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耽

伪装学渣 记一次生病

发表时间:2021-08-30 22:10

冬天,雪还在下。

“哈…”谢俞坐在办公室,往手上哈着气,冻得发抖。

早上来的时候被贺朝强制带上了围巾,刚进医院就摘了放包里了,昨晚的痕迹露了出来。

本来他穿了厚外套的,因为要做手术,穿着厚外套再穿白大褂有点不方便,谢俞给脱了。医院里暖气足够,也没有多冷,所以谢俞就把外套借给了昨夜加了一夜班的小李。

谁知道上天特意安排似的,医院的暖气设施出了点问题,谢俞就一件毛衣外加一件白大褂,被冻得抖个不停。

稍微活动了一下,感觉也没那么冷了,谢俞拿起手机:啊,已经过了午饭时间了。

今天贺朝公司有个很重要的会议,早上临走时告诉他一定要吃午饭,自己不能给他送“爱心便当”了:“小朋友~今天哥要开会欸……”

“哦。”谢俞一边带围巾一边说。

“不能给你送哥亲手做的爱心便当了……”

“哦。”谢俞已经穿上了鞋。

“嘤~小朋友一定要吃午饭噢!”

“嗯。”

“mua~哥走啦!”

“哥,再见。”

“小朋友再见。”



“真他妈冷。”谢俞小声嘀咕,往手上哈气的动作没有停。昨晚做的很刺激,谢俞也有点乏了,缩在桌边睡着了。


一觉醒来感觉头晕乎乎的,鼻子也不透气。身为医生,他可以确定自己发烧了。谢俞站起身,一阵眩晕,眼前一黑栽在地上,磕到旁边的凳子上。

“嘶…”好不容易缓过来那股眩晕的劲了,脚腕却肿起来了:刚才磕到了。

手机没电了,站也站不起来,头还晕,胃也开始隐隐作痛。谢俞索性坐在地上,闭上眼,揉着太阳穴,缓解着头晕。

“小朋友?”贺朝突然进来了。

“哥。”桌子挡住了谢俞,谢俞又站不起来,叫了一声。

“小朋友不可以坐在地上,地上凉。小朋友你脸色不太好啊。”贺朝赶紧去拉谢俞,碰到谢俞冰凉的手被吓了一跳:“小朋友你手怎么这么凉?你外套呢?”

“借给同事了。”谢俞被贺朝抱在怀里,晕乎乎的,有气无力地说。

“小朋友发烧了。”贺朝抱起谢俞,挂了个号,来到外科。

“小俞儿发烧了啊,”外科医生一边调剂药水一边和贺朝搭着话。“今天医院暖气坏了,也没见他出去吃饭……”

“多谢陈医生关注了。”贺朝一边解开谢俞裤子拉链,一边笑着搭话。

“唔…”谢俞睡得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人在脱自己裤子,一巴掌拍掉了那只正在解他拉链的手。

“小朋友乖,打了退烧针就不难受了。”贺朝安抚着怀里不听话的小朋友。

“不要。”谢俞不领情,“挂水就好了。”

“打退烧针吧,好得快。”

“不要。挂水。”

“不要挂水,好啊,那我们打针。”

“……滚”谢俞抓住自己的裤子。

贺朝一只手抓住谢俞的两只手腕(好熟练啊……)一只手去脱谢俞的裤子,刚脱下来一点就被谢俞挣开手,把裤子拉上了。

“啪!啪!”贺朝在谢俞身后的双丘上打了两巴掌。谢俞先是懵,然后把头埋进贺朝肩膀,胳膊环住贺朝的脖子,脸通红。

贺朝趁势脱下他的裤子,陈医生心领神会,动作迅速地把这针打完了。


“还疼吗?”贺朝揉着谢俞的小丘,问。

“嗯。”谢俞上下眼皮打架,迷迷糊糊地答应着。

“哥给你揉揉。”

“没那么娇贵。”谢俞打了个哈欠,睡了过去。

“噗,睡吧。睡醒了就舒服了。”


“在我这里,你就是块玉,娇贵的很。”

cr:乔卜卜.

会员登录
获取验证码
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