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耽

魔道祖师 隐瞒

发表时间:2021-09-09 21:22

金凌卧房内——


“嘶……蓝愿你别抓我手臂!痛死了!”


  金凌疼得五官都快要扭曲了,他抬起左手蓄力,想要往蓝思追的身上掴一掌。抬眼看见蓝思追这一脸纯良的模样,好像又没什么打人的欲望了。


  他将手放下后,只见蓝思追将手转移至金凌的头发上,抚摸着。


  “阿凌,你这次夜猎被走尸咬得如此严重……这几日要注意休息,金家里的事务就先放一放…切记,你的伤口绝不能碰水,走尸咬出的伤口很容易发炎,而且……”


  金凌无力地摆了摆左手,道:“知道了知道了,你近日怎么比我舅舅还啰嗦。”


  说着,他看向右臂上缠得又长又厚的纱布,不禁叹了口气。


  “唉……”


 


  就在昨日,蓝思追和他两人结伴去竹林夜里,纯粹就是想找几具走尸练练手,谁知道竹林中竟走尸成群,杀了一群又来一群。混乱中,金凌被身后的走尸咬了一口右臂,而且咬得不轻。蓝思追只好背着金凌回金家找郎中处理伤口。现在的金凌别说是写字,就连使点力气都会疼得呲牙咧嘴。所以只好静养。


  为何偏偏是右手……


  金凌心里抱怨道。




  蓝思追看得出他有些烦躁,于是说道:“那我如你所愿,这几日我不去书房了,留在这里照顾你或者说…陪你。”


  金凌轻轻推了一下蓝思追,道:“照顾本宗主本就是你的责任…不对…谁要你陪了?!”


  蓝思追:“还是有人照顾一下比较好。”


  金凌:“那就…随便你。”


  蓝思追轻笑着放下手,道:“你在家好好养伤,我去兰陵采些益于伤口愈合草药回来,等我。”


  金凌:“行了行了,你快去快回。”


  蓝思追:“嗯,今日的天空阴沉沉的…似乎要下一场大雨…那我要赶紧走了,碰上下雨就麻烦了。”


  说着,蓝思追出了门,顺手带上了一把伞,随后御剑离开了。直到他的身影缩小成一个小点时,金凌从迅速床上跳下来,一只手在卧房里翻箱倒柜,整个卧房一时间混乱不堪。


  但金凌并不在意这些。


  他只想找回蓝思追给他的抹额。


  那条抹额明明是随身携带的物品,金凌向来把它收得严严实实的。可自从夜猎过后它就不见了踪影,金凌思前想后都想不起来自己到底将它放到哪里去了,于是瞒着蓝思追偷偷摸摸地寻找着那条抹额。


 


  若是真的弄丢了…蓝愿会不会对我很失望……这么重要的东西都保护不好…


 


  金凌忙碌的手忽然停下了,静止在半空中。




  会不会是夜猎的时候弄丢的?




  想到这个可能性,金凌立马将卧房收拾回原本的样子,随即带上岁华,准备御剑去夜猎的那片竹林时,又想到蓝思追说过:受了较为严重的外伤时,尽量不要使用灵力御剑,否则会对伤口的恢复大有影响。


  金凌自言自语地说道:“真是啰嗦…尽爱管这些小事…”


  不过,金凌还是将岁华放回了卧房……


  金凌脚程快,一会儿就走到了竹林。眼前净是一番郁郁葱葱的景象。可是说来也奇怪,这里的竹子稀稀疏疏的,在夜里挡不住月光,为何还会有成群的走尸出现???


  金凌也无心思去想这些事,现在要做的是把抹额找回来——蓝思追此时应该快回到金家了。


 


  他走进竹林,凭借着模糊的记忆找到了蓝思追和他夜猎的那块地方。


  那块地方还保留有打斗痕迹,金凌循着这些痕迹在地上寻找着抹额。


  许久,抹额尚未找到,天空却传来一阵闷闷的雷声,金凌明显感觉到空气也变得潮湿。


  金凌抬头望着天空。


  只见天空中乌云密布,黑压压的一片,似乎随时都会下起瓢盆大雨。


  果不其然,天空中落下一滴雨水,落在了地上。




金家——


  蓝思追在赶回了金家,却没见到卧房中的金凌。他走出卧房,望着天空,几滴雨水落在了地面上。


  又出门了?真是不让人省心。蓝思追一边想着,一边带上伞,往金家门口的门口走去。


  蓝思追在金家住了一段时间,也大概明白了这里规矩。金家的每个人在出门前必须要将去的地方告诉看门人,以防有些图谋不轨之人做坏事。


 


  年迈的看门人正站在金家门口,看到了蓝思追。


  蓝思追对看门人作了一揖,随后说道:“老先生,今日可有看到金宗主出去?”


  看门人回忆了一下,回答道:“有,刚出去有一会儿了。”


  蓝思追:“那他去了哪里?能否告知?”


  “看在你和我们宗主的关系……我就告诉你吧。金宗主去的是兰陵东边的那片竹林…好像是你和金宗主夜猎的那个地方?”


  闻言,蓝思追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可有看到金宗主带伞?”


  “这…没有…连佩剑也没有带,徒步出去的。”


  蓝思追微微一怔。


  马上就要下大雨了…金凌没带伞,而且他的的伤口不能碰水…


  想到这里,他看了一眼门外愈下愈大的雨,不禁有些揪心。


  他向看门人说道:“谢谢您,在下先告辞了。”随后撑着伞迅速离开。


  看门人喃喃道:“还真是个彬彬有礼的孩子…这么着急地去竹林把小金宗主找回来…果然是蓝家带出来的。”




竹林——


  金凌心里大喊不妙。


  在这种时候突然下起雨,而且蓝思追回到金家的时间也快到了…金凌只能选择先回去。


  他疾步往回跑,雨势越来越大。雨水渐渐浸湿他的了衣物和头发,水滴顺着他额前的头发落到了眉间。赤红丹砂被冲淡许多。头脑一时间有些发昏,手臂上的伤口也在隐隐作痛,但他管不了这么多,若是被蓝思追知道了抹额弄丢,那才是坏事。


  不久,终于出了竹林。在金凌跑过一个拐角时,突然被一只手抓住了左手腕,随即被一股大得可怕的力量拉进了一把伞下。正当金凌要反手拧断那只手以逃脱的时候,他才注意到那只手的主人。


  “蓝…愿?”


  只见蓝思双眉紧蹙,那锐利的目光比他身后的瓢盆大雨还要冰冷。他一手撑着伞,一手紧紧抓着金凌的手腕,丝毫没有松动的样子。


  金凌有些害怕,张了张口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以前从未见过蓝思追这副表情。


  蓝思追见他不说话,于是拉着金凌,往回金家的方向走去。


  一把伞,两个人,一路无言。安静得只能听见淅淅沥沥的雨声。




金家——


  蓝思追拉着金凌回到卧房,将他带到床边,示意他坐下。随后,蓝思追单膝跪在地上,轻轻将金凌的右手拉到面前。徒手粗暴地在袖子上撕开了一个大口,拆开了里面那层纱布,看了一眼金凌的伤口,眉头皱得更紧了。


蓝思追:“忍一忍。”


金凌还没明白什么情况,蓝思追就将摆在一旁的碾碎草药擦在伤口上。


金凌一边咬牙忍耐着疼痛,一边观察者蓝思追的神情。


  ……一直没有变化过。


 


  蓝思追很快处理好了伤口,贴上了一块草药膏。随后扫视了金凌一眼,起身走开。


  “蓝愿?你去哪?”


  蓝思追不做声,从别处找到了一干净的身金星雪浪袍,放到金凌身边,之后就离开了卧房,还识相地关上了门。


  金凌明白他的意思,不就是让他换一身衣服么……但这次为何自动离开了???以前可是赶都赶不走的……


  看来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金凌心道。




  金凌换完衣服不久,蓝思追又进来卧房,手里还拿着一条较大的手帕。他走到金凌身边,解下他的发冠,用手帕拭擦着他的头发。


  金凌:“蓝愿……你是不是生气了…”


  蓝思追沉默了一阵,道:“是。”


  “生气的话,那你大可以把我丢在这里不管……为何要照顾我?”


  蓝思追:“你比生气重要。”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还好回来得早,不然伤口就要发炎了。不是告诉你在家好好养伤吗?怎么又出去了?”


  金凌深吸一口气,说道:“我说实话……我把你的抹额……弄丢了…但是不敢告诉你…只好乘你不在,去竹林找找看。”


  闻言,蓝思追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就是因为这个?那条抹额一直在我这里啊,因为夜猎后替你疗伤的时候怕把抹额弄脏,于是就替你收了起来……但忘记还给你了。”


  金凌:“什么?!原来是你干的!害我大费周章找了那么久…”


  蓝思追听他这像是向他撒娇一般的语气,一时觉得不那么气了。他调侃道:“那你为何不直接告诉我?是怕我怪罪?”


  金凌:“胡……胡说!我怎么会怕这种事!”


  蓝思追小声说道:“傻阿凌…”随后从袖子里摸出金凌的抹额,绑在金凌的额头上。


  金凌:“你说什么?没听清。”


  蓝思追:“没什么,下次有事千万不要瞒着我。”


  金凌:“行啦,下次一定不会瞒着你。”


  蓝思追:“一定不能瞒我。”


  金凌:“嗯。”


  蓝思追:“一定不能。”


  金凌:“知——道——了——”


  蓝思追:“知道就好。”


cr:漓玖.

会员登录
获取验证码
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