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耽

魔道祖师 假如师姐没有替羡羡挡剑

发表时间:2021-08-29 23:49

不夜天


“gun开!都gun开!别碰她!!”


"嗖一一”一把宝剑划过江厌离的背脊,她扑倒在地。


“师姐!!”


“姐!!”


江澄疯了般跑过来,紧紧抱住江厌离,然后怒目圆睁的瞪着魏无羡。


“魏无羡!你不是说你能控制得住吗?!你不是说你没问题的吗!!”


“我…我不知道”


魏无羡瘫坐在地上,目光慌张又焦急


“阿…阿羡”


“我在,我在”


“你刚刚……怎么跑的那么快,师姐…师姐都来不及……再……多看你一眼……”


话音未落,一把剑刺穿了魏无羡的胸膛,周围好像都静止了似的,魏无羡身躯猛地一颤,随后吐出一大口鲜血


走尸傀儡也缓缓停了下来


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以至于众人都没反应过来


过了几秒


“哈哈哈,捅的好,该死,该死,哈哈哈…”


“夷陵老祖,万恶之源,十恶不赦,罪无可恕,哈哈,今天就要当着我们的面去十八层地狱喽…好!好!”

………


魏无羡听不见周围嘈杂的声音,只感觉头脑一阵眩晕。


迷糊中他好像看到了…


师姐的莲藕排骨汤


蓝忘机那张冷静刻薄的面容


江澄儿时灿烂的微笑


四周好似回放着他的记忆


“云深不知处禁酒”


“对不起还有谢谢你”


“阿羡,我……马上要成亲啦,过来给你看看”


“他们姑苏蓝氏有双璧,我们云梦就有双杰”


………

魏无羡好像看到了记忆中的白色身影出现在眼前


“蓝…蓝湛”他喃喃着,随后缓缓闭上了疲惫的双眼,倒在了地上


“魏婴!”

蓝忘机飞奔而来,他惊慌失措,如同一个焦急的孩子。


在还有几步远的时候,蓝忘机顿住了,因为他亲眼见到自己所爱之人狼狈的倒在地上,胸膛处还有一个血窟窿……


蓝忘机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目光一撇,刚好对上了那个拿剑修士的视线


那个修士的心咯噔一下,连忙抖掉手中的剑


“不…不是我,是他自己活该!是他自己该死!都是他自己惹的祸,跟我没关系!”


这话说的是多么理直气壮,以至身后的修士都纷纷附和


蓝忘机冷眼一扫,手中避尘出鞘,一眨眼间判断那修士的拿剑的手臂,那修士疼的直在地上打滚


蓝忘机转身,看了看江澄,又看了看江厌离,随后抱起他的魏婴朝远处走去。


但没走几步就被身后的 “名门正派” 叫住


“蓝忘机,你这是干什么?包容罪人?”


“蓝忘机,你可是姑苏蓝氏的蓝二公子,姑苏蓝氏双壁之一,这样做未免有失礼数,你最好想清楚了!”


“蓝忘机,我看你就是包容罪人!这夷陵老祖本就该死…哦不,是早就该死,他这种人何足挂齿?!”

………

“滚!”

蓝忘机额间青筋暴起,头也不回,只留下了单单一个字,便御剑朝远处行去


仙门百家呆呆的愣在原地,对蓝忘机刚才的话产生了一丝惊疑


二十分钟后…:


蓝忘机抱着魏无羡冰冷的身躯,来到了一处树林,天上是繁星点点,地上是绿意盎然的草地,周围还站立着一棵棵高大挺拔的树木……


蓝忘机找了一处稍微宽敞一点的地方,坐了下来,小心翼翼地让魏无羡的躯体靠着自已的肩膀


“魏…魏婴”

蓝忘机注视着眼前的人的声音渐渐变的柔和


“我们安全了,你…醒一醒,好不好”


“看看我…好吗”


“我…我还带了你最喜欢喝的天子笑”


说着,蓝忘机从怀里拿出了两罐天子笑


“理理我…好不好,别睡了"


“理理我………”

声音已经变得哽咽


蓝忘机伸手摸了摸魏无羡的脸颊


“魏婴,有件事情……瞒你很久了”


蓝忘记深呼吸了两下


“我……我喜欢你”


“我心悦你”


“是真的,不是说说而已”


“魏婴…你听到了吗”


仿佛沉睡的人真的会回答似的,蓝忘机傻傻的等了三分钟。


随后他伸手拿出一瓶天子笑,仰头喝了一大口下去


这酒很辣,很刺,正如同他现在的心一样,很痛,很痛。


“魏婴…魏婴”


好似有一大段话堵在心口,但却不知怎么用嘴说出来


最后只汇成短短几个字…


“对不起……”





第二天,姑苏蓝氏子弟在一片草丛里发现了昏睡的蓝忘机,他正紧紧搂住魏无羡,脸上还残留着昨晚的留下的泪痕。


之后


江澄顺利当上云梦江氏宗主


聂怀桑成了一问三不知


蓝忘机还是世家楷模,成了人人口中称赞的逢乱必出的含光君

………

这一切似乎都没有发生什么改变


只不过让金陵有了个快乐的童年


只不过让江澄解了份忧愁


………

十三年过后,魏无羡还是献舍了


那天,狂风暴雨,风卷残云,雷声阵阵


琴 笛 悦 耳



cr:佳唔系

会员登录
获取验证码
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