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耽

伪装学渣:我当然知道我眼光不错,我家小朋友就是这么好!

发表时间:2021-08-31 21:57

寒风瑟瑟,某小区大门口站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他穿得不算多,但是一直用外衣紧紧裹住自己。大概是出来时没意识到今天会这么冷,嘴里嘟囔着些东西,紧接着就是一个巨大的喷嚏:“啊嚏!”之后他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对方很快就接了。


“喂,贺朝你小子不知道来接一下我啊,我还想见小俞呢,这天冻死我了。”老贺哆嗦着,一点一点听着贺朝说的话,“我就在你给我发的地址那里站着,牙齿都打颤了都没见你出来……”


“行吧,我……”他看了看周围有棵长得看着比自己年龄还大的老树,前面还有一把长椅,他就走在那里坐了下来,“就在这棵树下等你过来。”


贺朝这边本来可以过来接老贺的,可是突然出了点岔子,就得往后拖一下。谢俞下班回来看到长椅上躺着的老贺,皱了皱眉,他走过去看了个仔细,嘴唇发白,脸色不是很好。“先生…?”老贺被叫醒了,他微微睁开眼,看见一张帅气又有几分冷淡的脸庞先是愣了愣。


谢俞把人给扶起来,身为医者,现在算是没那么不近人情,他问道:“你先起来,你看着像感冒了,家属呢?”


老贺正打算说的时候,鼻子突然一痒,一声啊嚏就出来了,鼻子早就被柔得红红的了。“我儿…儿子,他有点事儿没来接我,我就先在这儿等了。”


谢俞把自己的大衣脱了下来给老贺,边询问他儿子的手机号,想听听这个不孝儿子怎么说:“你儿子电话多少?”


慢慢的,谢俞打出一排数字,后面接着一个联系人,贺朝。本来皱着眉的他,瞬间挑起了点眉,毫不犹豫地按下去。


顿都每顿一下就通了,贺朝的声音很快就传出来了。


“贺朝。”谢俞看着老贺在一边穿着自己的衣服站着,慢慢说出了这里发生的事情,“大孝子,你爸他在外面被风吹感冒了,你怎么没来接?”


贺朝看着窗外堵车的情景,叹气道:“小朋友,这真不能怪我啊,我现在正在回来的路上…太堵了。”


谢俞揉揉眉心,把人扶着进了小区:“叔,你先起来,等下就见到你儿子。”


但是老贺挣开了:“啊嚏!!”他小声嘀咕着,“谁说我要见他啊,我就是…来看看我另一个儿子谢俞的。”


谢俞听了,深吸一口气:“我就是。”


老贺觉得很微妙:“你…说什么?”


谢俞看老贺不走了,就耐着性子又重声一遍:“我叫谢俞。”


老贺马上就知道了他这是先是见到了他儿媳了,干笑了两声:“噢,害,我以为还要等贺朝那小子藏一会儿才能见着呢,哈哈。”


在家里,谢俞给老贺泡好了感冒药,以“谢俞”他儿子男朋友这个名字终于让老贺睡着了。天色不早,某人终于回来了,他破门而入:“爸!小朋友!”


谢俞瞪了他一眼:“别吵,你爸刚睡着。”


贺朝一想起捡到老贺的人是谢俞时就松了口气:“老贺这家伙真是…还好捡到他的是自己家人。”


谢俞托着腮想看这位大帅比解释:“你呢,怎么来这么晚。”


贺朝挠挠后脑勺:“嗯…有点事耽误了。”


谢俞应了一声就没说话了,房间里的门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开了个缝,一个人就从里冒了出来:“诶呦贺朝,小俞果然和我想得一样呢,眼光不错!”


贺朝低声笑着骂一句:“老贺你就好好躺着吧,是我不好,没那么快回来接你。”


老贺没这么想责怪贺朝:“不用不用,刚小俞照顾我就照顾得很好了。”他真的很喜欢这算另一个儿子的谢俞,“你回不回来都没事,发条消息就行。”


贺朝走勾着老贺的脖子,边笑边道:“欸这可不行~我当然知道我眼光不错,我家小朋友就是这么好!”


谢俞看着这两个好似兄弟其实是父子的两人,噗嗤笑了一声。


文:周翔和重工总得要上一个

会员登录
获取验证码
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