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耽

魔道祖师 领罚

发表时间:2021-09-10 21:23

魏无羡将金凌背回他的房间,让下人去叫了医师。

    “叩叩!”门外传来敲门声

    “莫公子,医师请来了”门外传来声音

    “请进”魏无羡道,不过他在照顾着金凌,连头都没抬一下。

   医师进来了,看门外的弟子都退下了,突然试探地叫了一句“阿婴?”

   魏无羡正在帮金凌擦汗的手一顿,抬起头来,才发现,是莲花坞以前的一个老医师…

   小时候,自己和江澄玩闹,经常受伤,又不敢告诉江叔叔和虞夫人,便去找这个老医师,老医师知道他们害怕挨骂,也经常帮他们瞒着,久而久之,这位老医师也成了自己和江澄除了江叔叔和师姐他们最亲近的人。

    想到这里,魏无羡鼻头一酸,喊了一声“江伯伯…”

   “哎…”老医师放下手中的医箱,走到魏婴身前,摸了摸他的头“阿婴,这些年苦了你了”

   这些年,江澄只有和这位老医师才能心平气和地说说话,无话不说,所以,他也是除了江澄和魏无羡第三个知道魏无羡身份的人。

   “我没事,江伯伯,你赶紧看看阿凌吧”魏无羡抽了抽鼻子,暗道自己怎么这么没出息了

  老医师也不多说,给金凌把了把脉“阿凌没事,就是魂魄有些不稳,并无大碍,休息几天便好,他身上是否有过恶诅痕?”

   本来魏无羡松了一口气,一听最后一句,打着哈哈道“有过,不过已经被我解决了,江伯伯不必担心”

   “真的?”老医师还是有些不信,他可感觉到那不是一般的恶诅痕

   “真的真的,我可是夷陵老祖,区区一个恶诅痕怎么可能难的到我”魏无羡道

   医师无奈地笑了笑,像哄小孩子似的“阿婴最厉害了”

  听到这句话,魏无羡一愣,陷入了沉思

(小魏无羡和小江澄受了伤,老医师在给他们上药。

  小江澄没受多少伤,只是身上被树枝划了个小口子

  小魏无羡可就不一样了,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到处都是,尤其是胳膊上的那个大口子,看的一旁的江澄心惊胆战。

   医师处理完了江澄的伤口,看着魏无羡身上的伤,自己都心疼“阿婴,一会儿上药可能有点疼,阿婴忍一忍好不好,如果阿婴疼了,可以哭出来,但不要躲知道吗?”

   “江伯伯放心,阿婴不疼的,阿婴不会躲的”说完还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医师无奈地叹了口气,这孩子,怎么这么喜欢硬撑。

  上药的时候,小魏无羡疼的发抖,但也没叫一声,医师和小江澄几次劝他不用忍着,小魏无羡都说不疼

    药上完了,小魏无羡笑了笑,对医师道“阿婴没有哭,阿婴厉不厉害?”

    医师无可奈何地看着面前的小人儿,笑道“阿婴最厉害了!”)

   “阿婴?阿婴?”医师把他从想象中拉了回来

   “啊?江伯伯?怎么了?”魏无羡问道

   “阿凌既然没事了,那我就回去了”医师起身道

   “嗯,江伯伯,你先回去吧,我看着阿凌。”魏无羡送医师出门后,又坐在床边守着金凌。

   魏无羡想着行路岭中发生的事,现在还一阵后怕,幸好金凌没事,不然……

   这时,金凌睁开眼,就看见魏无羡正坐在他旁边,连忙坐起来,叫道“莫玄羽!你怎么在这!”

   魏无羡想起行路岭中的事,也没心情逗他了,直接道“你可知你差点丧命在行路岭”语气不轻不重,让人捉摸不透他的心思

   “我是死是活管你什么事!”金凌这一句话直接把魏无羡惹怒了  

   魏无羡压着心中的怒火道“为何夜猎从不带人跟着你!”

   “你管我!我就是不想带!”

   “金凌!”魏无羡气的瞳孔都成了红色“你出了事!你让江澄怎么办!让江家怎么办!你为什么这么不在乎自己的安危!”

    金凌被魏无羡吓到了,他从来没见过魏无羡这个样子,但还是说“和你有什么关系!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我!”

    “什么资格?!”魏无羡被气得发抖,也不管金凌穿没穿鞋子,拎起金凌就走向祠堂。

    一路上的弟子指指点点,却没人敢上前,一是宗主在莫玄羽出去后下令无论莫玄羽做什么都不许拦,二是……他身上的气势太吓人了!

   还没走多远的老医师看见后,知道是金凌又口不择言了,想着阿婴也不会伤阿凌,也没知会江澄,就跟了上去。

    走进祠堂,魏无羡把金凌往蒲团上一扔,金凌就跪在了那里

   魏无羡指着那些灵位吼道“你看看你面前的这些人,你不顾自身安危,那他们呢!他们每个人的心都系在你身上,你对得起他们嘛!”

    金凌看着面前的牌位,想起了江厌离,不知怎的,竟落下了泪,边哭边道“我阿爹阿娘都不管我,你凭什么管我!”

    他这一哭,倒把魏无羡一震‘是啊,自己有什么资格说教他,还不是因为自己。自己重生回来还没来过祠堂拜见一下江叔叔虞夫人和师姐,这一来,又怎么能罚金凌’

    魏无羡道“拿江家戒尺来”

   门外弟子面面相觑,但还是照做了。

   金凌以为魏无羡要打他,刚要反驳,谁知,魏无羡对着灵位跪了下去

   金凌吃惊“你这是干什么!”

   魏无羡没理他,对着灵位行了一礼道“晚辈未能护好金公子,特来请罚,晚辈在此立誓,若再让金小公子重伤至有性命之忧,便自来领罚江家戒鞭二十道,此次,幸亏金公子无事,晚辈自罚戒尺五百”

   魏无羡对着拿来戒尺的那两个弟子喊道“戒尺五百,打!”

    金凌刚被魏无羡那一番话惊了一下,魏无羡这一喊才回过神来,刚想起身阻止,却发现自己动不了了,想说话,却发现自己的嘴被一只鬼捂住了。

    “唔,唔唔………”金凌看着戒尺一道道落在魏无羡身上,越发焦急,心道‘这莫疯子怎么还来真的!’

    门外的老医师刚跟来就看见这幅场景,又连忙去找江澄。

   

    (为什么我想起老医师有点想笑

     医师:这孩子累死我了,老了,走不快了)

    江澄赶来的时候已经打完了三百多戒尺

    “停下!”江澄吼道

     戒尺声应声而落。

    “宗主”两名弟子行礼

     “江澄,不必拦我”说完用结界把江澄和那两名弟子挡在了祠堂外,又命了两只怨灵继续打

    打到四百多时,魏无羡咳出了血,但还是没有让鬼魂停下的意思。

     “莫玄羽!你给我停下!”江澄用紫电抽着结界,却没起到丝毫作用

     “你们两个滚过来帮忙!”江澄吼道

      “是!”

     三人合力,却未能撼动结界一丝一毫,两名弟子不禁感叹‘莫玄羽怎么这么强!’

     五百戒尺罚完,怨灵走了,结界散了,魏无羡也倒在了地上

     金凌连忙起身,却因为跪了太久,好半天才站直。

    江澄把魏无羡送回了他的房间,叫来了那位老医师







………………………………………………………………………………………


老医师:你们让一个老人来回跑真的好吗?!

cr:语若春穹君

会员登录
获取验证码
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