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耽

伪装学渣 你在外面有人了?

发表时间:2021-08-29 23:42

0.




【林助理:贺总,我订的这家酒店您看怎么样?】




贺朝给这条信息的回复是一条语音,谢俞看了一眼弥漫着白雾的浴室,调低手机音量,在耳边点开——




“可以,对了甜心,你……”语音还没听完,贺朝就从浴室里走了出来,谢俞随手一划将界面划掉,故作镇定地放下手机。




贺朝擦着头发,疑惑地看着谢俞,没有恶意地问了一句:“老谢,你手机坏了吗?”这话听着正常,但在此时内心已经波涛汹涌的谢俞听来,简直疑点重重。




“没坏,你手机我不能碰?”谢俞的这番话有些锐利,一下子把贺朝吓愣了,贺朝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回答:“当然可以啊……”这点迟疑在谢俞眼里成了犹豫和心虚,但他又不想像娘们一样追着贺朝问,就一个人钻进被子里生闷气。




平时两个人忙于工作,已经很久没有进行亲密交流了,今天好不容易有机会,贺朝连澡都洗好了,谢俞却好像没有一点要“交流”的意思。




反正几乎每次都是贺朝主动,他觉得再主动这么一次也无所谓:“小朋友,我们好久没有……”谢俞突然从被子里蹿出头来,冷漠地看着半裸的贺朝,淡淡道:“我很累,不想要。”




贺朝没有强迫爱人的爱好,只能作罢,乖乖地在谢俞旁边躺下。他感觉谢俞的心情似乎不太好,但又想不通自己做了什么惹怒了小朋友,心里存着疑惑入睡。




谢俞背对着贺朝,听着他逐渐平稳的呼吸声,心里的那些不堪的想法又开始抽根发芽。他和贺朝在一起这么久,从来没有想过贺朝是否会出轨这个问题。




可是如果那个人不是他的情人,贺朝怎么会亲昵地叫她“甜心”呢?




现在谢俞开始考虑这个问题了,贺朝接管着大公司,每天要进行各种应酬,他优秀又帅气,自己一天和他在一起的时间还没有助理多……这么一想,他确实有大把的资本用来花天酒地。




“混蛋……”谢俞偷偷咒骂。他想,如果贺朝出轨了,他一定不会死皮赖脸地留下,说不定临走前还会揍这个傻x一顿。




……但有些感情不是说割舍就能割舍的。




他已经把过多的感情搭在了贺朝身上,他不知道自己离开贺朝以后是否还会过得好。




有些感情贺朝是还不了的。




1.




贺朝最近办公时总是心不在焉,他满脑子都是小朋友冷漠的样子。他以为第一次小朋友拒绝他只是因为工作太累了,但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小朋友全都拒绝了,而且谢俞经常一工作就一整天不回他消息,平时有时间在家休息也对他爱搭不理,有问为什么就说是因为工作。




某天,忍无可忍的贺老板决定去谢俞工作的医院来一个突击检查。他倒要看看是什么工作让小朋友连自己都撇到一遍了。




贺朝没有事先给谢俞发消息,下班后直接驱车去谢俞所在的医院,耐心地在门口等他。




等到时间差不多了,他打算亲自去院内找人,却在刚下车的时候看见了谢俞和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走在一起。




从这个视角,贺朝看不到谢俞的表情,但可以清楚地看见另一个男人脸上灿烂的笑容,谢俞的口罩时不时动一动,仿佛在回应男人的话。




雄性的领地意识被瞬间激发,贺朝对那个男人产生了莫名的敌意,再联想一下谢俞最近对自己反常的态度,他难免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想到这里,他突然后退了几步,不可置信地看着远处谈笑风生的两个人。




贺朝到最后都没有上前找谢俞。




2.




夜里,两个人背对着背一言不发,空气中弥漫着死寂般的气息,让人有种莫名的压迫感。寒风呼啸,窗外摇曳的树叶诉说着他们各自摇摆的心事。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整整两个星期,这两个星期里的每一天,谢俞都会打开贺朝的微信,一条条点开他的语音,听他亲昵地喊别人“甜心”,而贺朝每天傍晚会准时出现在谢俞所就职的医院外,自找折磨般看着他和别的男人聊天说笑。




他们能察觉到彼此在这段时间内发生的不同,还有多年的感情已经濒临崩溃的事实,但没有人愿意第一个站出来捅破。




为什么呢?




因为贺朝舍不得,谢俞亦然。




3.




两个人的矛盾还没有化解,贺朝却要准备出差了。贺朝总有种不祥的预感,他总觉得如果这次出差离开半个月,谢俞就会真正离开他,他不愿意去,但是这不去的理由又太过于荒唐,他没办法给自己给公司一个交代,所以他还是决定告诉谢俞:“老谢,我要和助理出国一趟,大概去半个月。”




谢俞闻言,圆珠笔的笔尖划破了白纸,发出刺耳的声音。




在平时,贺朝向他报备行程是很正常的,可这次“助理”,“半个月”这几个字眼深深地刺伤了他。他有些不敢想象,如果贺朝离开了半个月,还是和那个“甜心”单独在一起,回国后结果会是什么样的。




谢俞久久没有回答。




贺朝忍受不了这样的沉默,他转过身强装镇静道:“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听到了。”




“……老谢,我不在的时候记得照顾好自己。”说罢贺朝就要离开。




“贺朝!”谢俞突然折断了手中的笔,起身粗鲁地把椅子踹开,怒吼道:“你今天要是走了,就他妈别回来了!你以为老子稀罕你?爱跟谁走就跟谁走!”




贺朝被谢俞劈头盖脸一顿骂,但他没有第一时间发怒,他一把上前抓住谢俞的手腕,此时的谢俞却受不得任何触碰,反手一个过肩摔把贺朝撂倒。




“我……”贺朝挣扎着起身刚想爆粗口就看到谢俞满脸泪痕,许久不见谢俞掉眼泪,贺朝一下子慌了神,忍着痛抱住已经无力动粗的谢俞:“小朋友你别哭啊……”




“贺朝你个傻x……”谢俞揪紧贺朝的衣领,贪恋地埋在他胸前哭泣。贺朝不断轻抚着谢俞颤抖的后背,直到谢俞终于停止了颤抖,他才小心翼翼地问出了自己的疑问:“小朋友,什么叫我爱跟谁走就跟谁走啊?”




谢俞始终没有把脑袋露出来,憋了半天才不清不楚地说了两个字:“甜心。”




贺朝:?????????




4.




贺朝急躁地把谢俞从怀里扯出来,认真地看着他红彤彤的眼睛问:“你说清楚,什么甜心?”




谢俞毫不逊色地瞪回去,咬牙切齿:“还有脸问我?你自己每天叫谁甜心自己心里不清楚?”




“甜心,甜心……”贺朝努力回想,直到一个人名出现在他脑海,他看谢俞的眼神突然变得奇怪,疑惑不解中,还带着一丝……笑意?




这一笑直接把谢俞激怒了:“笑pi啊!”贺朝为了防止自己再被误伤,紧紧锢住了谢俞的两只手。




“小朋友,你说的甜心是不是林助理?”贺朝试探道。




谢俞冷哼一声表示默认,他以为贺朝会一脸心虚地向他道歉,没想到男人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了:“小朋友,原来你这么爱吃醋啊?”




没等谢俞破口大骂,贺朝马上接着解释:“老谢你等着啊,我当面打林助理电话自证清白,你待会想问什么就问什么。”




电话拨通,手机里传来清亮的女声:“老板早上好,请问您有什么吩咐?”




谢俞瞥了贺朝一眼,看贺朝没有要开口的意思,回应道:“我不是贺朝。”




林助理机灵地说:“啊……那就是谢俞谢先生是吗?”




“你怎么知道?”谢俞皱着眉不解道。




“我们老板经常提起您的,说您是个英俊潇洒才华横溢医术高明的好先生!我们老板在外守身如玉心系家庭,只有您才能随便拿贺总手机的,他说如果您嫌我们叫您谢先生太见外,可以叫您……”




“老,板,娘。”




不愧是贺朝的员工啊……




谢俞已经被这番话雷得外焦里嫩,再看看旁边的贺朝,全然一脸得意洋洋的模样,完美诠释了什么叫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谢俞正色,直奔主题:“你叫什么名字?”




“啊我吗?”




“回老板娘,我叫林恬欣,恬静的恬,欣欣向荣的欣。”




谢俞:……




5.




贺朝在心里替林助理添上一笔,决定这个月给她加工资,看谢俞的脸色好了很多,觉得自己的疑问也要一起解决了。




“老谢,你每天下班都跟谁一起回去的?”贺朝严肃地问。




谢俞鄙夷地看着贺朝:“什么谁?”贺朝以为他在逃避,决定拿出证据:“老谢你别装傻了,我明天傍晚都有去你们医院外等你,每次都看见你和一个男人一起走出来。”




“那个男人,和你是什么关系?”




谢俞努力回想了一下,随后意外地看着贺朝:“你说医生和病人家属算什么关系?”




“他女朋友生了病,我主治,不骗你。”谢俞看了看一脸呆滞的贺朝,满不在乎地说:“你要是也想要他电话号码我也可以毫无保留地给你。”




“老谢……”贺朝轻轻叫他,突然一把把人抱紧怀里,身材高大的总裁将脑袋埋进谢俞的肩窝里,可怜地像一条丧家犬:“我相信你,……吓死我了。”




谢俞回想起这几天的经历,没想到都是自己人整出的乌龙,有些感慨又有些好笑。最重要的是,他窥探到了贺朝的内心,平时那么大大咧咧的一个人,居然也会为了他身边多了一个男人而感到不安。




他紧紧地回抱住贺朝。




自己真是越来越离不开他了。






——FIN——

cr:蝉眠.

会员登录
获取验证码
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