁已经有弟子点上了灯,路上偶有行人,也只是匆匆忙忙的对他一礼,就朝着反方向回家去,魏无羡心中一紧,脚下的步子迈的更急了。


真是惹人烦的雨天,魏无羡心道。


小楼夜听风吹雨,这档子事一个人的时候觉得风流潇洒,可一旦心中有了惦念的人,对着这样的天气就半点诗情画意也品不出来了。


当初在云梦的时候,江枫眠腿上有旧疾,总在阴雨天发作,疼痛难忍,吃药也无用,医师总说是顽疾旧伤,加上平日里又不注意保暖,所以如此。没法子,江厌离只好寻了些料子,缝了个护膝给江枫眠,只是那护膝为了保暖,塞了十足十的棉料,实用是实用,就是穿起来不太好看。


蓝忘机腿上也有旧伤,而且不止腿上。旧伤虽然痊愈,春秋雨季,天气阴湿难免会反复,痛意如附骨之疽,藏在蓝忘机波澜不惊的皮肉下,偏偏他又是个什么都能瞒得住的小古板,痛意、爱意全都被他掩在伤痕下,谁都不容窥视。


幸好魏无羡总是能轻而易举的进到他心里,将决堤的爱与陈旧的痛,一一领会,魏无羡自认为不是个心细的人,但对于蓝忘机的事,再用心也不为过。


魏无羡年初的时候就去找云深的绣娘,学着给蓝忘机亲手做了个护膝,他怕厚重的护膝戴着不雅观,寻了好久,才找到了又轻便又保暖的面料,做好之后,魏无羡在蓝忘机腿上牢牢绑了三圈,又让蓝忘机站起来,自己好好打量了一番,在外有衣袍遮挡,看不出带了护膝的样子,蓝忘机走了两圈,也不见又笨重滞涩之感,魏无羡心满意足地拍拍胸脯道:“蓝湛,我好羡慕你。”


蓝忘机把他圈在怀里:“羡慕我什么?”


魏无羡:“羡慕你有我这样一个心灵手巧的好道侣啊。”


蓝忘机抱紧了些,认真的点了点头道:“的确。”


但腿上的旧疾有了护膝,蓝忘机背上的伤却还是会在阴雨天作妖,入夜时分,蓝忘机侧躺在魏无羡身旁,睁着眼睛不睡觉,魏无羡就知道他不舒服。


魏无羡:“蓝湛,你转过身去,背对着我躺。”


蓝忘机不情不愿的眨眨眼,魏无羡就凑近,吻在他的眉心,捉住蓝忘机环在自己腰间的手,笑着道:“蓝湛,听话。”


魏无羡将蓝忘机背后衣物拉下来些许,温热的脸贴上去,在他的伤疤上亲吻,纵横的伤疤盘踞在美人背上,魏无羡亲一分就搂紧一分,嗓子有些沙哑:“亲亲你,不痛了。”


蓝忘机抚上他环抱在自己身前的手,魏无羡贴他极紧,蓝忘机任由他动作,吻总是驱逐阴寒的良药,待魏无羡停下,蓝忘机才转过身,十指相扣,将人完完整整覆在一片阴影处。


快到山门的时候,魏无羡还没有看见蓝忘机的身影,可已经有稀疏的雨点滴下来了,远处还有轰隆的雷声,魏无羡在原地转了三圈,拉长了声音自言自语道:“蓝湛啊蓝湛,你怎么还不回来?”


云深山门的必经之路有三条,往来的小贩已经在张罗着收摊,魏无羡不知道蓝忘机会从哪条路上回来,只好守在山门口守株待湛,魏无羡踩住脚下的小石子,用脚尖碾了个几个来回,轻轻使力,踢出去好远,魏无羡又抬起头来张望,街上人已经不多了,往来的大多数已经撑起了伞,还有把衣袖盖在头上意图挡雨的,魏无羡拿着收好的伞作剑状,无聊的挽了个剑花,从路的这一旁蹦跶到路的那一旁,然后踮起脚尖又望了望,还是没有蓝忘机的身影。


远处山色朦胧,雨势尚微,身后隐在云雾中的云深有钟声阵阵,眼前街道也收起平日里绫罗满目的红尘气,有的人家早早的在家门口点上了灯,青蓝如墨的画布上点缀橘黄灯火几栈,河道上也收了工,江面上四散飘零着归家的号子,魏无羡看山看水,终于在望眼欲穿的时候看见了一身白衣的蓝忘机。


魏无羡一喜,站在山门前的石堆上朝着蓝忘机那边大力的摆了摆手:“蓝湛!这儿!”


蓝忘机背着忘机琴,一手还提着什么东西,果然没有带伞,魏无羡一边朝他跑去,一边把伞撑开,还未近身,就先把蓝忘机拉到了伞下。


“蓝湛,淋到雨没有?”


魏无羡比他矮一个头,只好垫着脚去看他头发衣衫,看有没有被雨打湿,蓝忘机接过他手里的伞,任由着他绕着自己端详,待到魏无羡围着自己转了一圈,才把人揽住:“无妨,久等了。”


魏无羡对他一笑:“不久不久,我才来多大一会儿啊。”


魏无羡鬓角都被小雨淋湿了些许,一看就是等了许久的样子,嘴上还逞强,蓝忘机抿起嘴看他一眼,魏无羡假模假样的咳了一下,心虚的挽住蓝忘机的胳膊:“好吧好吧,就稍微多等了那么一会儿,对了含光君我还没问,你去哪里了,怎么回来这么晚?害我好担心。”


蓝忘机这才把手上提着的东西递给他,魏无羡接过来一看,笑道:“哦,我说能有什么事能让含光君耽误时间呢,原来是给我开荤去了。”


蓝忘机点点头,前几日彩衣镇新开了家菜馆,魏无羡一直念叨着要去,他回来的时候正巧路过,便捎了些给魏无羡带回来,姑苏的雨来的突然,不过蓝忘机也不必担心大雨会沾湿他的衣角,他笃定魏无羡会接他,而唯一让他归心似箭的,便是不愿让魏无羡等他太久。


魏无羡把披风递给蓝忘机,心满意足的对着食盒里的咽了咽口水,蓝忘机一展衣袖把魏无羡也圈进了披风里。


两个大男人黏黏糊糊挤在一起着实有点不雅,可蓝忘机都不在乎,魏无羡自然也不会介意,雨势开始变大,可在两人之上的油纸伞却没有半点动摇,伞外的风雨奔袭而下,而在小小的伞里,魏无羡和蓝忘机挤在一起,蓝忘机牵上他的手,魏无羡便靠过来。


有了彼此的依偎,聒噪的雨声被暂时隔绝,蓝忘机听到魏无羡附到自己耳边,语气里有掩不住的笑意:


“蓝湛,走吧,我们回家。”


end.


cr:嘉木MOON

会员登录
获取验证码
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