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耽

二哈 本座给晚宁戴小花花

发表时间:2021-09-10 21:46

面前的小弟子本来还笑嘻嘻的哼着歌呢,但看到远处缓缓飘来的一袭白衣后。


“玉...玉、玉衡长老!——好!”


顿时吓得磕磕巴巴。


楚晚宁抬眸:“嗯。”



一阵尴尬的问好过后——



那弟子居然不似往日落荒而逃,而是目光紧紧落在楚晚宁头上不放。


这太诡异了。


楚晚宁被人盯得不自在,蹙了蹙眉头,冷声道:“你在看什么?”


“长老头上......”小弟子用手指了指楚晚宁的头发,却又突然反应过来,“啊......不是,没什么!”


然后就捂着脸......跑了。




其实楚晚宁早就料到了事情的不对。

因为他刚从孟婆堂出来。

以往只要他一进去,一千多个人用餐的饭堂忽然就静的和坟场一样。弟子们全都闷头扒饭,即使要交流,也都说得极轻。


但这次,他却意外的收到了许多“不怕死”的目光。


起初,他还以为是他今天不小心穿错了堆在地上的脏衣服。


但看来实则不然,于是他加快了脚步。


红莲水榭。


楚晚宁正一脸黑线的盯着水池里的自己,抬手摸了摸头上马尾处。


果然,一枝开的正艳的海棠花,不知什么时候长到了他头上。


按以往来说,楚晚宁的居所,方圆百里见不到个活人。没有人愿意靠近他住的地方,门派中人人对他敬而远之。


但今天是谁这么大胆,不光擅自出入他的居所,居然还给他头上戴花!



薛蒙......


不可能。


那孩子怕我怕的要死。


难道是师昧?


一定不是。


那孩子乖巧懂事。



楚晚宁正盯着手中的花思索着。


一片寂静。


悄然打破。


“师尊!师尊!”


如此唤他,一定是他新收的小徒弟,墨燃。


楚晚宁回头,果然。


墨燃正在不远处,一双小手正紧紧拎着一个布袋吃力的朝他跑来。


楚晚宁忽的把那枝花藏到了身后。


“你来这里做什么?”


墨燃应该是太累了,把东西放到石桌上后,便大口喘着气,所以并未理会他的话。


“不知道红莲水榭没有我的吩咐不可以随意出入吗?”


“啊......”在袋子里不停翻找的手似乎僵了一下,墨燃傻傻的看着楚晚宁,“对不起,师尊。”


“罢了。”楚晚宁叹了一口气,随后便绕回到了起初的问题。


“弟子今天和薛蒙他们一起下山,路过街边的小吃,便想着给师尊买了些。”


楚晚宁有些惊奇的看着墨燃,“你又没有接过委任,哪里来的钱?”


对面的少年笑道:“我要伯父借的啦。”他挠了一下头,“师尊放心,到时候我会还的。”



夜色朦胧。


少年正拖着腮,双手杵在石桌上,一脸笑嘻嘻的盯着对面。楚晚宁正双手拿着荷花酥,吃的斯斯文文。


“师尊喜欢吃荷花酥吗?”


“嗯。”


“那桂花糕呢?”


“嗯。”


“桂花糖藕呢?”


“嗯。”


“师尊是真的很喜欢吃甜的东西。”


楚晚宁闻言,双手僵了一下,但只是一瞬,却在看不见的地方,耳根红了。


那边的墨燃依然还在喋喋不休:“师尊,等我出息了,我天天给你买糖吃。”“还要给伯父伯母。”


楚晚宁吃完了一个荷花酥。


“你今天上午是不是来红莲水榭了?”墨燃毫无征兆的被问话,显然是有些懵,“我、弟子不是有意的,弟子来给师尊送东西,发现师尊睡着了。”


墨燃推开门的时候,楚晚宁正趴在一堆图纸上睡觉。


“所以...”楚晚宁在墨燃面前拿出了那枝海棠花,他尽力憋着笑,“你就给我头上插了朵花?”


墨燃以为自已惹了师尊生气,慌慌张张的踟蹰了半天但又只能如实回答,“嗯。”


“你给我戴花做什么?”


“以前在醉玉楼的时候常听姐姐们说,长得好看的人都要戴花的...”


“那也不准给我戴!”


“可是师尊长得很好看啊!”


楚晚宁的耳朵红的要渗血了。

cr:墨喂鱼

会员登录
获取验证码
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回到顶部