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耽

魔道祖师 病

发表时间:2021-08-31 22:04

江宗主又杀人了。


不是妖魔,是活生生的人。但是江澄只会杀掉人渣,大家都知道。


即便知道,每次江澄带着一身杀气回来的时候,也没人敢和他讲话。除了魏无羡。


魏无羡甚至旁若无人地和这座煞气神勾肩搭背开着玩笑,周围的人提心吊胆,生怕下一秒江澄直接翻脸不认人。


众人惊悚诧异的目光反而让魏无羡凭空生出一股自豪感,他们自然不懂,他夷陵老祖可是十分欣赏江澄杀气腾腾的模样。


更准确来说,是爱死了。


屋门被怒气冲冲的江澄一脚踹开,魏无羡进来之后又被两脚踹回去。紫电一直没被收回去,在江澄手里时不时劈哩叭啦闪光,没人怀疑这就是江宗主怒气化形,带着电火花的宗主谁敢惹?根本就是一包不定时z药,不想活了才会撞上去。


江澄灌了一口凉透的茶,那是昨晚魏无羡给他沏的安神茶。魏无羡总是诟病他个人生活方面的习惯,江澄对自己的事过于不在意,衣食住行没一样能让他省心。他们住到一起之后,隔夜茶隔夜饭根本不让江澄碰到。


今早走的急,桌上的冷茶他还没来得及收起来掉到。


江澄哪管那么多,只是因为渴极了见有水便喝了。魏无羡实在没想到他这么猛,没及时阻止住江澄的无脑行为他有点急,当然更多是心疼:“阿澄…隔夜茶别喝啊。”


“怎么,你也要开始对我做的事指手画脚了?”


江澄眼皮一抬,死死瞪着魏无羡。他胸口闷的难受,原本今早魏无羡阻止他杀了人渣一家的事情就让他堵得慌,现在喝口水都不行了?

“害不是,冷茶对身体不好的,之前不是喝过就肚子疼来着?”魏无羡心想我的小祖宗这是借题发挥啊,顺着,顺着。

魏无羡说的在理,江澄被顺毛顺的不好发作,没了下句,但是憋着的火气没地方安置,他紧皱眉头抿着嘴,差点把茶杯捏碎,心理翻腾难受的紧。

魏无羡见状,试探道:“咳...不是说你杀掉那一家垃圾有什么错...毕竟只有那男的确实杀了人。赶尽杀绝咱也落不下什么好处不是?”

“他们该死!”茶杯猛然被江澄捏了个稀碎,他额头青筋暴起,还是咬牙顿了顿,“一群害虫。”

“是,该死,肯定是该死。”魏无羡很喜欢江澄的爱恨分明,但是这个火爆脾气,如果没有自己在身边,早晚吃大亏。他把瓷器碎片从江澄手里捡出来扔到桌上,“只不过...”

“够了!”江澄的耐性已经被心底的愤怒烧得精光,他拍案而起,揪过魏无羡的衣领拽到眼前,自上而下看着他:“魏无羡,你是不是又皮痒了,找死?”

江澄的火已经烧到了眼睛里,充斥手心,他不想听魏无羡的一大堆借口理由,他只知道自己想做的事出的气,又被魏无羡阻止了,他一定要发火,不然就会发疯。

双手掐住魏无羡脖颈的时候,感受到手底脉搏突突直跳,这让他兴奋,头皮发麻。他要掐断他,掐死他,弄死他,弄死一切让自己愤怒的东西,惩罚他。

而魏无羡最喜欢什么,他也知道。江澄知道自己比谁都清楚。看看魏无羡现在的脸,眉微蹙口微启,脸都憋红了,眼里流出的却是享受,手也只是搭在自己手腕上丝毫不用力,明明就是对被施虐充满期待。

魏无羡爱死这样的江澄了。

如果说江澄满身杀气的样子让他颤抖兴奋的话,现在施虐者的姿态就能让他腿软到直接高潮。

四目相对,相对无言,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们心里早就有数。

cr:雁凛

会员登录
获取验证码
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